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越发阴暗,风从远处刮来,琴弦发出迷人而夺命的光泽。

叶千雨和鱼不见棋差一招,和这怪老头比,他们还是少了一些江湖经验。

也许他们足够优秀,不过他们不够狠,不够绝。

徐百川和碧凝湖,像是两道影子一般,向着叶千雨和鱼不见冲了去。

钉钉钉!

一阵乱响。

琴弦十八段,纷纷掉落在地面之上。

叶千雨和鱼不见一脸震惊。

夜很静,静的可以听见心跳心。

夺夺!

两声弓弦响起,两只黑色的箭羽,带着死亡的光芒一闪,直接刺穿了怪老头的胸腔。

鲜血飙射而出,怪老头目瞪口呆,目光盯着沉沉的黑夜。

“是谁?”

直到死,怪老头也没有看到杀他的人。

树林中一片响动,之后归于平静。

碧凝湖和徐百川也很吃惊,是谁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救下了叶千雨和鱼不见。

两人幸免于难,如获新生一般,心情难以平复。

“敢问是哪位大侠救了我们?”鱼不见冲着沉沉的黑夜说道。

没有人回答,连夜似乎也沉睡了。

“快去看看射杀怪老头的箭羽。”叶千雨突然说道。

当下,所有人都向着怪老头走了去。

箭羽漆黑如墨,箭尾出,标着一字:魔。

“是魔教的人吗?”徐百川的额头挤出了一个川字,显示这样的一个情况,让他无法相信。

魔教的人,救了他们?

这不可能,魔教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会干救人之事,实在匪夷所思。

“是魔教人所为吗?”碧凝湖眉头一拧,向着徐百川看了去。

朱红色的灯笼照着前方,黑色的箭羽被映的有些发红。

上面的魔字,却是清晰如刻一般。

“这魔教的字头,谁人敢仿,也不屑去仿吧,上一次江湖大乱,我和魔教在太峰顶上一战,他们的魔字刻,我还是认得的,不会错。”徐百川轻声的说道。

“难不成真的是魔教之人救了我们。”碧凝湖百思不得其解。

这件事情,他也不想再去多想,一想就觉得头疼。

“可是魔教之人,为什么要救我们啊?”这实在是让大家有些想不通。

“管他为什么呢,反正现在咱们大家安全无事,就是最好的结果,无极怪客,横行一生,杀人无数,今天有此结果,是他们咎由自取。”徐百川冷漠的说道。

“咱们赶紧走吧,天色更暗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碧凝湖提醒道。

抬头,一片清冷的月光,映射之下,地面的鲜艳也泛着微黄之光,显的更为凄冷。

微风吹过,树枝摇头,几只宿鸟停留在枝头筑窝。

“可是他们的尸体咱们要不要处理一下?”叶千雨开口问道。

就这么把他们冷冰冰的丢在这里,实在有些有失人道。

“你们两个去埋了吧。”碧凝湖向着叶千雨和鱼不见看去。

两人点了点头,一人拖着一具尸体,来到路边的杂草从中,几剑下去,剑气纵横,震出一片坑来,两人把尸体埋入到坑中。

“人死如灯熄,宿命最难算,希望你们九泉之下,不要怪我们。”叶千雨喃喃自语的说道。

“千雨啊,又不是我们害了他们,是魔教之人。”鱼不见提醒道。

叶千雨不再说话,把两人埋葬好了之后,在坟头上压了两块大石头,也不提字,成了无主之墓。

“江湖上闻名鼎鼎的无极怪客,竟然客死于此,连个棺材都没有,就这么草草入土,这谁又能想得到啊。”叶千雨只觉得人生的际遇,真的很难说。

“是啊,功夫再高,一剑入心也是死路一条,江湖难测,我辈当要小心。”鱼不见今日之行,颇有感触。

“是啊,和江湖上的这些有经验的高手相比,咱们还是差的太远,需要多多努力,才可以望其项背。”叶千雨也很是感慨。

两个人各有心思,回到车厢里面之后,无精打采的看着车窗外面。

夜色朦胧,风声顿起。

吱吱吱,车轱辘在地面碾压起一条长长的痕迹。

而时间却是在快速的流逝而去,月色很美,可惜车上的酒已经喝完了。

徐百川提起车厢里面桌子上面的酒壶,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车厢之中的百花灯,在夜色中显的别具一格。

百花灯射出来的光流很温暖,可是此时徐百川的眼神却是很冷,连同着四周的昏黄灯光,也似乎变冷了。

他看到自己整个手背高高肿起,指节已经发乌,这是中毒的特症。

他一直在隐忍,无极怪客是下毒的高手,自从知道自己中毒之后,徐百川就想着尽快解决掉无极怪客,保证少阁主的安危,从来未曾想过自身的安危。

和徐百川在一起的,还有名剑阁的三位高手,此时他们的目光都向着徐百川的手掌看了去。

“徐老,您中毒了?”

