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归鸿看着自己的灵兽们慢慢消散,重新化作一张张战卡回到自己的手上,同时那些用灵兽尸体召唤出来的亡灵生物彻底消失不见。

他心中有些可惜,自己积攒了这么久的家底,今天只不过是一场战斗全都被屠戮一空。

同时,他也想到了,自己的亡者归来虽然很强力,但是在面对嵐枫这样拥有着属性克制的战魂,亡灵生物纵然有着四五阶的实力,但还是不如真正的灵兽更有防御力。

嵐枫从火焰中走了出来,浑身浴火,金色的铠甲在火焰中重新明亮了起来,上面的抓痕也同时恢复原样,他的身上充满了火焰,如同火神降世一般。

赵归鸿松了一口气,好在自己没有冒然冲进这圣阳领域之中,否则现在浑身浴火的还有自己。

火焰很快消散,整个圣阳领域之中除了嵐枫一人,就没有其他的生物了。

于此同时,圣阳领域也消失不见,圣阳战魂重新融入到嵐枫的体内,在他的眉心位置上,出现了一个太阳印记。

嵐枫一步步朝着赵归鸿走来,手中的金色长枪挥舞之间带起一团团炙热的火焰。

“你确实很出乎我的意料,看来今天之后,嵐组对你的评级还要在上升一个层次了。”

赵归鸿笑着说道:

“你不是要杀了我吗?就算是上升一个层次,又有什么用呢?还是说你现在心中已经没有信心击杀我?”

话说完,嵐枫一愣,他不过是在赞叹赵归鸿的实力,没想到自己的不严谨,让对方钻了话语上的空子。

“多说无益,你的灵纹技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让你的冰霜巨龙出场了吧?”

赵归鸿微微一笑说道:

“当然,在需要的时候它自然会出现,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说着,赵归鸿黯灵权杖一挥,暗影龙朝着嵐枫吐出一口龙息,一个巨大的暗影枷锁就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无声无息出现的黑暗枷锁让嵐枫躲闪不及,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

他自嘲一笑说道:

“忘了你还有这一招,暗影龙的实力确实强大,放在你的身上真是可惜了。”

赵归鸿翻了个白眼,说道:

“怎么,天底下的好东西都得是你们嵐组的才不可惜吗?”

嵐枫讪讪一笑,说道:

“要是可以的话,我不介意。”

赵归鸿骂了一句无耻之后,身体猛然窜出,银龙枪重重砸在他的肩膀上。

“砰!”

黄金铠甲之上短时凹陷下去一大块,赵归鸿知道自己的攻击百分之九十已经全都被黄金铠甲所地方,剩下的百分之十对嵐枫根本就造不成什么伤害。

嵐枫微微一笑,说道:

“就算是被你的暗影枷锁锁住又有何妨?有着神之战甲存在,你的攻击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用处。”

赵归鸿没有放弃攻击,一下下如暴风骤雨一般击打在嵐枫的身上。

他身上的战铠一块块凹陷,很快又通过神力复原,只要他体内神力不枯竭,他身体根本上就不会受到伤害。

赵归鸿一击之后飞速撤退,同时小冰龙的身影也从空间裂缝之中钻了出来。

小冰龙一出现,还以为赵归鸿要让它修筑冰桥,开心地在空中翻腾了起来,但是很快它就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建造起来的冰桥居然断了,而且还是断了这么多。

一时间,愤怒从小冰龙的心中燃烧了起来,双眼之中满是愤恨。

不容分说,一口龙息朝着嵐枫就吐了过来。

嵐枫笑着看着头顶上的冰霜巨龙,眉心之处的太阳印记顿时善良起来,在他身上顿时升起一大团火焰。

寒冰龙息和火焰顿时相撞,在空中弥漫出大量的水蒸气,让半个天空都氤氲了起来。

小冰龙很不满这个结果,趁着暗影枷锁的时间还没到,它俯身而下,一双龙爪伸出抓在了嵐枫的头盔之上。

顿时火花四溅,坚硬的头盔之上出现了明晃晃三道深深的抓痕。

同时,嵐枫的身体也因为承受不住这样强大的冲击了,直接就砸进了积雪之中。

“糟糕!”

