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越长安 > 第17章 大人物

胡姬酒肆的楼兰间。

周卓猜的不错,这个年轻人就是恽王,此刻他正在和令狐滈聊的很起劲。

“今天唱歌的那个小伙子叫什么名字?他是什么出身?”恽王李漼问道。

“殿下要问的这小伙子还真有些来历,他的名字叫周卓,是凤翔同知的儿子。”令狐滈说道:“其实我也不是第一个认识他的。”

“既然你不是第一个认识他,怎么跟他如此熟悉?”恽王李漼很感兴趣地问道。

第一次认识就在一起喝酒聊天唱歌,熟悉的跟几十年的好友一样,有点不可思议。

“这个人是温庭筠的朋友,他应该跟温庭筠是旧相识。”令狐滈回答道。

“哦,怪不得如此有才,原来是温庭筠的朋友。想必他的能力也差不到哪里去。”恽王李漼恍然大悟的说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温庭筠是大唐不可多得的“三栖”名人,他的朋友当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为什么说温庭筠是大唐的“三栖名人”呢?那是因为温庭筠不仅仅是诗人而且还是词人,更是一个精通音律的人。用今天的话讲,他真的属于三栖名人。

“恽王说的是,不说别的,就从今天晚上这家伙的唱歌来说,就足以看得出他的文采相当高深。要知道他所唱的这首《滚滚长江东逝水》可是他自己创作的。文风很是优美,堪称当世一绝。”令狐滈对于周卓这首滚滚长江东逝水赞口不绝。

“你说的很对,本王听了之后也很是震惊,我大唐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若能为我所用,也算是一件幸事。”恽王李漼说道。

“殿下要不要见见他?”令狐滈顺势说道。

要不要见见呢?

恽王李漼稍稍想了想之后说道:“这里乃是烟花之地,还是不见了吧,以后找一个合适的时间本王再见他不迟。”

人家毕竟是当王爷的,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再说了,堂堂的大唐王朝皇长子竟然出现在娱乐场所,说出去除了影响人家的形象之外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见为好。

就在恽王李漼和令狐滈聊的起劲的时候,周卓已经上完厕所回到了自己的包间,对温庭筠说道:“时候不早了,温兄何不去我府上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回草堂不迟。”

温庭筠想了想说道:“这样也好,等令狐长公子回来,我们打个招呼再走不迟。”

毕竟是人家带你来这儿玩的,在没有打招呼的前提下就擅自离开这里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既然要等令狐滈回来,周卓只好坐下来陪着温庭筠继续喝酒吃肉唱歌。

“周公子的歌声实在是太好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们唱两首?”伴奏的西域女子对周卓说道。

再给你们唱两首?

周卓虽然喝了不少酒、吃了不少的肉,但是人家的头脑依然非常清晰,他知道自己的本领仅限于此,如果全部一次性漏了宝,今后还凭什么在大唐盛世立足呢?

“其实我就那么点能耐,能唱的歌曲根本就不多,你们千万别指望。”周卓谦虚的说道。

虽然他说的很谦虚,但那几个西域女子却一点不这么认为,撒娇般的的对周卓说道:“周公子就不要再谦虚了,我们已经看出来了,你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就你刚才唱的那首歌词,在咱们大唐王朝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水平诗歌。”

我的妈呀!如此高的赞誉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现实中的周卓虽然学习不算差,也就是一个中上水平,连自己班上前五名都没有进过,还敢在文化大爆炸的大唐王朝数一数二?太抬举我了吧!

表扬的太过了,周卓根本就承受不起。

“几位姑娘谬赞了,我的诗歌仅仅是一个入门水平。求你们千万别给我那么高的赞誉,我真的受不了。”周卓如实说道。

“周公子就不要再谦虚了。这里也没其他人,你再给我们唱一首歌怎么样?”中间那个长的最漂亮的西域美女对周卓说道。

周卓属于那种面情软的人,面对别人的夸赞他往往会把控不了自己,更何况对面还是一位绝色美女。

在美女的一再邀请下,周卓只好把压在箱底的看家本领也拿出来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再给你们唱一首红藕香残。”

这首歌其实就是李清照那首非常出名的红藕香残玉簟秋。上大学的时候,周卓班上的女同学特别喜欢这种有点古典韵味的诗歌。听的次数多了,周卓也就记了下来。

再说了现代人改编的中国古诗词歌曲也就那么几首,描写男女爱情的古诗词就更少了。李清照的这首词应该算是经典中的经典了。

现在他要把这首经典的相思歌曲唱给1000年的西域美女,让她们感受一下古典诗词与现代唱法完美相结合的味道。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本来就是描写男女之间相思之情的诗词,经周卓用浑厚的男中音唱出来,感觉就更不一样了。

那几个西域美女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周公子,你的歌声实在是太好听了,我在胡姬酒肆的这几年,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美妙的歌声。”中间那个最漂亮的西域美女对周卓赞赏道。

“可不是嘛,听了周公子的歌声,我想就算是王维在世也不过如此。”另外一个西域美女跟着说道。

我的妈呀!

他们竟然把我跟王维相提并论,而且得出的结论还是我的水平要比王维高出许多!

我真的晕了。

周卓很庆幸自己当年上学的时候还学了几首诗歌,不然今天穿越过来该咋办呢?

就在周卓温庭筠和几位西域美女说笑的时候,令狐滈再次回到了包间。

“刚才碰到了一位朋友多说了几句,让各位久等了。”进入包间之后,令狐滈很客气的说道。

“长公子有所不知,你不在的这会儿,周公子又给我们唱了一首非常好听的歌曲。把我们大家都打动了!”其中一位西域美女对令狐滈说道。

“是吗?看来今后我还要好好跟周公子学习学习。”令狐滈对周卓客气的说道:“周公子真乃神人也,一出手就是经典,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像你学习。”

向我学习?学什么呢?学我是如何欺骗你们的吗?思来想去,连周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够教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