奇书铺 > 吉时已到 > 017 “饥不择食”

“是。”印海放下酒,起身撩起帐帘,透过层层把守的士兵,看向不远处的密林,道:“城中密道入口所在,早在去年便按照将军的吩咐让咱们的人透露给了璇浦,如今这形势,他想活,只这一条路而已……”

说白了,此番不过是猫抓老鼠而已。

王敬勇认同点头,想到自家将军那句“这半日”,不由问道:“将军怎知他会在白日逃走而非晚上?”

萧牧的眼睛没睁开过,坐在那里,乍一看倒真的像一尊不染尘埃的活佛菩萨。

他未开口,那边印海自答道:“契丹人并非勇而无智,灯下黑的道理璇浦岂会想不到?”

此时,有士兵隔帐高声通传:“将军,蒙校尉回来了!”

“让人进来。”

一名圆脸少年大步走进帐内。

“禀将军,刚刚有数批人先后从密道出口离开,统共二十余人,属下查看过了,其中并无璇浦!”

王敬勇闻言拧眉:“难道是璇浦派出来探路的?”

“只怕不止是探路。”印海看向萧牧,道:“多半是被将军给料中了——他不会、也不敢走这条密道。”

当年城中守将陆秦命人借这条密道送百姓出城之事流传甚广,故而这条密道的存在不是秘密,璇浦纵要铤而走险,也仍要掂量一二。

“不走这条?”王敬勇不解:“密道只有一条,不走这条走哪条?短短三日,难道他还能再现挖一条出来?”

印海反问:“现挖一整条密道自是来不及,可若顺着原先的密道,在城外另挖通一个出口呢?”

王敬勇听得一怔,而后忽然看向萧牧面前桌案上的忽伦城地形图。

其上明确画出了密道行经之处,而在原本的出口之余,另又标注了一条条分岔的路线——

而那些分别通往不同方向的路线中,最终有一处被拿朱笔圈起。

半个时辰之后,被抓回来的一名黑衣人被迫跪在了大帐内。

他披着黑衣披风头罩风帽,王敬勇上前将其风帽扯下,现出了一张颧骨微高,神态凶横不甘的异域脸庞。

他双手从背后被缚住,挣扎着要站起身,却被王敬勇按得死死地。

他望向座上的年轻将军,与之四目相接间,那将军开口道:“漩浦统领,许久不见了。”

三年前,突厥勾结契丹趁乱举兵,一举攻下北地六城后将其瓜分。近年来朝局不稳,朝廷自顾不暇,对收复失地未曾报有希望——

谁也没想到,因平叛晋王之乱封侯的营洲节度使萧牧,却于三年间先后收复五城。

而今,这场历时三年的收复之战终于结束了。

天色将晚之际,年轻的将军站上了千秋城的城楼。

印海跟在其身侧,思绪有些飘远。

三年前在此战死的守将陆秦,和他一样都是与将军并肩作战过的好友——当年陆秦身首异处,唯有那面染了血的大盛军旗留了下来。

萧牧亲自将那面军旗重新插入了旗台之上。

晚风拂动沾染着陈年血迹的旗帜,印海念了句佛:“今日夺回此城,故人魂魄安矣,夙愿得偿,可登往生了……”

当年陆秦守此城,保下了一城百姓。

今次将军夺回此城,亦是兵不血刃。

此城两番易主未见血光,倒像是有神佛护佑。

思及此,印海的视线落在那道挺阔的背影之上。

当夜,萧牧留下人手交接千秋城事宜,自己则带着一名兵马回到了营洲大营。

早等在此处的军医严明气得正骂人。

“……你们怎能让将军亲自前去试那什么飞天鸟!简直是胡来!”

“将军如今这情况,若出了差池算你们的还是算我的!”

萧牧身边的几名心腹亲兵被骂得抬不起头来。

也就印海还敢回上一句:“军令不可违,严军医骂我们又有何用?”

严明黑着一张脸继续处理伤口。

他当然知道真正该骂的是谁,可他……这不是不敢么!

“苏先生所赠玄翼尚未真正施用过,我若不在,人心不定,何谈其它。”伤药按在肩膀的伤口处,身形笔直坐在那里,光裸着挺阔上身的年轻将军眉头也不曾皱一下,然轮廓英挺俊朗的脸上早已冷汗密密。

严明张口还要再说,到了嘴边却又忍住。

另一边,审讯暗室中,被带回来的璇浦正迎接着王敬勇的铁拳问候。

王敬勇生得高大威猛,平日又是军营中的操练狂人,一拳砸在脸上,便叫缚在拷问架上的、五大三粗的璇浦头脑嗡鸣眼前发黑。

“把解药拿出来饶你一命!”

“什么解药不解药的,我不知道!”

“还敢嘴硬!”

……

“将军,那厮不肯松口!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王敬勇来到主帅帐内回禀。

“不着急,先慢慢审着,让他吃些苦头。”上好了药,萧牧抬手穿上外衣。

“严军医,且给傻大个也上上药吧。”印海指向王敬勇,啧了一声道:“问话而已,你倒也不必凡事如此亲力亲为。”

王敬勇握紧了受伤的拳头,抿直了嘴角。

一想到将军中毒之事,他便恨不能锤爆对方狗头。

“将军,府中来人传信,说是有钦差到了府上!”蒙大柱走进帐内禀道。

“又有钦差?”一旁年过五十的严军师挑眉问:“这回又是什么名目?”

蒙大柱看向坐在那里平静喝药的萧牧:“说是奉旨来给将军说亲的!”

刚摘下酒袋喝了一口的印海闻言险些将酒喷出来。

严军师与其子严军医立即看向萧牧。

王敬勇有些发愣,也看向自家将军。

气氛一时莫名诡异。

喜怒不形于色的营洲活菩萨萧将军难得被惊住,喝药的动作一顿。

“找上门来说亲,当今朝廷还真有一套……”严军师率先回神。

不料却听自家将军道:“来得正好。”

语毕,放下药碗,站起身来:“回城,去见一见。”

众人面面相觑。

听到亲事便恨不能避之千里的将军,这是突然想开了?

可朝廷发的媳妇,这能要吗?

断不能饥不择食啊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