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永远是磨平一切伤痛的最好良药,

忙碌一段时间,日子久了,什么都能淡去。

但这个过程要多久,谁也不知。

或许,那家伙会有办法?柏素清不禁看了东边卧房一眼。

在她醒来时,顾恪差不多同时醒来。

没有其他娱乐的日子,生活起居会让大家的生物钟自动趋近。

这次安稳在床上躺了一夜,他没有再腰酸背痛,可心情并不怎么好。

小萍儿家的事既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不过是诡物妖魔制造无数血案中的一起而已。

顾恪起身穿衣,前去小茅屋签到,获得基础奖励点券10,额外奖励点券30,魂源30,天符通宝3枚,惊涛千雪掌(中品武学)。

以往有如此收获他会很开心,今天却只扫了一眼就抛在脑后。

小萍儿一家的惨剧,让这个世界的传闻,变成了真实不虚的现实。

两者间就像上一世看新闻报道,说哪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与自己亲眼所见的区别。

此刻想来,顾恪才惊觉,熊家村那次运气实在太好。

若是他没去熊家村出摊,熊老爹父子三人会先死。

鬼脸葵花妖还会冲进村,八成也是一个全村死光的惨剧。

系统不是万能的,诡物妖魔更不会因为它存在而停止吃人。

不过单靠顾恪去杀妖诡,终究救不了多少人。

而有了那些改良种子,再大范围传播,修炼武学的门槛就会大幅度降低。

以往天资差劲,最多只能在第一轮徘徊的人,多吃十几年的异种粮食也能入第二轮。

天资良好的人,努力吃个几十年,或许就能开启第三轮。

第二轮武夫对诡物妖魔不再是束手无策,第三轮武宗更是足以对抗绝大多数诡物妖魔。

只要人类整体的实力增强,生存率才会提升,诡物妖魔再想为所欲为也没那么容易。

穿越而来的顾恪很清楚,群众才是真正力量的来源。

发动群众,相信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们就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当然,他们想发挥最大的力量需要有人引导。

神农这个马甲,还有交易契约,无疑也是“种子”。

浪老大更是用行动证明,彼此信任一条心的前提下,人们能做到多少超出单人能力的事。

即便三年后,有人想为利益翻脸,也要考虑下神农会不会再冒出来,一巴掌抽死自相残杀的家伙。

人性确实贪婪,也总有铤而走险,损人利己之人,但数量少一些也是好的。

顾恪只是一个人,本体也无法离开玉龙山谷,那便尽可能地用系统的便利,给这个世界的人们提供帮助。

抵抗诡物妖魔的重任,还得靠他们自己完成。

思忖间,他已洗漱完毕,一个人坐在石台边缘,看着下面欣欣向荣的豆苗。

春天已经开始,希望已经种下发芽,人们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身后脚步声响起,他起身看去,柏素清正带着两小走来。

待到近处,小萍儿突然下拜:“谢老爷让我给家里报仇,这辈子我一定会好好干活,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顾恪这次没有阻止,只待她行完大礼,才上前扶起她:“还是叫我顾哥吧,不然叫大哥也行,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

小萍儿嗯了一声,用力点头,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心里却仿佛卸去了一块大石。

对于一个突然失去所有亲人的小孩子,最迫切的需要之一就是安全感,或者说是可依靠的东西。

虽然小萍儿已是雇工,但主家与自己家还是有区别的。

顾恪让她把这里当家,那以后就真是一家人了。

小满凑上前,搂住自己的小姐妹:“以后,你就叫我大姐……”

说到这里,她发现柏素清和顾恪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顿时脖子一缩,垂死挣扎:“她比我小,是妹妹,我自然就是大姐啊。”

顾恪莞尔点头:“也是,那以后你们姐妹要彼此照顾啊。”

闻言,柏素清移开目光:也对,这两个小的喜欢凑一块,自己没必要管太多。

小满美滋滋地点头,期待地看着他:“那我以后也叫你大哥?”

