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轮回仙印 > 第三十四章 修真者

孟凡见张小天他们还没到,就独自一人走到场中间闭目负手而立,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而且无一人催促他或者登台解决自己的恩怨,似乎所有的人都达成了共识,化解了恩怨,今年花灯台只属于他与张小天。

王雷最是自然,随意翘起二郎腿晃悠,丝毫不为孟凡担心。

王震猜测孟凡和王雷必然有所准备,所以也不怎么担心。

只有孟凡的爷爷还是关心则乱,担心不已。

感受到了爷爷的担忧,孟凡平静地开口道:“爷爷安心看着就是,今日孙儿为你正名!为孟家正名!为我自己正名!今日过后,所有人当重新认识孟家!!”

由于六识敏感,周围人们的议论声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几乎都是不看好他,认为他疯了之类的言论,但于他毫无影响,他从昨天到现在仍然在考虑镇长和那幕后黑手的事,他不止一次暗中用念力探查过所有的镇保、村长以及镇长,除了发现镇长是一名修真者外,镇里的高手们中再无修真者,那么镇长会是幕后黑手么?

而他真正在意的也只有镇长一人,他还特意向王震打听过镇长,只是镇长深居简出,王震也所知不多,所以他摸不透镇长的为人,摸不透镇长的修为,摸不透镇长的立场。

“看,郭镇保来了”

下面的人话音刚落,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便施展轻功落于公正席上。

然后人们不断报地出一个个名字,每一个名字都是先天境高手,最终公正席上盘坐了二十四位高手,六村的村长和十八位镇保。

“看来今年花灯台决斗就我们几个主持了”,一位镇保笑呵呵地开口道。

跟他挨边的镇保回道:“是啊,李老又闭关了,其他几位也是有事来不了了,至于镇长大人仍是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这时一声大笑传来,然后就见李青山携李红梅落于公正席上的座位上。

“青山兄来了”

“青山贤弟还是飘逸不减啊”

如今人们都知道李红梅是可有能成为修真者的,再不济也可修炼到先天境圆满,故而纷纷跟李青山打招呼留个好印象,丝毫不在意李红梅也坐于评委席。

李红梅虽然拒绝了担任镇保,但以她先天境界的武境修为当然有资格入座评委席,她落座后看了孟凡一眼就闭目养神了,至于是真的闭目养神还是心情复杂思索问题就不得而知了,对于下方人们注视的目光她直接选择无视,

“诸位来的倒是早啊”,倒是李青山笑呵呵地与众人寒暄着。

这时,下方的人们安静了一瞬,也是让出了一条通道,张教习父子、牛家父子、李剑父子他们各自带着家眷,一行四十多人让张小天带头走过通道缓缓向布置好的花灯台走去。

议论声这才跌宕起伏起来,大多都是略显巴结之意,什么贵公子必胜、太看得起孟凡了、小天贤侄必胜等等之类的。

相互寒暄下,他们一行人登上了花灯台,张教习和牛莽向公正席上的众人抱拳示意,众高手也纷纷抱拳回礼,然后他们就在对面的选手席落座。

下方的众人此时也安静下来了。

张小天直接走到孟凡对面五米处站定,见孟凡仍旧闭目养神,他不由开口嘲讽道:“废物,是在思考如何求饶保命么?”

“你即便后出场,今天也闪耀不起来,依旧注定要死,现在跪地认错或许可以全身而退。”,孟凡回道,他依旧没睁开眼看张小天一眼。

在场的人都吃惊于他们的对话,像是第一次认识孟凡一般,三三两两小声议论了起来。

张小天当然知道孟凡是在嘲讽他压轴出场,更为可恶的是他眼中的废物要他跪地认错,他像是被踩住了尾巴,在众人小声议论声中,他“刷”的一声拔出佩剑指向孟凡。

“杂种,今日必将你碎尸万段”

狠话说完,张小天斩风决的架势已经摆好。

孟凡听到“杂种”这两个字后拳头猛地握紧,随即便松开了,他彻底把担忧抛之脑后,本来杀张小天之心就在杀与不杀间交替,这时他自己把路堵死了。

他没有睁眼,却是突然笑了,笑的众人都是不明所以......

“斩风决——破风!”

