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流云双眸看向自己胸口的八根长针,目光骤然凝固。

这是.....

阴阳奈何桥!

此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日医师大会的情景,他所见到神秘的佛魔圣手,所施展的就是此等手段!

王破命走上前给他查看身体,三秒过后,颤声开口:“病情已经完全消失!”

轩辕霸狮瞪大了双眼,他身为轩辕流云的儿子,十分清楚自己这位父亲身体的情况,几十年以来都为此折磨着身体。

但在这短短的十分钟,就被治好了!

这就是身处于医学界巅峰的佛魔圣手嘛!

此等手段,恐怖如斯!

“成功了!”

轩辕雪捂着嘴满心的激动,下意识的就扑到在了叶苍的怀中,高兴的不断蹦跳。

叶苍被她这一下搞的有些愣住。

这丫头怎么跟李青叶一样。

而听到动静的王杉楼走了进来,映入眼帘的是轩辕雪抱着叶苍又蹦又跳,心中的妒火瞬间被点燃起来。

最关键的,这混蛋居然没有选择避开或者推开轩辕雪,而是任由自己被这么抱着!

该死,该死啊!

好,这可是你逼我的!

王杉楼因满心的怒火直咬牙,起身就径直离开,原本那颗还漂移不定的心,此刻变得无比坚定起来。

轩辕流云在王破命的搀扶下站起身,急声询问:“佛魔圣手呢?!”

王破命抬了抬头示意。

轩辕流云顺着其目光看去,叶苍的面容映入眼帘。

他呆住了。

名震医学界的佛魔圣手,就是叶小友?!

这怎么会的....

在他的印象之中,一直以为那神秘的佛魔圣手是一个年过古稀的老者,否则,怎么可能会有那般如同神迹般的手段!

“抱够了嘛,冷静一下。”叶苍低眉开口。

轩辕雪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顿时脸上浮现出大片羞红,低首不敢抬头。

“哎呀呀,羞死了!”

“自己怎么就如此疯狂了!”

内心满满娇羞的同时,轩辕雪偷摸的看向叶苍,但当她看到叶苍面色淡然的时候,心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怅然若失的感觉。

自己对他这般了,他就对自己没有一点感觉嘛,甚至,就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轩辕流云对着叶苍俯身行礼,满是恭敬的开口:“拜谢佛魔大师救我性命!此大恩,我当一世回报!”

叶苍摆了摆手,淡然道:“免了,我救你不图什么,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虽然我治好了你的病,让你可以多活个二十年。”

“但,毕竟年纪摆在那里,少这么折腾自己!另外,别喊我什么佛魔大师,我听着不舒服,继续喊我叶小友就是了。”

二十年.....!

一旁的轩辕霸狮瞪大了双眼,不自居的咽了咽口水,震惊的同时内心满是激动。

这不就代表着未来的时间里,自己父亲依旧可以身处于华夏院士的行列之中!

轩辕流云再度俯首,“我谨记叶小友的话,以后绝对不会在这般的折腾了。”

“那,我就该走了。”

刚走到门前,叶苍侧目提醒道:“哦对了,我的事情,你们不要传出去,我不希望给我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说完就迈步离开。

“雪儿,快去送送叶小友!”轩辕流云急忙开口。

轩辕雪这才回过神,起身跟了上去。

轩辕霸狮考虑了几秒,便也走了出去。

“唉.....想不到临死之前,居然还可以结识此等可怕的人物,我这一生也算是无悔了。”轩辕流云轻笑着开口。

王破命闻言,内心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羡慕,不得不说,这老家伙的运气的确是够好!

等等.....

杉楼呢?

王破命环顾四周,却是没有见到王杉楼的身影,这小子又跑到哪里去了?

大门前。

“叶先生......”

叶苍转过身,轩辕雪略有些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

“还有事?”

轩辕雪闻言顺了顺气息,俯身道歉:“实在是抱歉,刚才我是一时激动,才做出那种十分失礼的举动,请您原谅。”

叶苍皱起眉宇,“什么事?我都不记得。”

轩辕雪抬起头,掩盖下眸中的失望,强颜笑道:“对,没什么事,没什么事......”

“叶先生!”

轩辕霸狮来到,沉声开口:“对于我刚才对您的冒犯行为,我向您郑重道歉!”

“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

“这下子没什么事了吧,我真的该走了,我还得给我老婆和女儿做早饭呢。”说完,叶苍就坐上车离开了这里。

老婆?!

女儿?!

轩辕霸狮楞了一会,猛地转头问道:“女儿,他结婚了?!”

