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玄武奇侠传 > 第45章 迷魂熏香

列位看官,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说许嫦娥与朱智涵分别后,一身少爷公子打扮,与廖春雷乘客船,从运河转长江西行。

客船分上中下三层,许嫦娥和廖春雷住在中间层客舱。

客船进入长江三峡后,两岸美景渐入佳境,许嫦娥非常兴奋,独自到三楼去观景。

她站在观景台,极目远望,三峡两岸重岩叠嶂,悬泉瀑布飞漱其间,险峻壮丽的风光尽收眼底。

悬崖上时而传来几声猿猴长啸,其回声婉转悲怨,久久不能消失。

突然,长江北岸山峰上,一根巨大的人形石柱映入许嫦娥眼帘。

云烟缭绕的石柱,像披上薄纱的少女亭亭玉立,妩媚动人。

人群中有人在喊:“啊——,快看,神女峰!”

许嫦娥兴奋异常,拉着旁边一个妙龄女郎,手指着山峰上的石柱,说道:

“姐姐快看,这个是神女峰,是巫山十二峰中最有名的美景。”

许嫦娥意犹未尽,向妙龄女郎即兴吟诵:

巫山十二郁苍苍,

片石亭亭号女郎。

晓雾乍开疑卷幔,

山花欲谢似残妆。

星河好夜闻清佩,

**归时带异香。

何事神仙九天上,

人间来就楚襄王。

许嫦娥正在得意洋洋之时,突然一个军官模样的中年男子跑过来,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许嫦娥大吃一惊。

原来这个军官是四川华阳县守备林昌盛,他带着小老婆安娜,从上海乘船到重庆。

林昌盛多次坐船经过三峡,对两岸景致见得多了,就躺在床上睡觉。

小老婆安娜第一次过三峡,兴致很高,自去三楼观景。

林昌盛上观景台时,见一个英俊公子,手拉着安娜在热情介绍两岸风景。

于是醋意陡升,怒不可遏,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就给“许公子”一巴掌。

许嫦娥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毫无思想准备,不明不白,被林昌盛结结实实打了一巴掌,脸上隐约现出五根手指印。

她怒不可遏,急忙用八卦掌还击。

林昌盛毕竟是凭武功混饭的军官,所使大成拳快捷凶猛。

对战十几招后,许嫦娥渐渐支撑不住,步法被打乱了,被林昌盛用“卷臂托肘”手法擒拿住。

她身不由己,左腿屈膝跪在船板上。

廖春雷因不放心许嫦娥,爬上观景台看时,见她正被一个军官擒住。

廖春雷立即飞身过去,一脚踢向林昌盛。林昌盛未及提防,被飞脚踢翻。

林昌盛爬起来,见廖春雷来势凶猛,腿法精妙,知道今天遇上了对手,赶快拔出身上佩刀向廖春雷砍来。

廖春雷急忙拔出腰刀格挡,两把刀相碰,火花四溅,当当作响。

廖春雷习惯了使长枪,腰刀用起来不大顺手。

二人你来我往,战了十余合不分胜负。

许嫦娥暗中掏出判官笔,乘林昌盛不注意,斜刺里冲上来,将他右臂刺伤。

廖春雷乘机一招“泰山压顶”,将林昌盛的佩刀斩落。

林昌盛左手正准备掏暗器,廖春雷见了,一个“凌空飞脚”将他再次踢倒。

抢上前一步,抓住林昌盛左臂,反关节将其擒住。

许嫦娥冲上去,在林昌盛脸上叭!叭!叭!连扇十几个耳光。

安娜见林昌盛被擒,连忙跪下求两人放过丈夫。

许嫦娥愤怒质问林昌盛:

“狗官,我又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打我耳光?”

林昌盛道:“公子调戏我的小老婆,我气不过,就上来打了。”

许嫦娥气愤地摘下头上的瓜皮帽,一头黑发像瀑布般飘落下来。

许嫦娥微带羞涩地嫣然一笑,恰似月宫嫦娥下凡。

众人惊奇地瞪大了双眼,原来这公子是一个人间仙女。

林昌盛吃惊不小,连连道歉赔不是。

廖春雷见是一场误会,便松手放开了林昌盛。

这时,天空突然电闪雷鸣,一阵暴雨倾盆而下,遮天蔽日,大家赶紧回到船舱里。

傍晚,船到山城重庆,许嫦娥和廖春雷在朝天门码头下船。

两人从小路爬坡,绕了几道拐,来到山城半山腰的一个小街巷。

盛夏的山城,天空像罩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蒸笼。

两人穿过小巷,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心焦口渴,胸闷得发慌,许嫦娥感觉全身快要虚脱了。

