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答来说,就是这么回事……”李夜耸了耸肩说道。

向小七微微蹙着眉头,清秀的脸上满是思索神色,“按照你的说法,之前出现的鬼婴来自一个名叫徐青的觉醒者之手,该名觉醒者境界未知,但可以确定的是非常厉害。”

“嗯,不过鬼姬徐青由事务所的大佬来对付,这个不需要我们担心。”李夜补充道。

向小七脸上的神色并没有缓解,依旧在梳理着信息,“但你想过没有,一个需要由事务所老板亲自出手对付的人,到底会有多强,川泽?渊?还是极境?”

“她制造出的鬼婴又有怎样的实力?尘微,还是川泽?数量呢?几个,还是几十个?”

“这些信息没有确定之前,我不建议咱们贸然行动,毕竟要算真正的战力,咱们这边只有你一个,我和蔷薇姐只能算从旁协助,至于这位小妹妹……”向小七看着站在李夜身边,抱着一块地瓜啃的起劲的小女孩,纵然心性如他,都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哼,你也看不起偶,偶可是很强的!”小姑娘挥了挥拳头,含糊不清的说道。

额……李夜也开始打退堂鼓了,不过一想起那女人最后说的那番话,既然是试炼,不至于让自己送死吧?说不好周平姜恒等人就躲在暗处给自己保驾护航,等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再跳出来喊一句萨普莱斯……

李夜悄悄开启真视之瞳打量着四周,但并没有发现姜恒和周平等人,不由有些泄气。

小丫头吃着地瓜,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说道,“忘了告诉你们,周平哥哥让我告诉你,按照鬼姬徐青的能力,虽然能制造很多普通傀儡,但像这种拥有邪神部分能力的鬼婴,她顶多能制造十个,算上之前死的两个,那么就还剩下……”

小丫头掐着手指数了一阵,表情有些泄气。

李夜瞪着小丫头埋怨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早说!”

小丫头撅了噘嘴,傲娇的转过头去。

“如果只有八个的话,我们倒是有一些机会,按照第一个鬼婴出现的情况来看,他们生存的地方并不是固定在徐青身边,而更可能是分散在江宁各地。”向小七摸着下巴说道,“如此一来,我们同时要面对的鬼婴数量并不多,他们独自行动的概率接近百分之七十,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那么逐个击破此消彼长,完成这次任务的胜算很大。”

百分之七十,他怎么算出来的?

向小七沉默了一瞬,问道,“那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问题……鬼婴的大概位置在哪儿?”

李夜愣了愣,对呀,这玩意从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江宁,自己上哪儿找去?

李夜有些为难的挠挠头。

站在向小七身后,抱着金属盒子一直没说话的沈蔷薇忽然开口道,“这件事交给我,我来找到他们的位置。”

李夜愣了愣,忽然眼睛一亮,这段时间习惯了觉醒者的身份,倒是把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给忽略了,沈蔷薇作为警方特战人员,自然可以共享警方信息,这样一来找到鬼婴的踪影不过时间问题而已。

沈蔷薇说完走到一边拨打了一个电话,大概等了十分钟左右,电话便回了过来,接完电话后,沈蔷薇神色有了变化。

“找到了,警方人员经过对全城信息筛选,终于在城中主城区发现了鬼婴的踪迹。”

李夜眼神一亮,“走!”

沈蔷薇神色有些奇怪,看了一眼李夜说道,“先等一下,在行动之前,有人想要见你。”

“嗯?”

……

想要见李夜的人名叫向存武,是江宁警司一把手,也是向小七的父亲。

几人并没有前往主城区,而是乘车来到南屏山山神庙前面。山神庙自从被警察封了之后,便失去了香火供奉,这里也变得越来越冷清。

山神庙前的台阶上,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男人面色庄严,眉峰之间带着一股英飒之气。

“爸。”

“姑父。”

向小七和沈蔷薇向男人打招呼,男人微微点头之后,很快将视线落到李夜身上。

“你就是李夜?”男人的眼睛很亮,也很温和,身上并没有李夜想象中的上位者的威压,显得很是平易近人,李夜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不知道找自己过来到底为什么。

“你不要多想,我今天之所以找你来,其实也是想见一见神秘的觉醒者。”向存武笑道,“我家小子虽说也觉醒了……嗯,按照你们的话说是禁式,但在我眼中他还是个初学者,无法代表你们这个团体。”

向存武神色有些复杂,转头看向身后的山神庙,“一个月山神庙发生的乱子,不久之后的学生张莉和马军,老师孙兴和贾雯的失踪案,还有前几天的雷击事件,这些都是那些东西造成的吧?”

“江宁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混乱,变得让人无能为力……”

李夜望着向存武略显疲惫的眼神,忽然有些感触。

向存武身为江宁警司司长,代表着整座城的规矩与秩序,但随着这些隐藏在江宁的神秘慢慢显露,以向存武为代表的普通人的力量,已经远远不能与这些神秘抗衡。

死亡,混乱,将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所以当向小七觉醒了禁式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将他留在身边,并让沈蔷薇贴身保护,或许在他看来,向小七成了能破解当前困局,让江宁逐渐崩坏的秩序回归的希望。

直到李夜的出现终于让他意识到,在这灯彩霓虹之后,还隐藏着另外一批神秘角色,一直在为这个世界,在为所有普通人进行着抗争。

“面对这些越来越多的神秘,普通人的力量已经不足以与之抗衡,甚至于不敢抗衡……”向存武神色复杂的说道,“警卫力量的溃败,代表着江宁秩序的崩坏,所以我不敢尝试,一旦造成全城的混乱,我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向小七和沈蔷薇站在一边,神色复杂。

向存武看着自己的儿子和侄女,深深的舒了口气,“我不知道除了你之外,江宁还有多少觉醒者,有多少在为了江宁的秩序拼命,但我想通过你告诉他们,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只要你们的目的是保卫江宁,那我向存武可以支配一切可支配的力量去配合你们,甚至,包括我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