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浅尝不止 > 第19章 失

甜糯的声线加上陆冉宁手机声的紧迫感,刺激得何哲臣更压紧了她,惹来女人连连哼吟。

苏浅打了几个电话后显得特别烦躁,她站在路口,跟个呆子似的,一张眼,便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在马路对面,仔细一看,那不是陆冉宁的车么?而且还在微微晃动着。

刚要抬腿走过去,一道刺耳的声音响在她耳旁。

天哪,她真是魂都没了,为了过马路,她都不看来往的车辆,差点撞上,还好这车紧急刹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好意思。”她着急慌忙的,也没看清里面的人就是沈墨卿,一边道歉,一边就要过马路。

突然被沈墨卿喊住:“没看到是红灯?”

苏浅一看,还真是,然后才听出是沈墨卿的声音。

她想插缝穿过去,被沈墨卿抓住,不说话,只看着她。

苏浅急着争脱:“我有急事。”

看出来了,她是挺急的,完全没了往日的沉稳。

沈墨卿看着马路对面的那辆车飞快开走后,这才松了她的手。

苏浅心里从没现在这么郁闷压抑,推了沈墨卿一把:“你干什么!”

虽然这火发得有些莫名,但她控制不住。

“绿灯了,你可以过了。”

苏浅咬唇,果然是绿灯。

她这么生气,可面前的男人却如此平淡,说出来的话还风淡云轻的。

双眼不禁泛红,瞪了沈墨卿一眼后,大步离去。

沈墨卿看着女人走远,给周哲发了一条信息:回复庄姨,我去跑这一趟。

没工作的人好无聊,尤其是苏浅。

她投出去的简历如石沉大海,在路上晃了一圈后,她来到李忆瑶的养生馆。

“你不是去找何哲臣了吗?”李忆瑶看到她很是诧异,尤其她的表情跟霜打了似的,“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苏浅直接换了鞋躺进去,有气无力地说:“帮我放松一下背吧,疼死我了。”

李忆瑶交待几句后便过去,说:“行啊,今天老板我亲自上,保你舒服。”

到了晚上,两人在烧烤店吃肉喝啤酒,苏浅喝了不少,她不说什么原因,李忆瑶也不问,可能是曾经的经历吧,她能理解苏浅,只管陪着就行了。

回去的时候天墨了,两人碰到几个流氓,打了一架,还好没吃亏,不过都被带到所里了。

得知苏浅是医生时,他们都惊讶:“医生还喝这么多酒,还打架?”

这么一听,苏浅不乐意,虽然酒醒了大半,但心里堵着一口气:“医生怎么就不能喝酒、不能打架了?你穿着这一身制服说出这种话,是不是也不妥当?”

那人睨了苏浅一眼后,决定大男人不用跟一个酒鬼争论,而且直觉这女人吵起架来肯定没人能吵过。

李忆瑶紧紧抱住苏浅,好心疼。

她从没见苏浅这么失态过,任何时候她都很稳重。

苏浅在她怀里一哽一哽地,最终大哭起来。

“现在怎么办?”待一夜了,李忆瑶没什么主意,只好提醒苏浅。

苏浅睡了一觉,脑子也清醒得差不多,她凝了凝神,说:“哲臣说他今天回来了,我让他来接我们吧。”

电话没打通,但发了信息有回复。

苏浅李忆瑶与那几个小混混是同时被叫出去的,接的人都来了。

苏浅没看到何哲臣,看到的是陆冉宁,她脖子那有好几处咬痕,明显是男人留下的。

她今天穿着低V领,仿佛是故意把那些印子露出来给人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