顾恪眉头一跳:“你大哥叫熊大满,你还经常说他是个傻蛋木头脑子,二十岁了连个婆娘都找不到。”

小满脸色一窘,没想到以前念叨傻蛋大哥还有如此后遗症。

顾恪挼挼她的小脑袋:“逗你的,顾哥恪哥大哥随便叫。”

小满连连点头,她只是想争取与小萍儿同等待遇,倒不是非要叫大哥。

嗯,想想自家亲大哥确实挺傻的,叫顾恪这个不是在骂人么。

一番话语,天边露出片片鱼肚白。

小萍儿全家遇难,这几天不能让她太闲,于是顾恪说自己饿了,吩咐两小快去做早饭。

听见有事干,身为雇工的两小习惯性地忙碌起来。

顾恪示意,与柏素清在石台旁的蒲团重新坐下,将那门名为惊涛千雪掌的中品武学口述给她。

这武学并非绑定,他无法直接入门,还得自行参悟,索性扔给柏素清。

柏素清听得入神,好一阵才开口赞到:“这门武学很不错。”

顾恪诧异:“你好像比拿到葵花真经还高兴,有这么好?”

柏素清点头,然后又摇头:“从总体而言,它比葵花真经差远了,就像第二轮与第三轮一般。”

“但葵花真经不适合我修炼,只能参考。惊涛千雪掌却能与碧海青天法完美互补,稍加修炼,就能上手,增强我的底蕴,同时提升实力。”

顾恪不禁挠头:“中品武学而已,有这么夸张?”

柏素清大概解释了其中道理。

惊涛千雪掌是取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之意,一掌推出,血气层层叠叠,拍岸瞬间轰然碎裂。

浪拍礁石,礁石可以屹立不动,那是因为礁石的质地远超海浪。

但对付同级或更低级的对手,撞上这惊涛拍岸般的凶猛攻击,瞬间就会被搅得稀碎。

假若昨晚前柏素清已修炼过这门掌法,白苇村的那只白诡绝对会被殴打成渣,根本不用带回来杀。

以碧海青天法为底,惊涛千雪掌为用,柏素清攻击力弱的短板就此补上了。

顾恪恍然:就是说它是一个高爆发高杀伤的输出技能!

当然,很适合柏素清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对其他人的用处不会那么大。

像两小学了,用出来也不比缠丝九变、玄阴掌强,只能多一门中品武学的储备罢了。

顾恪不以为意,反正是“打怪爆的”,有用就好。

以后还能弄点手抄本,拿到路边摊作实体秘籍出售。

不过得等上几年,那时吃饱喝足,血气充沛的入门武夫多了,自然需要武学来修炼。

如此一来,系统给的中下品武学倒最合适,因为修炼门槛最低,能把大多数人都囊括进来。

哪怕大多数人只能激活第一轮,成为入门武夫,但遇见诡物妖魔也有逃命的机会,不至于束手待毙。

像白苇村那种全村死绝的情形,会少上许多。

每次逃走一些人,日积月累下就有更多人生存下来。

那时是妖诡吃人,还是人追杀妖诡,大可期待。

两人在那里闲聊时,秦大小姐她们,还有春夏秋冬也纷纷起床,来小茅屋开饭。

见顾恪和柏素清闲聊,都没怎么在意。

也就秦大小姐略微听了一耳朵,发现是武学方面的事,果断放弃。

她跟顾恪谈论武学相关,总是很别扭。

因为他一般只关心两个问题:一,有多厉害?

二,能干活么?

