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同学,你人设崩了 > 092 成绩为上

刘行简看到苏夏一行人后脸色有一点不自然,毕竟自己现在这行为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

曾鸿到是没有想太多,对着苏夏十分无语地吐槽道:“没有想到我们学校军训服质量这么差,还好班长发下去前事先检查了一遍,不然......”

因为过去三年一直管刘行简叫班长,他一时也没有注意改口。

而曾鸿的这番话让刘行简神色更加难堪,见他还准备跟苏夏他们唠叨几句,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走了!早点换好衣服早点回来。”

说罢,他就自顾自朝走开了。

与此同时,急促的“咚咚咚”声在楼梯间回荡开来。

眼见好友的身影快速消失在视野中,曾鸿赶紧挥手跟苏夏他们告别。

“我也走了。”

“拿到衣服稍微用力扯一扯,特别是裤子,免得刚穿上就脱线。”苏夏提醒道。

“知道了。”

曾鸿停下脚步,看着苏夏点了点头。

这时候他忽地想起来自己和刘行简刚刚就只是粗略看了一眼,便准备开口让苏夏回到教室后再把那些衣服检查一下。

“曾鸿,快点。”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刘行简的声音又从楼梯下方传来,于是只好加快脚步跟上去。

也不一定非要苏夏帮忙,等下自己提醒一下刘行简就行。

徐锡峰等到曾鸿也走远后,忍不住对着众人笑着打趣道:“这就叫不听班长言,吃亏在眼前。”

其余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刘行简先前那擅自离开的小心眼做法确实不讨喜。

大家不是傻子,知道他是因为没有当上班长在耍脾气。

苏夏虽然也跟着笑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把这个话题接下去,而是主动打断了。

“我们也搞快点,早点把军训服发下去。”

回到教室,众人把手里的衣服放在讲桌上后,苏夏让徐锡峰和邓军两人帮忙负责把型号整理好。

他自己则用粉笔在黑板上那些数字下面,分别写上“小号”、“中号”、“大号”和“超大号。”

然后又拿起班级花名册,准备一个个点名上来拿自己的衣服。

看到陈子白和李雪儿名字后面都打了“√”,他便跳过他们喊道:“李莉莉。”

因为自己就在第二排,李莉莉也就懒得动身,于是就坐在座位上对着苏夏喊道:“中号,班长你扔过来,我接着。”

经过她这么一带头,前三排的人都有模有样学了起来,弄得苏夏仿佛成了古代抛绣球的待嫁姑娘。

即使是坐在后面的学生,也是走路走到一半便让苏夏直接抛给自己。

高一二班教室一时间好不热闹。

=

文茂林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只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出声喝止这种没有学生样的行为,而是依旧沉默地站在了蒋欣怡的课桌前面。

然而尽管文茂林没有说话,接下来的学生都是老老实实地自己上来领了。

因为在高一二班学生心中,特别是外校学生,对于这位班主任的印象,只有偏心眼和不好相处。

呼吸着这瞬间凝固下来的空气,文茂林内心深处陡然升起了一股悲哀,于是又一次皱起眉头用手指头连续地敲击着桌面。

即使上课铃声打响了,他还是默默地伫立在原地。

等到苏夏拿着两套军训服走下讲台后,他这才走上讲台。

缓缓扫视了一眼教室,文茂林对着凌晓茵问道:“刘行简和曾鸿呢?”

“有几件军训服是坏的,他们去换了。”凌晓茵回答道。

就在这时,伴随着两声“报到”,刘行简和曾鸿几乎同时站在了教室门口。

文茂林点头示意两人进来,然后又对着刘行简说道:“你做得不错,不然等大家穿到身上才发现是坏的,到时候便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刘行简看着班主任赞许的眼神,喉结轻微动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便坐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曾鸿这时候也忘记提醒刘行简,让他叫先前那些领到军训服的同学,照着苏夏说的那样再检查一遍自己的军训服。

在曾鸿也坐好后,文茂林开始讲解起今后三天军训的纪律和需要注意安全的视线。

刚开始他的语气还带着一丝柔和,然而随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表情也越来越严厉。

“不管是谁,请假都要经过我的批准,请病假必要要有校医务室开得证明,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

听着这整齐划一的回答,文茂林还是觉得严厉一点好,这样学生们就会少生事端,自己也能少操心。

没有再说多余的话,文茂林对着苏夏和刘行简说道:“班长和副班长出来一下。”

说罢,他就走出了教室。

走廊上,文茂林看着自己这两位学生,把刚刚自己强调的东西又对他们说了一遍,然后对着苏夏说道:“军训期间你好维持好班级纪律,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

看到苏夏点头答应下来,他又对着刘行简叮嘱道:“你要配合好苏夏同学的工作。”

“会的。”刘行简满口答应了下来。

见他这样懂事,文茂林内心松了一口气,挥手示意他和苏夏进去。然而下一秒,他又突然叫住了刘行简。

“你等一下,我还要跟你说一件事。”

尽管大概猜得出班主任要对刘行简说什么,苏夏此刻心里还是有一些不舒服。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他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努力学习。

等苏夏坐回到座位上,江溪月看他脸色有些不好,便小声询问道:“文老师批评你了?”

“不是。”

苏夏微微摇了一下头,然后主动把原因说了出来:“只是有些羡慕刘行简的成绩。”

“我爸说高中跟初中是两回事,你只要努力学习肯定能追上来。”江溪月安慰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苏夏笑了起来。

江溪月本来还想顺势鼓励苏夏几句,只不过看到班主任正看向自己这儿也就及时闭上了嘴巴。

文茂林并没有出声呵斥江溪月,在刘行简走进教室后,又对着她语气柔和地说道:“江溪月,你出来一下。”

随着一个又一个名字从他口中念出,高一二班的学生对于自己这位班主任有了新的了解。

“原来又是一个以成绩为上的老师。”

......

后天中午上架~请大家到时候多多支持,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