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混乱的场面

“秦云,你信口开河,诬陷朝廷高官,该当何罪!”

短暂的慌乱之后,张弼迅速反击。

“诬陷?你怎么知道我是诬陷!如果你不信,把跟了你好几年的黑子叫过来,一问便知。”

秦云说道。

“哼哼!什么黑子白子,本官一概不认识。”

张弼大手一挥。

没有被抓到现行,他怎么可能承认。

“谁知道那个什么黑子,是不是你找来的人诬陷本官的!”

“据本官所知,你和富商之子贾研走的很近,拿出几万两,根本就不成问题。”

“而且本官知道,你向来看不惯官场众人。”

“知府和同知,都先后被你羞辱过。”

张弼的话一出,让围观的百姓们也一阵迷糊。

布政使的话,听起来也有几分道理。

没有实质的证据,怎么证明布政使的罪名?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吃不准。

甚至已经开始有人怀疑秦云。

“布政使大人在许州城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能这么武断吧!”

“是啊,我看张大人为人不错,可能是秦大人搞错了!”

一些人在小声的议论。

“秦云,别看你道貌岸然,每天都把老百姓挂在嘴上,可我知道,你是个极度自私自利,小肚鸡肠的人。”

见众人开始怀疑,张弼趁热打铁,

“上一次你被百官告状,你一直就记恨在心,而且把账都算到了本官的头上。多次在侯爷面前,说本官的坏话。”

“本官念你还年轻,分不清黑白就算了,没想到你竟然公然状告本官卖国,还真是可笑、可耻!”

一把屎盆子,扣在秦云的头上。

“你胡说八道,我从来没在侯爷面前说过你任何一句坏话。”

“而且我之所以羞辱知府等人,不过是因为他们为官不仁,鱼肉百姓罢了!”

“绝对没有任何的私仇!”

秦云也没想到,张弼竟然如此巧言善辩。

“哼!本官懒得听你狡辩!来人,把秦云抓起来,下大牢!”

张弼大手一挥,直接下了命令。

他要快刀斩乱麻,直接镇压住秦云。

“等等,我还有证据,证明你是卖国贼!”

秦云大呼。

“本官不听,抓起来!”

张弼指挥手下,马上动手。

“为什么不让秦大人把话说完?”

“是啊,难道真的有什么隐情不成?”

“秦大人,有什么证据,你快拿出来啊!”

支持秦云的百姓都开口说道。

“昨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抓了间谍黑子,然后就有人来救他。”

“打斗之间,我打中对方的后背,留下了伤口。”

“张弼,你敢不敢当场脱下衣服,让我们看一看!”

图穷匕见,秦云终于说出来最后的证据。

“是啊,如果你问心无愧,那就脱下来,让大家都看一看!”

有大胆的百姓高声喊道。

“混账!混账!”

张弼怎么可能让众人看到后背的伤口,

“秦云,你这分明是侮辱本官!”

“单凭你一句话,就让本官当堂脱衣服,这成何体统!”

“本官的颜面何在,卫国朝廷的颜面何在!”

“张大人,你不是怕了吧?”

秦云还没开口,就听到人群中有人喊道。

此话一出,人群里顿时响起一阵阵的议论声。

怀疑的目光,不停的在张弼身上扫来扫去。

“你们……你们是要造反吗?来人,外面的百姓要暴动,给我打!”

一计不成,张弼又心生一计。

他把矛头,对准了外面围观的百姓。

我是拿你秦云没办法,可对付老百姓,他有的是办法。

他要通过老百姓,让秦云乱了阵脚。

手下们眼疾手快,手里拿着长棍,直接冲到外面的百姓之中。

嘭嘭嘭!

他们抡起长棍,朝着人群就是一阵猛打。

也不分老人孩子,男人女人,逮着就是一顿毒打。

“打人了,打人了,官府打人了!”

“跟他们拼了!”

百姓们嚎叫着,四散开来。

有的抱头鼠窜,有的则是选择反抗。

场面陷入极度的混乱之中。

有年轻人挥着拳头,跟衙役们对抗。

有上年纪的老人,抱着头到处乱跑。

也有几个小孩吓坏了,一个劲儿的傻哭,不知道该怎么办。

“兄弟们,不用怕,手里有家伙的,跟我一起上!”

突然,人群中多了几个拿着武器的百姓。

他们拿着刀,凶神恶煞的朝着衙役们就砍了过去。

虽然武器占优,但奈何衙役们受过训练,而且手里还有长棍,双方爆发了一场混乱的大战。

“啊!我的胳膊!”

不知道是谁,胳膊被砍断,鲜血喷了一地。

“疼!疼死了!”

又一个人被刀砍中,痛苦的吼叫着。

一时间,衙门内血肉乱飞,嚎叫连连。

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受伤的都是那些支持秦云的人。

那些衙役或者拿刀的百姓,除了乱成一团,根本就没人受伤。

“张弼,你好手段啊!”

秦云没想到,张弼竟然想出这么卑鄙下作的办法。

他让手下人,假扮成老百姓,然后冲进人群中,带着真正的老百姓乱打乱冲,然后趁机重伤那些支持秦云的人。

这样一来,很快就没有人敢叫自己脱衣服验伤了。

而且百姓们也会害怕,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支持秦云了。

“哈哈哈!小子,你还嫩得很!跟我斗,还差得远呢!”

张弼得意洋洋。

这就是他为什么敢开堂和秦云对峙的原因。

他巧妙的抓住了秦云的软肋。

至于那些受伤的百姓?

谁叫你们支持秦云呢,死了也活该!

“你竟然拿老百姓的生命对付我?你特么的还是人吗?你还配做这个布政使吗?”

秦云怒不可遏。

张弼的手段,太过无耻。

“哈哈哈,都是些贱民而已,有什么可值得可怜的!”

“就算是杀光了,也无所谓!”

张弼的眼神中,透出一股不屑。

“人渣!我要废了你!”

一股怒火从心中猛地燃起,秦云再也没有办法保持理智。

他挥舞着拳头,朝着张弼打过去。

“秦云,你想干什么?你要在公堂上打本官吗?本官可是朝廷从二品大员,你放肆!”

一边大叫,一边后退,张弼清楚地看到秦云眼中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