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门之意,就是闭门的意思。

京城百官态度坚决,他们从皇极殿回去之后,就不去衙门办公,直接回家闭门谢客,并表示从此以后就辞官归去,再也不上班了。除非皇帝答应他们的请求!

所以,百官们这么一闹,整个京城的行政机关都统统停摆了。

万历皇帝愤怒至极的回到乾清宫里,他真是被这帮官员给气爆了。他们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着他立太子,这真是欺人太甚!

也就在此刻,外面放风的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来乾清宫报信。

“皇爷不好了!”

万历皇帝刚刚把紧身的朝服扯开,他怒气冲冲的喝了一口神仙快乐水,感觉怒气总算消退一些。

他说道:“怎么了?”

小太监说道:“皇爷,百官们都闭门请辞了。京中大小衙门都关门了。”

万历皇帝听完这话后。气的青筋暴露!

“反了反了!都反了吗?”

万历皇帝气的火冒三丈,手里神仙快乐水都没法消退他心里的怒火。

过了一会儿。万历皇帝颓然说道:“此时不能让翊坤宫知道。朕在想想办法。”

到了此时,万历皇帝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郑贵妃的态度,他生怕此时被郑贵妃知晓以后,他无法解释,然后又导致郑贵妃与他之间爆发不可收拾的矛盾。

但是,这么大的事情岂能瞒得住?

就算郑贵妃后知后觉,这事也瞒不了两天呀。

因为,百官闭门请辞的请立国本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瞒得住?

所以,不出意外,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郑贵妃就在翊坤宫里听到百官请立皇长子为储君的消息。

郑贵妃气的脾气大发,她哐哐哐的摔碎了翊坤宫里无数的器物。

“朱翊钧你这个懦夫软蛋!”

郑贵妃真没想到万历皇帝竟然争都不争,直接落荒而逃。现在百官杜门请辞,要挟着他,以郑贵妃对万历皇帝的了解。

她敢肯定万历皇帝肯定最后绷不住,会答应百官册立皇长子为太子的。

到时候万历皇帝曾和她在道宫之中立下的海誓山盟,不就成了一个泡影?

这样的结果,郑贵妃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她不允许自己的儿子被封王之国。

一旦,被封王之国,此生此世将会再无相见之日呀!

所以,郑贵妃要发疯!她要找万历皇帝讨公道!

郑贵妃不顾一切的冲到乾清宫去。

等她到了乾清宫后,她看到了一幕更加让她崩溃的画面!

她看到了恭妃此时正在小心翼翼的站在万历皇帝身后,给万历皇帝按摩着头部!

恭妃看到郑贵妃突然而至,她慌忙起开,然后对着郑贵妃行礼,“臣妾拜见贵妃娘娘。”

万历皇帝也突然起来,他看到郑贵妃到了,心虚不已。

万历皇帝挤出一点微笑,对着郑贵妃说道:“郑妃你来了。”

郑贵妃现在切实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背叛!

男人的嘴就是骗人的鬼!

当初一起看星星的时候,还叫人家小甜甜,如今新人换旧人了,就叫人郑妃了。

郑贵妃气炸了,她不理会万历皇帝的话,径直的到了万历皇帝跟前质问道:“你当真要册立她的贱种为太子吗?”

恭妃被郑贵妃强大的气势压迫的难受至极,但是等到她听到郑贵妃竟然直呼她的儿子是“贱种”时,恭妃不知道在哪鼓气了勇气。

她对着郑贵妃说道:“常洛是皇上的儿子,不是贱种!”

万历皇帝也听着郑贵妃的话,本来他心里还愧疚万分,觉得自己对不起给她的承诺。但是现在他的心里也剩下了怒气。郑贵妃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而且还一点都不理解他的处境和难处。

恭妃一听到百官闭门请辞的消息后,就立刻来乾清宫里请罪,并且哭求着让他册封常洛为王,然后之国就藩。

而郑贵妃呢,她的到来不仅没有理解过他的难处,反而处处都责问着他的不时,这让万历皇帝的内心极为难受,他是一个男人,他是一个皇帝,他应该有自己的尊严的!

但是,郑贵妃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践踏了他的尊严,这让万历皇帝心中生出无尽怒火!

他对着郑贵妃说道:“够了!你现在回去闭门思过!没有朕的旨意,不许出翊坤宫半步!”

郑贵妃没想到万历皇帝竟然会这样跟她说话,她气急而笑,然后目光恶狠狠的盯着恭妃说道:“你不要得意太久!本宫不会认输的!”

然后郑贵妃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看着郑贵妃决然离开的背影。

万历皇帝的心头好像是被割下了一块肉,他无助的哭泣了起来。

恭妃见到万历皇帝这样的悲伤,她也难以自抑的悲伤流泪。

然后,恭妃跪在地上说道:“请皇上准臣妾之请,册封常洛为王,让常洛早日之国就藩,了却皇上烦恼萦心。”

万历皇帝坚强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抹了一下自己的眼泪,然后对着恭妃说道:“你也回去吧。朕想一个人静静。”

恭妃见状,她也只能心情忐忑的跪安退下。

万历皇帝看着空荡荡的乾清宫,他的内心真是寂寞又无助,偌大的天下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帮他排忧解难。所有人都在逼着他做决定,都在逼着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这皇帝当真是太憋屈了。

也就在此时,在外面伺候着陈炬突然进来了。

陈炬看到脸上尚有泪痕的万历皇帝,他心里也不是滋味,脑袋一低,不在去看。

然后他小声的说道:“皇爷,次辅王锡爵求见。”

万历皇帝说道:“他来干什么?难道还要当面再逼朕一次吗?”

陈炬小声说道:“皇爷,今天百官之事,次辅并无参与。”

万历皇帝这时才突然想起,在皇极殿上他确实没有见到王锡爵。

万历皇帝沉吟片刻,然后问道:“他来做什么?”

陈炬说道:“奴才不知。”

万历皇帝说道:“好吧。宣他进来吧。”

陈炬这时候赶紧提醒道:“皇爷,这里。”

陈炬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万历皇帝才猛然醒悟过来。

万历皇帝说道:“让他在前殿稍等片刻,等朕更衣后出来见他。”

陈炬回道:“奴才这就去传旨。”

然后,万历皇帝就开始整理面容,重新换成一件舒适的常服龙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