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你好,时警官 > 041 实不相瞒,我很喜欢你

时谨言拿起她的病历报告,道:“癌症晚期,没多少时间了,所以想着给许家林顶罪,也算是这辈子弥补他的一种方式......”

秦贤淑的用意被时谨言看穿,神色极为不自在。

时谨言继续道:“也不知道许家林知道后会不会感激你这个行为......”

“不用他感谢我,本来就是我杀的。”

“那你说说,怎么杀害孔俊先的?”时谨言倒想看看,秦贤淑会怎么跟他说。

“那天,我看到一个女孩子去了孔俊先的家,于是一路尾随,在她离开后,我以清洁工阿姨的身份进去,发现孔俊先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想到他父母是如何对待家林的,于是......就起了歹意......”

“在你作案期间,有没有人来过?”岳强问。

秦贤淑摇头,“没有,就我一个人。”

时谨言冷笑了一声,岳强接着问道:“那你是怎么将他杀掉的?又是怎么处理尸体的?”

“用电锯割了他的头......然后......就离开了......”

时谨言没有耐心再听她胡扯下去:“行了,别编了,15号孔俊先遇害的时候,你还在福利院给那些孩子上课,三十个孩子可以为你作证,并且,所有出入花园小区的监控显示,你没有出现在花园小区,所以......”

岳强补充道:“并且据我们了解,你之前并不认是孔俊先,也根本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虽然恨,但也只是将恨意寄托在孔林和汤敏的身上。”

秦贤淑听了,忍不住慌了。她挣脱着手上的镣铐,满脸惶:“真的......孔俊先真的是我杀的,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时谨言懒得跟她再说,要不是看在她和沐柔认识,他早就不给她好脸色了,更别说还在那儿听她蹩脚的狡辩之词。

“队长,现在已经确认秦贤淑是杀害孔林和汤敏的凶手,那许家林怎么办?我们现在怎么都找不到他......”池也有些懊恼。

时谨言看了眼病房里憔悴不堪的女人,道:“放出消息,杀害死者的犯人已经落网,并想办法给许家林传去消息,秦贤淑故意给他顶罪,看一下,他会不会按捺不住自己现身。”

一方面,告知大众犯罪嫌疑人已经抓住,是为了安慰广大市民的心情,挽回警方的威严,另一方面,如果许家林不接受秦贤淑是自己亲生母亲这个事实,那必定会对她有很大的恨意,其中,就有可能包括不稀罕她给他顶罪,所以......时谨言这是在堵。

很快,岳强便在网上放出警情通报,市民们焦躁惶恐的心,也渐渐地缓了过来。

时谨言回到警局,见沐柔没在自己的工位上,他来到自己的休息室,见沐柔正蜷缩在自己的床上,小小的一只。

听到门锁的动静,本就没有睡太沉的沐柔很快就醒了过来,见时谨言回来了,先忙起身,询问秦贤淑的情况。

“时先生......”沐柔沙哑的嗓音还夹杂着刚睡醒的迷糊,像只小猫在撒娇。

时谨言害怕她掉下去,下意识地上前抱住她,感到她的身体像只没有骨头的小猫,软软的,暖暖的,喉咙一阵干涩:“嗯?我吵醒你了?”

沐柔摇了摇头:“秦院长,是出什么事了吗?”

时谨言想了想,担心直接说出来会令沐柔伤心,于是道:“沐沐,我知道你和秦院长有些交情,也不想瞒你。秦院长确实出了事,你这么聪明,肯定能猜到的,对吧?”

沐柔听了,惋惜地叹了口气。

“别多想了,一切交给法律,嗯?”时谨言摸了摸她的头发。

沐柔点了点头:“嗯!”

“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要不要直接就在这儿睡了?我估计也休息不了多久就要继续上班了。”时谨言道。

此时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如果两人再大费周章地回去的话,时谨言的休息时间又会大大减少。

沐柔虽然有点懵,但还是很关心时谨言的。

她没多想,当即就说不回去。

“我霸占了你的床,你睡哪儿啊?”

女孩刚睡醒的样子真的有一种惊人的魅惑力,简直让时谨言没法思考。

于是,他一时最快,坏坏一笑:“要不,我就勉为其难跟你挤一下吧。”

沐柔顿时睡意全无,几乎是瞬间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已经被时谨言抱着这么久了。

困窘、尴尬和害羞让她也没了思考力,直接将时谨言推到了地上。

猝不及防的一股猛力,摔坐到地上的时谨言瞬间懵圈,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番话是冒犯了。

“沐沐,不好意思啊,我......”

