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谪一 > 第二十七章 要求

“咯吱咯吱……”

空间门前,魏霆坐在一个由木材制作而成的躺椅上,木椅一摇一摇,手中握着茶杯,缓缓地品茗,快哉无比。

这一个月是魏霆在灵气复苏之后最轻松的一个月,国门有彼岸守着,奈何关彼岸镇压,就连动荡的民心都因为彼岸的出现而更加安定……虽然这部分多少有些不爽,但结果总归是好的,更主要的是没有那个烦人的财迷。

时不时逛逛那些国家没时间仔细观察的风景古迹;时不时去老周那喝喝粥,看看那的柳树;有点觉得无聊了还可以去彼岸奈何那看看那些家伙“加班”的情况。

“咻~”

空间门窜出一道身影,极快无比,一溜烟就消失在门口。

说曹操曹操到,看见这财迷这股着急样,魏霆就忍不住又喝了一口茶,快哉快哉。

今天就是陈壹他们的出关日,魏霆在这等着,还有点事需要交给陈壹,有些东西给这家伙做好像正好,有些事情好像也只能给他做。

想到这,魏霆就一阵汗颜,整个破晓没有一位像这位刚觉醒的少年一般的剑术大师。

可惜这提前退休的生活就要结束了。

不一会,少年从空间门里走了出来,虽然眼神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些淡然,但魏霆明显感受到陈壹的精气神不一样了。腰板直了,走出来的每一步都像是计算好了一般,分毫不差,脊椎和颈椎自然挺直,下颌与地面水平,肩膀向后向下,透露出一种绅士优雅的气质。

“魏曙光。”

陈壹打招呼道。

魏霆上前去,拍了拍陈壹的双肩:“好家伙,才一个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哦,不错,不错。”

陈壹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LED屏,右下的时间正是2020年9月2日。外界才过了一个月,而处于秘境中的他们却整整过了三年。

在这三年里,陈壹学到的东西可并不少,哪怕连训练他的各位红金也都对他的训练效率赞叹不已。

“怎么有股酒味?”魏霆问道,“你之前不是不喝酒吗?”

这边世界一个月,那边三年。三年里不仅仅是将各位大师所传授的东西融会贯通,还学会了一个让陈壹都觉得有些惊讶的习惯——饮酒。

破晓第四曙光祝化爽朗得狠,酒鬼一枚;破晓第八曙光洪云庆也喜饮酒,听他说是以前为了应酬喜欢上的;而魏霆姑姑魏怡华也是一个酒迷,喝酒的时候都十分优雅,一抿一口。令陈壹最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看起来冷冰冰的枪械大师盛锦洲,竟然也是一个酒鬼,时不时就能看见他在树上靠着独自饮酒,其他三人都觉得这家伙冷冰冰的,喝起来没劲,也只有陈壹能和他喝几杯。

陈壹只好看着身后的空间门无奈一笑。

空间门下一个走出来的是魏怡华,和魏霆寒暄几句话就走掉了,她出来之前还十分不符合她那优雅习性的和陈壹表示她这三年在这都憋坏了。

“老大。”

盛锦洲走出空间门,还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看着魏霆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走出去,看见陈壹时却笑着拿着另外一只没有那枪的手对他挥了挥:“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好。”陈壹笑着回应。

魏霆:?

咱十几年战友情比不过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

魏霆看陈壹的眼神又难看起来,这家伙和陈一一样虽然有些天赋和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但确实在很多方面很让人讨嫌。

“祝化呢?”魏霆没好气的问道。

陈壹回答道:“哦,祝大哥还在练拳,说是刚刚有新的感悟。”

还祝大哥,明明是我先来的。

“咳,”魏霆缓了缓一下心里的负面情绪,对陈壹说道:“训练得怎么样?”

“很好,各位红金的本领都不搓,教学水平也通俗易懂。”

就是有些奇怪特殊癖好性格有些受不了。

陈壹暗暗加了一句。

“那就好,那么咱们得说说代价了。”魏霆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

“代价?”陈壹疑惑。

魏霆笑骂道:“怎么了,你认为我们破晓四个高端人才给你一对一培训是免费的?天上哪有这种掉馅饼的事。”

陈壹点点头:“好,您说。”

“陈一已经帮你代交了一部分,剩下的就当是我给你分配三个任务。”魏霆很直接,丝毫不拖泥带水,“这第一个,我要求你担任大京城的‘钦则’。”

“钦则?”陈壹疑惑道。

魏霆点点头,正色道:“所谓钦则就是相当于大京城的督查官。你有督查整个大京城的权利,不止是破晓,甚至还可以督查五大家族,但你不要以为这是什么好差事,你拥有的权利堪比各部的部长,在很多方面甚至比第一序列还要大,但这也意味着你将树立很多敌人。”

陈壹明白五大家族代表了什么,在修行过程中洪云庆和他说了目前的组织,以及华夏内部的一些矛盾,不仅仅只要破晓内部的问题,这五大家族就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华夏虽然安宁,但也就是在这种安宁下,总有些人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洪云庆认为统一五大家族,或者将其解散才是解决办法的最好办法,但这并不是什么容易解决的事,魏霆这一行为也有这个意思,必须对内部整顿了。

钦则这个职位听起来还很高,应该至少也能被称呼为红金。

至于后果,在修行这三年中,他不仅仅通过祝化学习格斗,盛锦洲学习枪械,魏怡华学习礼依,还跟着第八曙光洪云庆通过他的觉醒能力幻术来学习了关于所谓的人情世故。

如果他任职就意味着,他肯定要与五大家族对立,甚至还要动破晓里很多人的面包。这会树立不少无妄的劲敌出来。

洪云庆在训练中也时不时看似不经意的说起这件事,这两个曙光对于这件事默契的想从陈壹这个方向入手解决。

“好,没问题。”陈壹还是答应了,不管过程有多困难,既然这是魏霆提出来索要的要求,那就答应好了。

而且这也包含了那个看似只在意钱财的第八曙光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当是三年训练的一些绵薄的报答吧。

魏霆也不管陈壹知不知道这件事的利弊,他只需要让陈壹先答应,之后的他和洪云庆讨论会有所安排。

“在第二件事之前,我们不如来切磋一下?”魏霆笑道。

魏霆明显是要测试陈壹这几年训练的结果。

“好。”陈壹也笑着回复道,现在的正好想测试一下自己确切的水平,自己距离这种世界级的人物到底差了多少,也好对自己有个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