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哦,风吹到传送落地的妖姬,亚索直接R。”

米勒:“奥拉夫来了!落地后的亚索,直接两个E给小兵,要拉开距离,不过却被妖姬的幻影锁链锁住了。”

周淑怡:“亚索居然在这种必死局下,丝血逃生了,牛头追着妖姬,酒桶已经来了!”

娃娃:“这波妖姬没有魔影迷踪也没有闪现,牛头和酒桶应该不会放过妖姬!”

解说席几人还在分析战况。

游戏画面里的酒桶,在厂长的手中,按下W【醉酒狂暴】蓄力期间不断继续朝妖姬的位置靠去。

牛头的E【践踏】五层被动触发,一个平A打在妖姬身上,直接将妖姬控在原地。

然后酒桶趁此机会将自己和妖姬之间的距离,再次拉近。

而就在妖姬刚刚解除控制效果后。

酒桶已经来到E闪能够命中妖姬的位置。

但这时的妖姬,W也快CD好了。

最后关头,妖姬按下W,便要一走了之。

而就在她W技能施放时的起手式刚出来。

便被厂长操控着的酒桶,一个E【肉弹冲击】闪现将E的攻击距离再次拉长。

然后便看到W都发动了的妖姬,在位移途中被酒桶的E闪打断。

身上肥肉和酒都在摇晃的酒桶,W【醉酒狂暴】直接怼到妖姬身上。

巨大的冲击力和伤害,将妖姬瘦弱的身子打的直颤。

妖姬瞬间被打成残血。

被动镜花水月触发。

妖姬分出一道假身。

但不论是真身还是假身。

在刚出来的那一瞬间。

酒桶的Q【滚动酒桶】,在E闪过后,先在妖姬脚底放了Q,再放的W。

所以此时在妖姬被动出来的时候,酒桶直接按下二段Q。

地上不断旋转,越来越滚烫,储存满烈酒的桶子,终于压不住其中发酵的气体爆发力。

瞬间炸裂开来。

但仅凭一个未完全充能的酒桶子,还不足以直接将妖姬抹杀。

得以苟活的妖姬,不断的操控着自身和假身。

朝不同的反向跑去。

可真的妖姬身上是有酒桶W被动效果的,假身却并没有。

所以妹控和厂长自然能分清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不过妖姬扭来扭去的,一直跑!

妖姬此时没位移技能,牛头和酒桶此时也同样没有位移技能。

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

酒桶直接一个R【爆破酒桶】丢在妖姬身上,将其炸死。

谢远也没骚。

丝血亚索,直接按B回城。

毕竟奥拉夫可一直都在附近盘旋。

这要是出去骚,被奥拉夫一个Q【逆流投掷】丢中。

那岂不是极限拉扯半天的成果全白费了!

稳健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关键词!

奥拉夫对于妖姬被群殴的时候,无能为力。

只能在一旁看着妖姬被杀死后。

含泪清掉中路兵线!

亚索回城后补了件短剑。

然后重新上线。

奥拉夫在吃妖姬的兵线,酒桶和牛头在吃亚索的兵线。

因为这波兵线如果不清理掉,也是白白浪费。

不过这时IM的辅助锤石也来到了中路。

一个Q【死亡判决】正好命中了酒桶。

牛头强行用Q【大地粉碎】顶死最后的三只残血远程小兵。

其中一只血量最高的被破旧的圣物之盾被动所击杀!

