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若言之有理!”刘擎重复了一遍,但做足了内心戏的他还是转而说道:“但是,我怕要你失望了!”

刘擎突然的转折令荀彧也有有些意外,便问道,“为何?难道是主公还不想成家?”

“倒不是因为这个,此事无需隐瞒,我途径圉县之时,结识一女子,我与她互生情愫,所以……文若是否觉得我过于儿女情长了?”

“此乃主公私事,荀彧不敢妄言,何况男欢女爱,乃人之常情,我倒是羡慕主公,自己有选择的权力。”

荀彧的婚姻就是正儿八经的政治婚姻,而且所娶对象还是宦官之后,他明白荀氏欲拉拢刘擎,欲以姻亲相结,本质上也是一种政治婚姻,只是他认可刘擎,所以才格外赞同。

“既然主公无意于此,今晚寻个借口,不去赴宴即可。”荀彧立即转换了立场,以一个幕僚的身份给出专业建议。

“那荀采……”

“既然此事未曾谈起,也就没有尴尬一说了。”荀彧笑道,“不过我也好奇,谁家女子,有这般福气,能得主公青睐!”

“你猜猜!”

荀彧一寻思,“圉县,莫不是蔡琰蔡昭姬?”

刘擎给荀彧比了一个大拇指!

“主公这是何意?”

“牛逼!”刘擎道。

牛逼?意思是没有问题,那就是自己猜对了,荀彧想。

“主公好眼力,蔡昭姬之才名,远胜我妹,虽蔡氏这几年势微,但其父女二人在文坛雅艺领域的声名,可是愈发响亮,主公,明日出发,我有一物相赠!”

“哦?何物?”

“家父遗我一卷《国风》古卷,我不喜此物,主公回圉县,正好用来取悦昭姬,你命我打造的那双铁戟,也已经完成。”

我说眼下不娶你妹,你竟然还送我东西让我去取悦别的女子,荀彧,你这样不怕你妹知道吗?

刘擎站在原地,拍了拍荀彧肩膀,“文若啊文若,与你相处数日,我感觉完全不用带脑子,离开了你,我可怎么办!”

“主公放心,荀彧相信,再见之日,不会太远!”

……

翌日,赵云十一人如期回到阳翟,同时还带了张曼成人头回来,还带回了带走的那一袋钱,赵云还说,少了一把,贿赂城门守卫了。整的刘擎有点无语。

子龙你不怕沉么?太守库房咱还有三百万钱呢!

刘擎已经整军完毕,临走前,携赵云,张郃,郭嘉,甘来一起祭拜了阵亡士兵,而后开拔东进。

沿途顺利,三日后,刘擎抵达圉县,到达西门时,见田丰令兵士上千,列阵相迎,行伍交错,煞是威风!

田丰身后是县令等一众大户,刘擎远远瞥见,蔡琰也正在其中,翘首相望。

另外,还有一人,身姿伟岸,立于田丰身后,足比田丰高出一头。

典韦!

刘擎心中窃喜!

引马上前,待到接近众人时,下马快步小跑过去。

田丰见主公这般行事,顿觉一阵胸闷气急。

这么多人看着呢!

能不能有点主公威仪!

到底还是年轻啊!

无奈归无奈,到底是咱主公,他都跑过来了,自己还能站着不动么,田丰摇着头,迎了上去,见刘擎微微扬起双手,田丰也抬起了双手去接。

然而!

两人失之交臂,交错而过。

田丰顿时愣在原地,刘擎继续向着田丰身后跑去。

从刘擎出现在视野里开始,蔡琰的目光就在其身上没有移开过,看着他以威猛之姿纵马上前,看着他以洒脱飘逸的动作下马奔来,再看着他伸出了双手,跑向军师,又错过了军师……

难道!

蔡琰的双手紧紧拽在一起,手心不知不觉已经沁出了热汗,他难道,他难道要……

一想到众目睽睽之下,如此羞涩的画面,蔡琰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他羞涩的低下头,不敢再直视那道身影,只是心中不停的冲着自己嘀咕:准备好,准备好……

然后时间一息一息过去,她想象中的事情并没发生。

当她再度抬起头时,竟然看到了刘擎跑向了身旁的壮汉。

蔡琰紧拽的双手猛然松开,又不知所措的藏到了身后。

“典韦!你是典韦!”刘擎脸色洋溢着笑容,语气兴奋,并不停打量着眼前的高个壮汉。

“我是典韦!”

“典韦好!我以前就喜欢选典韦!”刘擎语无伦次的说道。

听到刘擎说出喜欢二字时,蔡琰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来!把铁戟拿过来!”刘擎冲后面嚷道。

两名骑兵一起抬着一只箱子,吃力的搬了过来,将木箱“嘭”的一声撂在地上。

刘擎打开箱子,箱内露出一对银白短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刘擎的高要求下,工匠通体打磨了戟身,所以呈现出银白之色。

短戟一出现,典韦的目光就再也无法挪开,呆呆的看着刘擎一手一支将它举起。

虽然分量十足,但以刘擎60多的耐力还是轻易的将之举起,在典韦面前摆了个自以为威猛的姿势。

“怎么样,喜欢吗!”刘擎冲着典韦道。

“不知为何,见到此戟,很是高兴!”典韦吞了吞口水,张目看着刘擎手中的铁戟乱舞,他馋啊!

“来,你来试试!”说着,刘擎径直抛了过去。

典韦寻了个角度,一手一支,稳稳的接住,凌空挥出两下,破空声呼呼直响,典韦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抬升了一个层次。

这种感觉,就像拿到了长枪的赵云,这便是本命武器的威力吧!

“喜欢吗?此戟送给你如何!”

“真的吗?你为何要送啊这个!”典韦奇怪的问,最近遇到的人都好生奇怪,先是声称能帮他脱罪的人,后面来到圉县,又碰到一个每日复读那几句话的田丰先生,现在,又冒出一个看着大人物一般的人,亲切的要送他这对宝戟。

“典韦,快见过我家主公!”这时,终于回过神的田丰走过来道。

“你就是我一直想见的大英雄!我的活命恩人!”典韦退后两步,纳头便拜。

刘擎刚要上去扶,却被田丰一把拉住,并冲他摇了摇头,意思是由着典韦来。

蔡琰满是困惑的看着眼前的情景: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只是觉得大受震撼。

还有一丁点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