赵归鸿暗叫一声,小冰龙的冲击虽然将嵐枫砸在了地面之上,但是自己的暗影枷锁也同样被击破,暗影龙庞大的虚影顿时消失,重新回到了黯灵权杖之中。

嵐枫从雪堆之中爬了出来,长枪点地,整个人化作一杆长枪冲向小冰龙。

小冰龙看见一个人类想要跟自己比拼力量,顿时眼中出现了不屑的神色,朝着天空龙吟一声,双翅拍打,也朝着嵐枫而去。

赵归鸿也没拦着,他也想看看嵐枫到底还有什么后手。

“砰!”

一人一龙在空中相撞,两者齐齐向后退去,小冰龙踉跄几下,翅膀不断拍打稳住了身体,而嵐枫也再一次落在地面之上。

赵归鸿皱起了眉头,以他这段时间对嵐枫的了解,他可不是那种甘心吃亏的人,而他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一人一龙就这么在空中打斗了起来,论力量两人不相上下,但是小冰龙有着体重的优势,虽然被击退但也很快就能稳住身体。

而这一次,嵐枫被砸在地面上之后,没有再冲出来,而是就这么站在地上,看着空中的赵归鸿。

他身上的黄金铠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去,上面布满了触目惊心的抓痕,而他没有选择恢复,赵归鸿知道,这是因为他体内的神力已经用得七七八八。

但是纵然如此,嵐枫脸上依旧带着莫名的笑意,这样对他不利的场面,为何还能笑得出来?

赵归鸿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嵐枫这么做是故意为之,就是为了快速消耗掉自己体内的神力。

嵐枫长舒一口气,说道:

“终于把该死的神力用光了!这种感觉正是太奇妙了!”

说着,赵归鸿就看见,他身上黄金铠甲开始转变颜色,从黄金之色慢慢变成了玫瑰金,接着金色完全消失不见,完全变成了一身猩红的战甲。

而他头发,眉毛和睫毛也发生了变化,也全都变成了红色。

同时,在他身上涌现出一股血腥之气,已经完全和刚才宛若神明的样子出现了完全的反差,此时的他更像是一尊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恶魔。

“血狱!”

赵归鸿一惊,这明显就是血狱的气息,在西疆鬼地第十七层的时候,遇到过那个来自血狱的异魔。

嵐枫看着赵归鸿吃惊的样子,猖狂地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在好奇,为什么我舍弃了神力,甘愿加入血狱之中?”

赵归鸿则是冷哼说道:

“并不好奇,你们嵐组万年之前就是叛徒,万年之后成为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一点都不觉着好奇。”

“哈哈哈,人不人鬼不鬼?你还是太年轻,根本就不知道血狱才是这个世界上应该存在的最强力量体系!”

说着,嵐枫向往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继续说道:

“血狱,异魔才是完美的存在,人类之躯根本就达不到这个世界的顶点,人类是不完美的,和嵐组的人一样,都是失败品!”

赵归鸿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已经不是单纯地崇洋媚外,而是已经变成了憎恨自己生而为人的事实。

“你知道就算是万年之前,人类的那些所谓的神族为什么会赢得那么艰难吗?面对数量只有自己百分之一的异魔都损失惨重,就是因为人类本身身体所限制的!”

嵐枫有些猖狂地继续说道:

“而万年之后,为什么你们体内现在流淌的不是神力,而是灵力?你有想过到底是为什么吗?”

赵归鸿一愣,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想过,之前只是感觉应该是人类本身的进化,毕竟在万年之前人类的战卡师实在是太少了,只有一小部分能够拥有神力,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当初被凡人成为神了。

但是万年之后,人类的战卡师已经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地都是,虽然站在最顶尖的战卡师依旧不多,但这和万年之前相比,已经是一种不小的进化。

“你是想说这是人类本身的进化吧?”