然后转身离开。

不过对于锤石来说,既然来都来了。

锤石就完全没想着就这么简单放过酒桶和牛头。

所以和奥拉夫两人直接追着牛头和酒桶开锤。

但他们此时并没有留人技能,所以也只是气势上看起来凶而已。

锤石来中路溜达了一圈后,直接选择走河道去下路。

期间又排掉了一枚EDG的假眼。

牛头选择在塔下按B回城。

而这时死后复活的妖姬,再次来到了中路。

奥拉夫的R技能CD好了。

所以直接带着妖姬,准备入侵酒桶的上半野区。

因为刚才那波,酒桶的大招给了妖姬。

所以这波是没有大招的。

而亚索就算复活,也是没有大招的。

至于双方的上路虽然都在,但兵权却在IM这边,支援肯定也是大树先到我。

所以总体来说还是IM占优。

所以奥拉夫选择果断入侵。

而且这时酒桶上半野区的红BUFF好了。

牛头在刚才回城了。

所以当奥拉夫和妖姬入侵酒桶上半野区的时候。

野区里就酒桶一人。

“奥拉夫和妖姬要来入侵我野区,谢远、浩宇往我这边靠一下。”

厂长原本是去刷自己红BUFF的,但看到原本在线上的奥拉夫和妖姬双双朝他野区而来。

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在打自己红BUFF的主意。

所以厂长也不刷野了。

直接站在红BUFF侧上面的草丛里。

呼朋唤友,等待机会。

“来了来了,等我。”

谢远在耳麦了说着,已经操控着亚索直接下了高地,进入野区。

至于陈宇浩则说道:“我清完这波线就来。”

IM的上单大树提前知道奥拉夫要入侵EDG上半野区。

所以快速清线,将兵线压力给到大虫子身上。

而他则率先进入了EDG上半野区。

“快点,奥拉夫已经进来了!”

厂长说完,便不再说话。

而这时的奥拉夫已经气势汹汹朝EDG上半野区红BUFF而来。

不过在看到F6在的时候,直接开始刷厂长的F6。

“我靠,他居然反我F6,陈浩宇快下来打团了!”

厂长言语里都充满了不爽。

因为只有他反别人F6的份,没人能反他的F6。

这不就是太岁头上动土吗?

找死!

陈浩宇听到厂长的再次呼唤后,直接选择放弃最后几只小兵,先去野区支援。

谢远操控着亚索,看到奥拉夫在拉扯刷F6,直接用两个Q抢了两只小怪,并戳出一道旋风。

然后直接便将风甩向迎面而来的奥拉夫身上。

结果奥拉夫直接开R【诸神黄昏】。

免疫亚索旋风的击飞效果。

如入无人之地。

不断向前逼近。

此时的厂长操控着酒桶,已经由红BUFF侧上面草丛来到墙后面草丛。

所以亚索在一风未吹起奥拉夫后,直接选择朝酒桶的位置靠去。

毕竟妖姬就跟在奥拉夫身后。

要是被黏到。

可能得凉。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

谢远还是选择先跟厂长待在一起。

最起码相互有个照应。

不至于被分割战场,白白挨一套打,逐个击破。

奥拉夫仿佛开大后就跟失去智商一样。

或许是自大!

毕竟亚索和酒桶都没有大招。

他并不觉得脸探草丛会有什么后果。

不过,诸神黄昏就真的是诸神黄昏了吗?

见亚索进入红BUFF墙后的草丛里,奥拉夫直接便一头怼进了草丛。

谢远见面就给奥拉夫身上挂上点燃。

然后再跟酒桶开始对奥拉夫拳打脚踢,全部技能直接梭哈。

奥拉夫也懵了!

亚索见面就给他一个点燃,重伤效果,让他W【残暴打击】根本就回不上血。

奥拉夫还没反应过来呢,便被亚索EQ收掉了人头。

等妖姬赶到时,奥拉夫已经饮恨西北了。

随手丢出E【幻影锁链】,落在首当其冲的亚索身上。

Q【恶意魔典】也给到亚索。

然后便眼看着就要用W【魔影迷踪】踩死亚索时。

亚索突然E在妖姬身上。

来了个虚晃一招。

极限拉扯!

恰好穿过妖姬的身体,与妖姬的W擦肩而过!

不过妖姬的平A还是在亚索身上打出了雷霆领主的法令伤害。

瞬间一道紫色电弧,从天而降,落在亚索身上,使其血量骤减到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