张小天双手持剑,腿部发力,身体紧贴着地面极速地刺向孟凡。

这是斩风决最后一式,集中于一点的爆发攻击,可使威力成倍的增加,有人曾推测,要是先天圆满境的人施展,即使是修真者一个不重视都可能被重伤,甚至被杀死当然,那也是指低阶的修真者。

众人没想到张小天竟然在后天境界就学会了这一式,要知道有一些先天境的镇保都还没悟透这一式。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直接就施展最强的攻击,许多人都在想:张小天就那么恨孟凡么?一点施救的机会都不给王雷留。

现场彻底安静了,都屏住了呼吸,有胆小的都捂住了双眼,不忍再看接下来的画面。但更多的人也不知是在惊艳斩风决最后一式还是其他原因,俱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生怕错过一个瞬间。

孟凡突然间哈哈大笑,似是将多年的苦闷都吐出来,背负着的左手突然五指张开平直地伸向张小天,同一瞬间念力疯狂全力涌出,抓摄周围的天地元气将之化为一堵一米厚无形的墙拦在了自己身前。

他的念力涌出后,所有人的心脏都是不争气地猛地一停,俱是感到异常压抑,武境越高的人感受越明显,那些先天境的镇保、村长等人额头的汗越来越多,像先天圆满境修为的张教习,他的脸色更是隐隐发白,这也是孟凡故意造成的结果。

张小天下一刻就持剑撞上了元气之墙。

“轰!”

场中凭空响起一声巨响,随后便见张小天嘴角溢血踉跄后退,握剑的手也被震的虎口开裂,一滴滴的血顺着剑滴下。

此刻评委席上的众人以及张教习等俱是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盯着台上。底下的人们眼睛瞪的更是一个比一个大,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除了更远处孩童们的玩闹声及场上张小天的喘气声,竟是再也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了。

“我不是废物么?你怎么连我跟前都近不了,那你算什么?”

孟凡的声音打破宁静,却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一刀刀插在张小天的身上。

张小天面现狰狞之相开口问道:“你对我动了什么妖术?”

“妖术”二字使得在场很多人联想到了什么,张教习更是强行压下被天地元气压抑的不适朝孟凡喊道:“孟凡贤侄,小天认输,手下留情啊!”

“哈哈哈哈,我何时是你的孟凡贤侄了?”,孟凡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回道。

张教习听到此话顿感不妙,什么都不顾了,踏步就向场中跑去,他要救下他的小天孩儿。

王雷丝毫不惧,身上突然散发出先天境圆满的气势也是向场中跑去。

但却只见孟凡右手张开挥臂朝着张教习猛地一扇,天地元气顿时化作一个看不见的十多米大的手掌朝他镇压而去。

幸而张教习是先天圆满境高手,感官及其敏锐,虽看不见那手掌,但感觉到空中必有东西冲向自己,当即急停脚步而且向后硬生生地退了一大步。

“轰”

一声闷响后,一个十多米大的手掌印出现在张教习身前的地上,全场到处都是吸气声。

“修真者,孟凡是修真者!”

一位村长率先反应过来惊呼道,而后更多的高手反应了过来。

“我没眼花吧?这怎么可能?”

孟家小子竟然身俱修真者的天赋!”

“我以前真是瞎了我的狗眼了,竟然瞧不起一个修真者!”

......

人们彻底炸开了锅。

张教习是第一个猜到孟凡是修真者的人,只是还是晚了,他现在眼睛通红地盯着孟凡,想上前又不敢上前。

牛莽则是低着头面现挣扎之色,至于牛林、牛森与李剑三人更是控制不住地颤抖,更是连看孟凡一眼都不敢

公正席上,李青山的脸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他竟然硬生生的拒绝了一个修真者女婿,他将成为全镇最大的笑柄。

身旁的李红梅则是愣愣地看着孟凡,秀拳无意识紧紧地握着,连指甲划破手掌都好毫无所觉,现在她突然想起年前王雷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你不是我的对手......希望你不要后悔。现在她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了,王雷他已经是先天境圆满高手了,她当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孟凡却藏的更深,他竟然是一位修真者,说她现在没一点后悔恐怕连她自己都不信吧?原来她的理想、她心心念念要成为修真者的愿望,孟凡早就实现了,她突然觉得她自己很可笑。

张小天不敢相信地看着孟凡,似乎太过于吃惊,极度的嫉妒使他忘记了恐惧。

“哈哈哈哈,怎么样?现在知道我兄弟是何等的天资了吧?”

王雷丝毫不怕事儿大地挨着嘲讽地望了望张教习、李青山、李红梅以及公正席上的众评委说道。

享受着此刻万众瞩目的感觉,孟凡转头平静地看向孟浩堂说道:“爷爷,以后不会有人再欺负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