轩辕雪点了点头。

“卧槽,那你还对他......!”

“女儿啊,这可不行的,就算这小子是佛魔圣手,就算他长得比我帅那么一丢丢,但破坏别人感情这种事干不得的啊!”轩辕霸狮有些语无伦次的胡乱摆手,眼中满是焦急。

轩辕雪急忙回道:“爸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会跟他有事情!我又不是那种去厚着脸皮当小三的人!”说着,很是生气的转身离去。

“哎哎哎,女儿,你别生气啊......”轩辕霸狮急忙跟上。

......

某处山间小屋内。

几十辆豪车停在这里。

漆黑的小屋内罗列着椅子。

陆陆续续的人走了进来,他们的身边都带着面色严肃的保镖,看着周围的陌生人,墨镜下的眼睛中满是警惕。

而他们,正是最近流言四起的二十诸国,至于其余的十人,则是最新加入的十国。

“欢迎大家的到来。”

黑暗中,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带着黑白面具的男子俯身靠在了桌子上。

身形矮小,红阳国的井上巴郎率先落座,冷声开口:“L桑,你找我们来,有什么事。”

“呵呵....”

“倒也没什么事,只是,鉴于上一次的失败,我想大家应该都很不甘心,所以,我想要再度组织一次联合进攻!”黑暗中的人沉声开口。

“L先生,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嘛,上一次我们二十诸国的联合进攻,就连南天域的范围都没进去一步,就全军覆没!”

“那一次,我们损失惨重,可你呢,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这个大饼,你可是坑害的很惨啊!”杨柳国的可菲尔面色阴沉的说道。

这句话一出,参与那一次联合进攻的其余十八诸国的代表人都很是气愤。

L先生抬起手。

现场立马安静了下来。

“我知道大家对我很不满,但,这一次的目标,不是南天域,而是西天域!”L先生说道。

西天域?

众人皱起眉宇。

“南天域之所以难啃,是因为那里有着南天神帅坐镇,他手中的南天神卫一人,就可以抵得上普通士兵百人!”

“所以,我们这一次改变目标,将中心放在西天域,我承诺给各位,只要将西天域拿下,其所有的地域,我丝毫不要,权当做是给诸位的赔礼。”

听到这话,众人都有些意动。

上一次他们之所以答应这位L先生的联盟请求,就是因为那南天域无比辽阔,且只要将那里拿下,对华夏神州是极大的打击。

晋时,再由L先生联系一直以来对华夏神州保持着敌意的奥拓神州,晋时,将华夏神州完全的攻取下来,不是难事!

但,上一次二十诸国将近两千万的兵力,直接被神秘的南天神帅给强势撕碎,他们承认,是真的怕了!

井上巴郎看了看周围诸国的代表者,沉声开口:“L桑,进攻西天域,我们同样是承担着很大的风险,如果到时候南天神帅驰援,我们再次失败,再加上上一次的失败,你要如何交代?!”

L先生轻笑一声,开口道:“我想诸位还记得,上一次在我们见面之时所去的地方吧。”

众人点了点头。

“如果这一次失败,那个地方,我会全部给予各位瓜分!也算是对你们的弥补。”

“至于南天神帅,我会派人牵制住他们,给诸位制造足够的时间,这样子,大家认为如何?”L先生说道。

井上巴郎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意。

这L先生所说的地方,是身处于罗索力海沟的隐秘之地,其中蕴含着极其珍贵的矿藏,可以用于制作毁灭性武器!

在这个时代,你有武器,有实力,那就可以叫板任何人!

“好吧,既然L桑如此大方,我没什么可拒绝的!”井上巴郎率先举起了手,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叮当响。

红阳国地处偏远,而且地域范围不大,参兵的人数也不多,不论是有多少次的联盟,他们能出的力量都很小,哪怕是全军覆没也不心疼。

上一次的十九诸国代表着面面相觑,犹豫再三,陆陆续续的都举起了手。

而这一次最新被邀请的十国也都参与其中。

他们对这一次的联合进攻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毕竟,上一次二十诸国的总兵力直逼两千万,而这一次,更是可以突破至四千万的程度,足足翻了一番!

“很好!”

“为了庆祝这一次的联盟成功,我为大家准备了美酒佳肴,还有美人!请大家挪步享用!”L先生抬手虚引。

众人站起身在保镖的带领下起身离开了小屋。

待得无人。

L先生摘掉了面具,露出了带着戏虐笑容的面容,而他,正是华夏神州的中极天王,殇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