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微铁镇Ⅲ > 第一百零九章 忏悔之刃(2)

这几年来,觉醒了自我意识之后,做出各种奇怪行径的机器人他见的多了。

区区一个没有作出危害举动的幼童型陪伴机器人,输出功率有限,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不过,就在他进门之时,又听见身后两名特勤人员在那里小声嘀咕:“我说,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机器人觉醒的频率有点高啊,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五六天出不了一次任务,今年基本上一天一次,多的时候一天要转场两三次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另一个员工狐疑道,“你说,该不会是咱们财团的设计师搞出了什么漏洞吧?”

“小声点……”

……

他们后面的话,飞镖就听不清了,但光是这两句,就已经足以引起他的深思。

“原来不是我的错觉,其他人也都感觉到机器人觉醒的事件越来越频繁了么……”

按照同僚的提示,他很快进了门。

在进入建筑之后,财团就没有那么多的忌讳了,门廊之中,到处可以看到荷枪实弹的特勤人员,一阵歇斯底里的儿童哭泣声,从二楼传来。

“应该是那里了。”

他循着哭声,直上二楼,在一扇房门前停了下来。

房门前的走廊里挤满了人,一个小男孩被一名胖胖的女佣抱着,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却不依不饶地想要进房间里去。

在男孩和女佣旁边,一对衣着华贵的中年夫妇,脸上写满了焦躁和无奈。

飞镖略微打量了几眼,就判断出这对中年夫妇和小男孩应该就是这户人家的主人了,但他的目标只是觉醒的机器人,却是没什么兴趣跟户主交流。

“什么情况?”他走到提前布防的特勤人员面前,问道。

专业的问题,还是需要专业的人员来回答才最有效率。

“目标确定觉醒,智能程度高,自我意识清晰……”

“我不关心这些。”

飞镖冷冷道,“它觉醒了,那就是我的猎物了。”

说着,他探头往屋里看去,只见一个穿得仿佛洋娃娃一般的机器人女孩,正站在窗口旁,脸上写满了楚楚可怜的表情,对此飞镖选择了视而不见,这种能够用程序简单模拟的表情,早已无法撼动他铁石般的心脏。

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飞镖总觉得她扫向门口人群的眼神,似乎充满了冷漠,只有在看向小男孩哭声传来的方向时,才会带上浓浓的温情和眷恋。

“屋里只有目标一个人?”飞镖突然皱了皱眉。

一眼之下,他并未发现人质的存在。

“是的!”

“那你们还在等什么?!”

飞镖提高了声音,“一个陪伴型机器人,随便喊两个人冲进去一梭子就搞定了,有必要非等我来?”

“这……”

布防的特勤人员面露难色,低声道,“您别看这小丫头好像人畜无害的样子,其实鬼着呢,她自己交代的,说从她觉醒以后,一直在防着这一天,早已经在这栋楼的关键支撑点上偷偷埋了不少炸药,触发装置跟她的智脑芯片连通,一旦她下令或者芯片停止运作,都会立即触发爆炸,我们的排爆人员还没有摸清炸药的位置,我们不敢强攻,只能请示上面,让你们S级职员来接手处理。”

“麻烦。”

飞镖脸色也变了变,突然看到走廊里的户主一家,忍不住厉声喝道,“知道楼里有炸药,还让他们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撤离?等死么!”

答话的特勤人员闻言忍不住苦笑道:“那不是他们家孩子和屋里那丫头已经离不开了吗?只要我们一试图把他抱走,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自残,你知道的,自闭症儿童这里都不太……”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飞镖定睛一看,只见男孩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果然有不少牙印,鲜血淋漓,看起来咬下去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留口。

“所以你们就被绊在这里了?!”

飞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道,“说不通不会上镇定剂吗?你们的脑子长着都是干什么的?这么多大人被一个小孩子威胁了?”

“先生,我们已经咨询过家庭医生了,他说镇定剂可能导致我孩子的自闭症加重,请恕我们不能答应。”房屋的男主人闻言,主动走上来道。

“我劝您最好接受我的建议。”

飞镖看了他一眼,冷冷道,“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如果让您孩子看见了,我保证对他的自闭症更没好处。”

男主人脸色沉了沉,他应该也是什么公司老板一流的人物,平时习惯了说一不二,但他的气势,在见惯了刀光剑影的飞镖面前半点作用都不起,两个男人对视了一会儿之后,还是男主人先退缩了。

“好吧,随你们怎么干!”他不情不愿地说道,“我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飞镖闻言,冲旁边的特勤人员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医务人员趁小男孩不注意,一针扎在了他的胳膊上。

随着药剂被推入,小男孩的哭声很快就小了下去。

“你们对杰克做了什么?!”清脆的声音从屋里传出,听起来有些紧张。

“只是让他睡一下。你或许更该担心你自己。”飞镖冷冷地回答了一句,然后瞪了特勤人员一眼,“这里交给我,你们赶紧带他们撤离!”

“是!”

简单安排好屋外的一切,飞镖缓步走进了机器人小女孩所在的里屋。

飞镖大致扫了一眼里间,一窗一床,装潢简约但很温馨,看得出是专门设置的保姆间。木质地板上散落着一些积木玩具以及一个未织完的小熊围巾。房中央立着一个十二三岁、和人类极为相似的女孩,女孩的手上戴着一个金属顶针,似乎是刚刚还在做针线活。

看着熟睡的小男孩,他想了想之后,还是回手把门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