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风云羁 > 第167章 晓神果残魄话旧魂

“实不相瞒,你身上的这块玉玦本是我所有,”苻坚道,我之所以能建立大秦,是因为这块玉玦,它能稳固心魂,百毒不侵,并能依靠此物中的灵魄修炼绝世神功。”

元轩低头看了眼玉玦,十分震惊。

“此玉玦中的灵魄名为玲珑魄,材质世间极其罕见,非金非玉,须得用心魂控制其大小,配合音律能杀人于无形,是世上最厉害的三种神器之一,若将此灵魄修炼成必能雄霸一方,只可惜······”

“可惜什么?”

“玲珑魄非常邪,每年中元之夜,必须以自身精血为食,方能受持有者掌控,不过也能用另外一种一种方法将它控制,只要不用失精血而掌握控制它的方法,就不必承受中元夜的反噬之苦。

闻言,元轩颇为奇怪,道:“听父亲说,这玉玦是皇伯伯元善见所赠,如若此宝物这般厉害,那皇伯伯又为何会被高家霸权?我一直戴着它,却从未发生过任何事!”

自小他就带着这块玉玦,这么多年,他不知道这块玉玦的来历,不懂驾驭此物,也从未受过什么反噬之苦,他一直以为,这块玉玦只是一个小小的物件。

苻坚先是一惊,但很快稳定下来:“······真没想到,天策你年纪轻轻,竟能得到它的庇护!”

这时,苻坚看见元轩手中拿着一个果子,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元轩不明所以:“你笑什么?”

苻坚这才止住笑,道:“我在此待了这么久,细心培育此植物,就是为了让它有朝一日能遇到能帮我实现宏愿之人,今日总算遇到了,天意啊!”说完,他心道:“这小子定能操控玲珑魄,我做不到的事,他却能做到,我苻坚甘愿屈居其下!”

“次树名唤催魂果,能强大心魂,是天下至宝之一,催魂果是当年慕容垂所献,须得在极阴之地方能成活,此地是兵家必争之地,万千亡魂聚集,最终选择在此地栽种,是不想身死国灭后还要替他人做嫁衣。天意造化,我葬身之地也在此处,恰逢今日是神果成熟之日,现在它就在你手中,我的宏愿即将大成,岂不是大快人心!”

元轩茫然道:“你是说,这个果子是神果?”

“此树只结一果,果中有七瓣果肉,食一瓣魂开一窍,七窍为极,吃下整个神果,能御万物、破虚妄、治心魂所受之伤,”苻坚点点头,少顷,他眉头微皱,“只不过,消化神果很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须得三天,只要能忍三天,就能一步登天,天策,你能忍受吗?”

元轩颤声说道:“再大的痛苦我都经历过了,怕什么!”

苻坚倏然一顿,叹息道:“你都经历了什么,竟无所畏惧至此!高家屠你皇室满门,你杀了高家便好,可千万不要因此毁了你自己的心智!”

元轩无语凝咽,他转头看着石壁,那长在幽暗空间上的奇花正摇曳多姿的幽禁在这不见天日的石屋之中,如此娇艳芬芳却终日不见阳光,而他在这邙山谷底,甘露异果,仿佛已经清心寡欲的忘了一切,可他肩上背负的是整个北魏皇室的冤魂之屈,他恨毒了高家所有人,此时,却有一个残魄告诉自己不要去仇恨太深。

“目下,我又能杀谁!”元轩悲怆凄冷,“整个北魏皇室只剩我一人,如今是高家的天下,大局已定,成王败寇,我北魏皇室元氏子孙从此无法再翻覆!”

苻坚突然打断他,道:“并非无法翻覆,天策,你要走出去,强大自己,你我的境遇相同,当年我被奸臣所害,葬身于此,我一魄残喘至今是为何?死了还痛不欲生,我却迟迟不愿离开——我不甘心!我创建大秦多年心血功亏一篑,就算死了我也冤屈不能昭雪,”他上前拉住元轩的手臂,“天策,你这样年轻,还有机会!”

“高家专横霸权,害你北魏皇室满门被屠,在这乱世,权潮更迭,最致命的是无形杀人!你势单力薄,但你年少,还有很多机会,”苻坚拽着元轩,“来,我给你护道,吃下神果!”

元轩盯着苻坚的双眸,他超乎实际年龄的镇定,沉默片刻,他掰开神果,吃下一瓣果肉,转瞬间,果瓣的神力直达心魂,不断在他体内分裂融合,与此同时,灵魂深处的疼痛比身体的疼痛更加剧烈,刹那间元轩险些昏厥,他猛然想起苻坚方才说的话,他倏地清醒,强撑着剧痛甚至抓破了头皮,反反复复,额角青筋爆气。

“策儿,来,娘给你炖了最爱喝的野生鲫鱼汤······”

“策儿,爹今天给你讲《道德经》······又在看乐谱!怎么州鸠乐师比爹还博学吗?乐理只是兴致所在,国学才是正经该学的······”

“不要,你们不要伤害我的策儿!”

“策儿······爹不能陪你了·····你要好好······”

······

三日后,胜过死亡的痛苦终于渐渐减轻。

苻坚笑道:“天策······没想到你小小年纪,意志力这么强!”

元轩苦笑一声,他擦了擦额上汗珠,雪白的面容晕染着疲惫,然而,他的身体变得与寻常不一样了,仿佛耳边能听到远处鸟兽的低语,还能瞧见它们身上的根根羽毛。

神果的七瓣果肉足足用了三天三夜,才完全吸收,他好像能感受到心魂的强大和随时都能爆发的能量。

“天策,你可知掌控玲珑魄的方法?”

“不知。”

苻坚道:“这件神器过于强大,十分邪恶,如果没找到操控它的方法,就只能用自己的精血喂食,随即要滴血认主,之后它会每年中元之夜出现,来渴求主任的精血,如果不喂,神器便会反噬其主,这些年它没有出现,我不知是什么原因,我想或许是因为你还小,神器是有灵性的,一旦你成年,它就会出现,当年,此秘密被姚苌知晓,他就联合柔然、北凉、东晋来围攻我,怒战十几日,正逢中元之夜,神器反噬之下,我身死道消,此去,这个秘密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倘若有隐世宗门或仙门百家帮衬最好。”

话音刚落,石屋传来一阵喧哗,两人大惊,一人一鬼奔出屋外,只见一只银色小狐狸追着一只野物掉下悬崖,元轩倏然大喊:“小银狐!”

他不会御剑,也不会功夫,见此情景,只能干着急。

苻坚道:“我去帮你救她,石屋里的神树是个秘密,最好不要让外人知晓。”说着他转身朝悬崖下飞去。

看着苻坚冲下悬崖,他料想小银狐应该会被就回来,元轩碎然回到石屋,前脚刚踏进石屋,后脚倏地愣住,他睁大了眼睛,神树倒了。

屋内的地上全是神树的碎树枝,元轩走过去,蹲下身收拾残枝。突然,他手指一顿,好像抓到一个东西,他拨开枝叶一看,是一把金紫色的笛子,他捡起笛子,端详半刻,原来上面刻着两个古文字体——谶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