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一凌立即追问道:“什么选择?还请前辈明示!”

楚君拒绝让他回去取灵物,顾一凌颇为失落。

如果让他取足够灵物,他完全可以获得更多机缘!

但是!

峰回路转!

没想到楚君还有别的指示。

“我看你家世颇为显赫,想来肯定需要好一些的炼灵诀。

无暇炼灵诀确实好,但是你并不能把它传给别人。

机缘盲盒,开出的机缘只能自己修炼,他人无法修炼。

不信你可以试试。”

顾一凌立刻尝试,想要具现记录无暇炼灵诀的运转法诀。

但是!

根本不行!

顾一凌不是傻子,他立刻明白卡楚君的意思——楚君有可以传授给别人的优秀炼灵诀!

“前辈,我确实需要优秀的炼灵诀!”

“碰巧,前几天我徒弟开创了一门一品炼灵诀,名为进阶炼灵诀。

进阶炼灵诀虽然比不上无暇炼灵诀,但是修炼速度也足有基础修炼速度的三倍。

而且,一品灵修也可以修行,足以满足你的需求。”

进阶炼灵诀!

顾一凌瞳孔紧缩,眼神热切。

一品炼灵诀的修炼速度,竟然比他修炼的二品炼灵诀还快!

而且!

竟然是前辈的徒弟所创!

要知道,顾一凌修炼的二品炼灵诀便是一位三品灵修所创。

效果却比不上进阶炼灵诀!

所以!

前辈的徒弟,定然实力卓绝!

徒弟的实力都这么强,师傅岂不是无敌!

不知不觉间,楚君的实力已经被无限抬为,恨不得奉为神明!

“前辈!请您将进阶炼灵诀传授给我!您有任何要求,都尽管提!”

楚君淡然一笑,起身踱步。

“到了我这个层次,钱财权势都是身外之物,不值一提。

我想要的,你根本满足不了。

所以,倒不如说说你能给我提供什么。”

楚君现在急需灵物,但总不能直接让顾一凌给他送大量灵物吧!

且不说无法利益最大化,这样也会削弱楚君的“神格”。

所以,要让顾一凌自己开口。

顾一凌略微思索片刻,旋即单膝跪地,沉声说道:“我顾氏愿意投靠前辈,为前辈做事!

我们顾氏的产业主要是顾氏灵药集团,我就是顾氏灵药集团的现任掌舵者。

我可以为前辈提供灵物!

不过!

顾氏虽然是安市的三大龙头企业之一,但是近些年来在安市的话语权越来越弱。

安市议会对我们的垄断地位十分不满,强迫我交出部分灵药市场,转交给其他的小公司。

目前,公司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一时之间也无法拿出大量资金,无法给前辈提供大量灵物。

但是前辈!

只要我获得进阶炼灵诀,顾氏的实力将会迅速提升。

加上前辈的实力震慑,议会肯定不敢再动顾氏。

届时,强盛的顾氏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为前辈服务!”

不得不说,顾一凌魄力十足。

脑补了楚君的实力后,他知道楚君无法拉拢。

所以,他毅然决然选择投靠!

大树底下好乘凉!

顾氏投靠楚君,不用顾忌环饲的狼群,绝对能发展的更好!

对于顾氏本身,绝对不亏!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楚君拥有非常强大的实力。

而且!

这数十分钟的接触,楚君一直表现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时刻保持着风轻云淡。

不贪不怒!

不形于色!

绝对是一座稳健的靠山!

顿时,楚君心中失笑不已。

生活在安市,楚君自然知道顾氏灵药集团。

顾氏灵药集团是安市的巨无霸公司,与神锋灵器制造集团、天下灵材集团并称为安市商业三巨头。

不曾想!

安市商业三巨头之一的顾氏灵药集团,其掌舵者竟要投靠自己!

听顾一凌的讲述,顾氏灵药集团的处境似乎很不妙。

究其根本,还是实力不足。

而顾一凌想要投靠楚君,看上的不止人品,也有实力。

但是!

楚君哪敢真的跳出来庇护顾氏灵药集团?

他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一品中阶灵修呢!

可不能暴露!

当然,这并不影响交易。

城市的官方势力通常是以议会为核心,组建城卫军、武道协会以及灵修协会。

在城市中,官方势力是占主导地位的,但实力却很难做到碾压。

所以,武力统治不可取。

一般都是相互掣肘。

只要其他公司或势力安分守己,不闹出大事,官方势力索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武力为尊的世界,争勇斗狠实在无法避免。

不过!

倘若修行者凭借武力欺辱普通民众,议会方面将不留丝毫情面。

这是底线!

也是议会存在的意义之一。

所以,议会想要打破顾氏灵药集团的垄断地位,却不会直接武力镇压,更不会将顾氏置于死地。

顾氏灵药集团的利益受损,却谈不上生死存亡。

所以,不急。

顾一凌完全可以在顾氏普及进阶炼灵诀,静候时机。

这个世界,只有实力最重要。

议会之所以盯上顾氏灵药集团,也正是因为顾氏现在的实力不够,配不上垄断灵药市场。

最终,楚君接纳了顾一凌。

白来的好处,不要白不要!

当然,他肯定不会表现出欣喜,只是当作稀疏平常。

楚君平淡的反应也让顾一凌更加庆幸自己的决定。

“进阶炼灵诀是我徒弟所创,太过低端,我也不会,所以无法直接传给你。

你留下联系方式,我会让我徒弟把功法交给你的。”

楚君的借口很是合理。

他一个实力超强的世外高人,无暇炼灵诀都能拿出来卖,又岂会在意一门进阶炼灵诀?

不过,进阶炼灵诀对于现在的楚君毫无作用,但是对顾一凌而言,却是难以获得的珍宝。

顾一凌立刻答应道:“好!”

然后,顾一凌掏出一张名片,放在了木桌上。

“此间事了,请回吧!”

一个小时的时间快到了,楚君也不打算再开一小时的店。

今晚的收获已经足够了,还是先去把进阶炼灵诀的事情弄好吧!

这才是今晚的主要收入。

楚君下了逐客令,顾一凌却没有离开,而是迟疑道:

“前辈能否留下姓名?我需要借助您的名声,震慑议会。

而且,我还不知道您的身份,如果以后遇见您的亲友,也难以关照一二……”

楚君现在是顾氏的靠山,顾一凌当然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这就是震慑!

而且,顾一凌还需要知道楚君的真实身份。

一位顶尖强者,绝对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

知道楚君的身份,也方便以后行事,以免大水冲了龙王庙。

楚君轻轻一笑,说道:“我并非安市之人,只是云游经过安市,所以名声不显。

以后,你称呼我店主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