街道两边横七竖八地摆起许多竹床,市民坐在竹床上,手中的蒲扇摇个不停。

廖春雷见不远处的渝州客栈门前亮着灯,二人走进去,店里幺师忙迎上来,给两位分别安排了客房。

许嫦娥和廖春雷放下行李,稍休息一阵后,一起到附近街上小摊子吃晚饭。

廖春雷要了一碗重庆小面,许嫦娥怕吃辣,点了一碗山城小汤圆。

两人回到客房时,幺师正在用浓重的重庆口音唱交接歌。

楼上楼下客,

两耳听明白,

细听幺师办交接。

屙屎莫擗蔑笆折,

小心擗到刀儿蔑。

上走下走,

云南贵州。

上河下河,

疏通九河。

包袱行李,

锁柜放起。

不听劝告,

谨防遭起。

许嫦娥第一次听到抑扬顿挫的重庆幺师歌,尽管不全懂意思,但觉得很新鲜。

她一身香汗,休息一会后,痛痛快快地洗了个冷水澡。

因天气太闷热,许嫦娥穿上清凉内衣,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感觉特别困倦,不知不觉睡着了。

大约三更时分,客店进来一个盗贼,见许嫦娥房间有灯光,便悄悄捅破窗纸往里看。

许嫦娥平常大大咧咧惯了,包裹随便丢在小桌上。

朱智涵送给她做盘缠的金条和白银从包裹里露出来,盗贼看见后便起了盗心。

盗贼将目光慢慢扫向客人,眼前突然一亮。

原来是一个妙龄少女靠在椅子上,头枕着雪白的手臂侧睡着。

纤细的腰身和脂玉一样的大腿露在外面,简直太诱人了!

盗贼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瞪大了双眼,张着嘴巴。

口水从嘴角不停流出来,足有两尺长。

心想今天有艳福了,老子不仅要劫财,而且还要劫美色!

盗贼从身上取出**香筒,将熏香点燃。

用嘴吹两口,急忙从窗口伸进去,**烟雾在房里扩散。

过了一阵,盗贼估计少女已将**香吸进了体内,全身失去知觉了。

盗贼不放心,从窗口投一个小石子进去试探,少女没有任何反应。

他是惯盗,轻而易举撬开了门,进房后将门关上。

他心猿意马,蹑手蹑足地走到少女身边,抱起姑娘柔软的身体,轻轻放到床上。

当盗贼手刚碰到女孩细嫩肌肤的一刹那,手像触电一般。

心跳陡然加快,全身抖过不停,口中呼哧呼哧出大气。

他用颤抖的手去解少女的内衣。

由于心慌意乱,颤抖的手不听使唤,弄了好一阵才将扣子解开。

慌慌张张中,一不小心将床头柜上的茶杯打翻,凉茶正好倒在少女的脸上。

许嫦娥被凉茶激醒,睁开眼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欲行不轨,吓得魂飞魄散。

想急忙坐起来,可是全身瘫软,毫无力气。

盗贼见她醒来了,淫笑一声,道:

“你已经被我用**药麻倒,全身无一丝力气,反抗也无用。

你就乖乖听话,让我好好享受美女的滋味吧!”

说完又是几声淫笑。

许嫦娥想喊隔壁房里的廖春雷来搭救,可是喊了几声,口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盗贼将颤抖的手慢慢伸向许嫦娥洁白的双峰。

许嫦娥用尽全身力气大叫,口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盗贼怕隔壁房间的客人听到声音,忙用一只手死死捂住她的口鼻。

许嫦娥感到胸闷得慌,头脑像要爆炸,耳朵发出“嗡嗡嗡”的轰鸣声。

她感觉快要断气了,眼前一片漆黑,知觉在逐渐消失。

突然间,她仿佛看到王母娘娘从天而降,送来一颗丹药,许嫦娥一口将丹药吞了下去。

她感觉一团火球升起,经过全身穴道,身体像在燃烧,大汗淋漓。

火球猛烈冲击百会穴,脑袋冒出青烟。

全身发颤,震动了七经八脉,瞬间激活了王母娘娘教她的“王母神功”。

许嫦娥马上运起“王母神功”,将体内毒气排空。

感觉全身已恢复常态,仿佛有了无穷无尽的力气。

她用手撑住盗贼身体,将脚收拢来,朝盗贼腹部用力猛蹬。

盗贼被蹬飞起来,“嘭”的一声倒在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