赵归鸿虽然不想理他,当还是点了点头,他能想到的原因也就只有这么一个。

哪里想到,嵐枫看到他点头之后,直接就放声大笑了起来,用手指着赵归鸿,一手捂着肚子,好像真的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进化?哈哈哈,真是可笑之极!”

说着,他还擦了擦自己眼角上的眼泪,继续说道:

“你错了!这天下所有人都错了!只有我们嵐家才是对的!早在万年之前我们嵐家就已经发现了这场阴谋!”

赵归鸿神色一凛,出声问道:

“什么阴谋?”

嵐枫止住笑意,站直了身体,看着赵归鸿不屑地说道:

“刚才我也说了,这个世界上的战卡师,当然也包括你在内,都不过和嵐组那群人一样,都是试验品而已,整个世界都是一场实验,同来测试到底是哪一种力量才真正符合人类的发展。”

赵归鸿虽然不敢苟同,但是说心里话,他还是有点认可这个说法的。

万年之前的神力,万年之后的灵力,怎么可能做到如此顺滑的过渡?而且整个世界之中,没有任何人有过记载,这样两种力量的交替是如何进行的。

万年之前那场战斗,人类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依旧还是有战卡师幸存了下来,可是这么久除了他们嵐家之外,就没有听说过还有哪个所谓的‘神’的家族还在延续。

这一切都显得有些神秘,而且有些匪夷所思。

“你是说,所谓的血狱或者说是异魔不过是用来检测这个实验成功与否的存在?”

嵐枫轻哼一声,说道:

“你这么说的话也并不完全对,我更愿意称之为是血狱是反抗的关系,他们才是真正想要推翻幕后黑手的正义之师!”

赵归鸿连忙再次问道:

“那……幕后黑手是谁?或者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就在赵归鸿静下心想要窥探这其中的秘密的时候,忽然从远处的雪山之上,传出一声爆喝:

“小子!住口!”

声音洪亮,让赵归鸿身下的冰桥都在颤抖。

嵐枫侧过头,看向雪山的位置,脸上全都是不屑地神情。

“切,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个老不死的!”

随着老白的这一声爆喝,赵归鸿心中忽然一震,满是疑云的心中顿时晴朗了起来。

“玛德!又着异魔的道了!”

赵归鸿这才反应过来,嵐枫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分明和之前在鬼地之中,异魔说话时候的感觉是一样的,都属于那种妖言惑众,迷乱心神的手段。

“异魔这种无声无息就能打动一个人内心深处的信念的手段,还真是难以抵抗啊!”

同时赵归鸿联系到黯灵权杖之中的肖炳河,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不是说你能给我提供精神防御手段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好悬又被他迷惑了!”

肖炳河有些尴尬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

“他这不是精神攻击,而是属于一种心理暗示,我们这些精神防御手段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你也发现了,他们总是能够找到你内心最薄弱的地方下手,神不知鬼不觉就能颠覆你的认知……而且……”

说着,肖炳河也是干咳一声,小声说道:

“而且其实我也很好奇他说的那番话……神力和灵力之间的过渡……还有也想知道那个所谓的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听完肖炳河的话,赵归鸿不由翻了翻白眼,感情肖炳河也是在全神贯注地听着嵐枫的话,而且好像也被迷惑了。

“蓝天大哥,你也不管管!”

蓝天的声音也幽幽传来,说道:

“虽然是妖言惑众,但是我也很好奇……”

赵归鸿无奈地一拍额头,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这两位已经活了上万年之久的人还不知道吗?

赵归鸿看向雪山的方向,那里正有一道雪白的身影正朝着他的方向疾驰而来。

天上的风雪也随着他的到来而更加狂暴了起来,好似想要掩盖住嵐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