虽然第一点确实是练武之人该关心的,可他又不练,只是单纯地评价一下,这就太无趣了。

就像上一世,一个不读书的人张口就问985大学生“出来能赚多少钱”。

庸俗!实在太庸俗了。

顾恪并不知又被秦大小姐嫌弃了,见众人到来,便于柏素清起身,进小茅屋宣布开饭。

一片唏哩呼噜声中,早饭被众人快速解决。

不是早饭不丰盛,甜豆浆、咸豆花、杂粮粥、焦糖面包、油煎野菜馍,应有尽有。

反正大多是春夏和两小平时多做一些,放仓库保鲜,开饭时拿出来加热即可。

这样节省了做饭和等开饭的时间,饿了也可以随时加餐。

如今山谷众人忙于练武干活,能节约点时间也好。

吃完饭后,顾恪找到春夏,告诉她们仓库有大批粗盐和盐卤到货,以后做饭和试验点豆腐不用太省了。

他在熊家村时就想过这事,日常闲聊时就知小萍儿家在海边,附近还有个盐户村。

所以选择那里出摊,就是冲着盐和盐卤去的。

因为浪老大杀了四个护院,之后搬运的盐卤不用偷偷摸摸。

况且盐户们反正要集体跑路,盐卤池里积累的陈年盐卤留下也浪费,自是大搬特搬。

除了一千斤左右的粗盐,盐户硬是拉来了三千多斤盐卤土、水换给顾恪。

山谷已有麦、粟、黍、豆四大类,可以制作成几种面粉、油、豆腐,还弄到了大量的盐和盐卤。

其它还有松子、竹笋,以及几种山里的野果树,数十种可以作药材、调味料的草木。

春夏和两小每天的空闲时间,都用来试验各种新食材的做法,根本忙不过来。

有这些食材轮换,众人想吃腻也没那么容易。

食物与春夏她们的厨艺一起,慢慢“更新换代”即可。

刚到手的30单位魂源自然得花,书房还是可怜兮兮的0级呢。

上午开工,晚饭前就做好了两栋标准竹屋,让书房完成了升级,特性悟性 5提升为 6。

剩下22单位魂源,顾恪暂时没用动。

一是作为材料的标准竹屋要等几天,二来只够升一栋系统建筑,对于形成了完整修炼体系的系统建筑群来说,实际效果提升不大。

而且本月还有一次出摊机会,今天却已经是正月二十八了。

三天之内,他必须使用这一次机会,否则下月自动刷新,可不会给他留着。

私下他还是去问了柏素清,她默然片刻,摇头轻叹:“不用了,我真没想去的地方。”

顾恪对这答案早已知晓,可依旧觉得有些意外。

放下过去,并不意味着能毫无牵挂。

柏素清却似乎真的与过去一刀两断,父母亲人和宗门好友都没想过去看一眼。

至少可以去上坟拜祭……呃,莫非此事必有蹊跷?他脑海中不由闪过上一世见过的豪门恩怨,勾心斗角。

什么亲朋宗门因利反目,双方老死不相往来,又或者长大了的某一天柏姐姐才发现自己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等等。

想到此处,他果断放弃联想。

她过往如何不重要,现在她就是系统公证过的雇工,绝对可以信任的自己人。

这种无谓的猜测,其实是对她的不尊重。

就像她和秦大小姐肯定都猜测过,顾恪沦为内侍的原因,但她们从没追问过,后来干脆就当没这回事,不再议论。

若是柏素清主动开口相求,他自该帮忙。

可她无意多说,那他也不必多事。

谁都有难言过往,不探究不同情,平常心以待,才是长久相处之道。

……

翌日,小萍儿的精神明显好了起来。

顾恪知她昨日在工坊旁边找了处地方,给家人设了个灵堂。

灵牌是她自己用木头雕的,牌上她父母和弟弟的名字则是柏素清教她写的。

另外小萍儿还找冬烟要了几炷试制品的香,在灵前点燃祭拜。

完成了这事,她的情绪也平复了许多。

柏素清从小满口中听到后,叹了口气:“无非是一点寄托,她愿意就随她去吧。”

顾恪也这样认为。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是夜,顾恪躺在床上,意识进入路边摊,选择出摊。

随同出摊自然是三个雇工一个不拉,出摊地点没了具体目标,只能在东南西北方向上任选其一。

玉龙山谷在大武一朝四国的最西边,东面自是首选。

结果一夜过去,顾恪从竹榻上坐起,不由苦笑摇头:“好吧,不能指望每次都有好收获。”

这元月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出摊,是东海国某个偏僻的海边鱼村,有三四十户村民。

整个出摊过程波澜不惊,只换到一些咸鱼和海产品,诡物却不见踪影。

这让兴致勃勃的顾恪挨了当头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