惊恐!担忧!甚至还有恐怖。

能够让徐老中毒,而且看起来还颇深,接下来会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不可声张,禁声。”徐百川向着几位名剑阁剑客看了去。

大家只能瞪着大眼,一言不发。

夜色像一面镜子,有些人在镜子里面看到了死亡,有些人在镜子里面看到了绝望。

世间的情绪都在这面镜子之中,有人欢喜,就有人忧愁。

而叶千雨在夜色里面看到的却是江湖的纷乱,他的手很白,像女人的手,他并没有中毒,只是他的心里面很苦,他想喝酒,可是酒壶里面的酒早就已经干涸。

他往向一侧的碧前辈,他的手一直藏在宽大的袖子里面,不过此时,叶千雨却是看得出来,碧前辈很痛苦,似乎受了很重的伤,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如黄豆般掉落下来。

可是碧前辈却是选择隐而不发,一定发生了什么,只是碧凝湖不想让两个年青人看出来。

“碧前辈,您没事儿吧?”叶千雨轻声的问道。

时间无语,清风自在。

碧凝洗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似连着整个心肺都要咳出来。

情况异常,叶千雨和鱼不见对视一眼,一起凝重的向着碧凝湖看了去。

“师父,你中毒了?”鱼不见眼如明星。

看着碧凝湖吐在地板上的血迹发着乌黑的光泽,鱼不见就清楚,师父一定是中毒了。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不留散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碧凝湖的声音变的十分虚弱,性命似乎也危在旦夕。

“为什么我们没有中毒呢?”叶千雨心绪乱如麻。

外面的月光显的凄美如画,可是叶千雨的内心,却是冰寒异加。

“你们当时站的位置比较特殊,离中心地带比较远,而且我们得知老怪物用了不留散之后,其实用尽自己的气劲把四周的不留散给震飞了。”碧凝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我们?

“难道徐师也中毒了?”叶千雨声音有些尖锐,听起来像是厚重的铁器掉落于地面。

若真是如此,之后的行程会更加艰难。

“只怕是如此,我们只能强行以真气护住心脉,不让毒素灌入到心脉,生死之事,早以注定,若我们不行肇难,你们莫要伤心,到时候不见你隐姓埋名,浪迹天涯,希望你学有所成,而名剑阁少主,你也莫要去点苍,自回其家,自有名剑阁保护你。”越说碧凝湖的声音越是虚弱。

到了最后,碧凝湖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

看着碧凝湖如此样子,鱼不见的伤心深可见底,他的心,如同是在向湖水中下坠的石头。

“师父,我是不会丢下您的。”鱼不见一脸坚毅的说道。

“不见,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镇定自若,还记得救下我们的那神秘人吗?他救下我们,也许就是为了杀了我们。”叶千雨此时沉声的说道。

叶千雨的言论,犹如是惊雷一声。

“为何?”鱼不见还是不相信。

“救而不见我等,而且又是魔教之人,可见其心必异,江湖险恶,这是前辈们,交给我们的道理,救人者未必真救,杀人者未必真杀,就如无极怪客,他们未必真心想要杀我们,而这位魔教的人士,也未必是真心想要救我们。”叶千雨分析道。

鱼不见凝着眉头不语,心情沉入到了谷底。

此时碧凝湖已经昏死了过去,而另一头徐百川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

“我去看看徐师。”叶千雨向着鱼不见看了一眼。

鱼不见如同没有听到一般,目光一片悲痛,盯着碧凝湖看去,不能自拔。

“我知道你很难过,很悲痛,不过现在不是悲痛和难过的时候,收拾心绪,我们可以把他们救活的,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能放弃。”叶千雨盯着鱼不见看去。

鱼不见听到这句话之后,眼中精芒一闪。

“对,还没有到最后,我们不能放弃。”鱼不见沉声的说道。

叶千雨身影一闪,脚尖一点车板,从窗口直接就跳了出去,如狸猫一般,三两下就到了徐百川所在的车厢之中。

车厢之中一片昏暗,什么也看不见。

在叶千雨闯入到车厢之中,暗叫不好,因为车厢之中空空如也,灯也熄灭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叶千雨感觉到自己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迷团之中,无法自拔出来。

不过他还是强装镇定。

突然间,车厢的地板响了起来。

叶千雨目光盯着木板,借着外面昏黄的月光,他看到车厢之中正中间的木板在微微的抖动。

吱咛一声,中间有着一块暗板被推了开来,从里面露出一个头。

是名剑阁的高手之一许宁。

许宁脸色有些发白,头发有些蓬乱,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可是笑容也是无力的。

一件黑色的衣袍,此时微敞着,外面的风无力的灌进来,整个车厢显的有些挤闷。

“你怎么在车板里面?”叶千雨一脸疑惑的向着对方看去。

“车板里面比较安全,里面正好有一个空间,够我们几人勉强挤下来。”许宁苦涩的一笑。

可是他的笑容之中,分明藏着事情,叶千雨虽然不是久历江湖之人,可是也看得出来。

“把徐师叫出来吧,我有事情要和他商量。”叶千雨一面说,一面盯着木板之下。

下面静悄悄的一片。

这夜色,如同这车厢一样,此时安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风不时的从车窗外吹来,吹起叶千雨的头发,叶千雨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思绪,向着许宁看了去。

许宁的脸色此时看起来更白了,血色全无那种。

“徐师在休息,就不要打扰他了。”许宁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不行,我现在就要见徐师。”叶千雨坚持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