话还没说完,沐柔就又火急火燎地下地去扶他:“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有没有事啊?”

时谨言失笑,看她慌张的样子,突然又想逗她了:“疼......”

“哪儿疼啊?”沐柔左看看右看,左捏捏右捏捏,都没听到他喊疼。

时谨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示意沐柔看向自己的......

沐柔明白他的意思后,脸颊瞬间涨红起来,又困窘地想将他一把推开。

时谨言这下发力了,直接将人箍在怀里,任沐柔再怎么挣扎,也不放手。

“你、干什么?”沐柔有点恼了。

“沐沐。”耳边传来时谨言深情而又炙热的眼神,瞬间顺了沐柔的毛。

“啊?”沐柔满脸通红地望着他。

时谨言想了想,十分认真地问道:“沐小姐,我可以追你吗?”

话音刚落,狭小的休息室瞬间安静下来,两人只能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紧促热烈的呼吸声。

沐柔呆住了,一双水汪汪的杏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实不相瞒,我很喜欢你。”时谨言道,“所以就想问问你,我可不可以追你?”

沐柔还沉浸在时谨言那温柔认真的语气里,大脑一时还没有接到要回复他的指令。

就这么看了对方好久之后,沐柔才难为情地将目光看向别处。

时谨言紧了紧环住她腰身的手臂,一股结实的力量瞬间拉回了沐柔的思绪。

“回答一下我,嗯?”时谨言的语气依旧温柔,但温柔中带了点请求。

“我......”沐柔顿了顿,“不讨厌你。”

时谨言心里大喜,笑着得寸进尺,“那就是喜欢我咯。”

沐柔眉毛一皱,总感觉他是在欺负自己,“你......”

时谨言见她眉毛都快皱到一块儿去了,连忙圆场:“不是的不是的,我逗你的。”见她眉头渐渐舒展,于是又接着道:“不讨厌就说明你默认我追你咯?”

沐柔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时谨言就说了一句:“诶,好勒,我知道了。快休息吧,待会儿我叫你吃早餐。”

说着,就大着胆子将沐柔横抱而起,放到床上,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休息室。

怎么看都不像是屁股疼的样子。

沐柔受宠若惊,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复心情,满脑子都是时谨言刚才跟自己说话的样子。

我、这是、被时先生表白了?

表白了?

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惊喜,沐柔久久都无法入眠。为了不再去想,索性拿出手机追剧。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电视剧里好巧不巧地放着男女主互相表白的情节,气得沐柔换了个惊悚电影观看。

不一会儿,困意袭来,沐柔打着哈欠,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

阴暗的地下室。

许家林看到警方的通报,顿时坐不住了。

他气恼地砸烂手机:“谁稀罕?谁稀罕她顶罪?抛弃我,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她了?不可能!”

说完,就要冲出去,到警察局数落那群酒囊饭袋,说他们找错人了!

他才是他们要找的人!

“小林。”Q温和地叫住他,“不要冲动,你还想不想活命了?”

许家林听了,犹豫了。

倒不是因为他想活,而是在想,即便活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早晨,是被时谨言叫醒的。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段小插曲。

当时时谨言买好早餐,准备敲门进来,叫沐柔起床吃早餐。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惊悚的叫声,吓得时谨言头皮一紧,以为是沐柔在里面被人绑架了,连忙丢下早餐,转身抄了把扫帚,拧开门准备开战。

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床上放着一个惊悚电影,情节正是**部分。

这让时谨言不禁对沐柔刮目相看起来,没想到这温温柔柔的一个姑娘,心这么大,得听着惊悚电影的背景音乐才能入睡。之前在家里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她这个癖好呢?

他闭着眼睛,一步一步地靠近手机,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去听不要去听,好不容易关掉手机后,又不小心被路过的蒋正谨看到了这一幕。

路过的蒋正谨看到时谨言手拿着一把扫帚,无语地笑了,他走进去,毫不留情地嘲讽时谨言:“知道你的,知道你拿着扫帚是在保护自己,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你时大队长独特的起床服务呢!”

这么暴力,居然想揍醒人家女孩子......

时谨言抛给他一记白眼。

蒋正谨嘲讽完毕,识相地离开了,将时间和空间留给小两口。

吃饭时,沐柔想到昨晚的事,有些拘谨,反观时谨言,倒显得大方自在多了。

恰到好处的关心,恰到分寸的撩,让沐柔吃得是受宠若惊的。

“队长,许家林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