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

客房门打开的瞬间,庭院里突然亮了起来。一队打着灯笼的夜巡队伍从院子东南角的走廊走了出来,迈着整齐的步伐,向着西边方向继续行进。

“阿香啊,我都说了,让王清在那等着开门就行,你还亲自去,要是着凉了,哥哥我可心疼了。”前院通向客房庭院的走廊上,传来了马夫的嬉笑的声音。

“人家想你嘛。”阿香酥媚的声音也从同一个方向传了过来。

远处,又响起了细微的犬吠声。

“二师兄,你这也太多疑了,我就说没事吧。”王武扭头回到桌边,从怀里掏出了鸭腿,抱着就啃。

“二师弟你多虑了,看起来刚才都过于巧合了。所以才显得不正常。”杨博吱呀一声关上了门。催促众人回到了桌边吃饭休息。

“会不会跟我刚筑基有关系,所以才会这么多疑。”刘宸坐在凳子上,加了口菜,久久没有入口。

“极有可能,我记得我刚刚筑基之时,也曾有奇怪的感觉。”周叶附和道,“不过不用担心,等运几次功之后便可适应。”

几人一边吃着,一边讨论着接下来的几天要做的事情,将先前的疑虑抛到了脑后。

前院大厅内,阿香与马夫并排而坐,喝彩聊天,完全没有刚刚暧昧的表现。

“香堂主果然料事如神,这几个小鬼居然真的起疑心了。”马夫端着茶,抿了一口,佩服的说道。

阿香咯咯一笑掩面说道:“幽明宗鬼三愁,曾经也是心狠手辣,步步为营的狠角色,这是安逸生活过惯了,居然连这点小纰漏也发现不了?”

鬼三愁尴尬的呵呵一笑:“是我大意了,这些年要吃有吃,要喝又喝,要女人有女人,要灵石有灵石,过得不要太安逸,后头想想,那种刀尖上舔血,剑底下求突破的日子,真是再也不想过了。”

“哟哟哟,听得妾身心向往之啊,这是怎样的生活才能让鬼爷性情大变,难得一见啊。”阿香啧啧称奇,“怎么样,鬼爷,要不要今晚与阿香同枕而卧,畅谈一番?”

“阿香堂主说笑了,你的床能上的去,下不下的来可两说了。”鬼三愁不着痕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具他所知死在合欢宗阮香床上的修士,没有一百也得有五十了。

“呵呵,那太可惜了,明日还要劳烦鬼爷将姑娘安全送达了。”

“阿香堂主放心便是,对于近日炉鼎多次被劫一事,我家老爷便借着这次马田向云天宗提交护送任务的机会,让我一块把少女拉回去,我已经跟这群菜鸟说了,护送任务是送人,这样他们不会怀疑。有云天宗这一招牌,至少我们不需要再偷偷摸摸了,大概率不会再受到未知势力的阻挠。当然明天也得劳烦香堂主将货物送到平安镇,免得出了纰漏。”

“这是应当的,只希望这次一切顺利,你我如果再失败,或许就要沦为曹长老的炉鼎了,他可是荤素不忌。”阿香想到曹长老看自己的模样,就忍不住想要打冷战。

鬼三愁没有回话,安逸的生活过惯了,他压根不想掺和这些会引起云天宗等正道关注的事情,要不是他刚搭上线的老爷鬼迷心窍的想要修行,搭上了合欢宗曹宗正这条炼虚期的大鱼,他绝对不会再跟这些违法乱纪的事和人有所牵连,含饴弄孙不要太享受,我那闺女真是可爱!

想到闺女,鬼三愁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清晨,一群人收拾完吃过早饭,马夫鬼三愁已经坐在马车上在等他们了,那位小姐也在阿香的搀扶下,进入了车厢内。

“阿香,下次我再来看你。”

鬼三愁依依不舍的说道。

阿香一扭头,以衣袖遮脸,佯装不舍而哭泣。

在阿香和阿猫的注视下,一群人骑马出了大院的门,向着来时的路返回。

穿过村内硬质的土地大路,走入透着泥土芳香和作物气息的乡间小路,看着不远处田地里正弯腰劳作的农家人,众人才有了那种田园生活的感觉。

很快,车队便从田地之间穿过,逐渐的行至了山脉的入山口处。

距离入山口一里地外的山头上,一位老者正带着七八位年轻人在此处观望。

“张爷爷,有一队人马从桑树村出来了。”其中一位身着蓝色长衫,梳着马尾辫的十七八岁少年指着刘宸等人的车队,兴奋的说道。

少年周围的人顺着他指的方向都激动起来,又来活了。他们万魔宗这次跟着少主出外历练,刚好碰上合欢宗的人掳走资质尚可的姑娘,少主一声令下,便把所有的姑娘给劫了下来,资质尚可的,便征求对方的意见,愿意的就加入万魔宗,修行万魔宗功法,不愿意的,便送回家。少主每次都声称自己是正宗魔子,没一丁点良心,可每次做的事,总让人觉得比正道还正道。

“韩晟,可有看清来的是谁?”张玄平捏着长长的胡子,眯着眼笑道。

“张爷爷,看衣服样式,貌似是云天宗的弟子。”韩晟以手遮眼,举远眺,似要看清一切,“不过隔得太远并不能看清。张爷爷,怎么办?劫还是不劫?”

张玄平眯眼一笑,“这靠你们自己判断,我管不着,我只是接少主的命令来保障你们的安全的。”

“苏瑾,你的意思呢?”韩晟望向旁边着练功服,扎马尾辫,英姿飒爽的女孩子。

苏瑾纤手一挥,说道:“少主说了,不能放出一个炉鼎,她就是要憋屈死合欢宗的淫贼!所以,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我们冲!”

苏瑾话音刚落便率先冲锋,一群少年紧随其后,有序的向着山下的道路冲去。

正在行进的刘宸等人听到山上有响动,急忙收缩阵型,面朝山的方向,严阵以待。

“啪啪啪”

落地声中,七八道人影落在了刘宸等人的前方。

刘宸心中一惊,尼玛这是遇到劫路的了,可看他们穿的衣服也不像强盗啊,难道是魔教之人?

这丁级任务也太倒霉了吧!

“车上装的是什么?”苏瑾直起身之后,便直接开口的问道。

“启禀各位好汉,我们乃是护送家主朋友家的大小姐进城参加我家小姐生辰宴会的队伍。”鬼三愁之前并没有参加过炉鼎的运送,所以并不知道劫炉鼎之人长得什么样子,不过看样子来者不善,云天宗的名头也不咋好用啊!真特么的晦气。

“叫你们家大小姐出来一絮。”苏瑾恬静的脸上不带一丝的情绪波动,好像这路劫的理所应当一样。

鬼三愁眼角一跳,赶忙敷衍道:“我家小姐最近偶感风寒,不适合见人,还请各位多多见谅。而且各位云天宗的仙人可以为我作证,车厢里就只有一位大小姐。”

苏瑾继续无波澜的说道:“我万魔宗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云天宗指手画脚!”

本想拿云天宗作为挡箭牌的鬼三愁彻底傻了眼,来的居然是魔道扛把子万魔宗,简直不要太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