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权宠一品种田妃 > 第七十章 我自然在乎她

“大妹子?”徐天赐转头看向沈暮,此刻竟隐隐约约发觉沈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诙谐的光芒。

这个称呼,不简单啊!

沈暮看着牛大的目光已没了方才的欣赏和好感,他抓着算盘的手,逐渐收紧,一瞬间,青筋暴露。

“咔嚓——”一声,徐天赐将目光移到沈暮的手上。

好好的算盘赫然已经四分五裂!

徐天赐喉结滚动,频频咽口水:“沈大哥……”

这时,孙父安抚好牛大,说魏婉并不是一个人去邻县,顶多两个时辰就回来了。

说罢,又觉得牛大过于担心魏婉了,便想明里暗里暗示一下牛大,魏婉是有夫之妇!

“你不用担心,你看那位站在柜台里一表人才的,那位就是婉儿的相公,平日里都有事,今个儿知道店里出了事就过来了。”

牛大将看向沈暮,沈暮竟然下意识的挺起胸膛,直面的对视过去,仿佛是在宣示主权。

看着柜台前的男子,一身粗布衣裳也挡不住的丰神俊朗和凛然正气,修长的身影即便在这小村庄里能看出绝对非同凡响。

尤其是那张看似古井无波的脸庞却宛如神人一般……

他是她的相公?

牛大的心底竟突然窜出一阵自卑失落感。

他一直以为他是兰陵县里不错的好儿郎,可是跟那个男子一比,他就像低到尘埃里一样!根本配不上那么美好的女子……

那男子与魏婉站在一起,男俊女美,就像是天造地设一样。

沈暮看着牛大的眼睛,心思敏锐的他几乎在一瞬间就看出牛大对他莫名的敌意,以及在听到他是魏婉相公的那一刻,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失落之感。

牛大喃喃出声:“这就是她的相公啊……”

他身旁的几个兄弟也感觉到他心情的低落,都齐齐的看了一眼沈暮,心底也都觉得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这个小县城里能出现的人!

“大哥,人家老板长得确实美,人又好,相公也不错,配得上魏老板。”

“是啊大哥,你那点心思我们都清楚,你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相公,心里多多少少还抱了一点点幻想,可是现在也该放下了。”

“大不了以后我们不来这里吃饭,省的触景生情。”

几个壮汉你一句我一句的安慰着牛大。

可牛大就好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一样,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沈暮,似乎非要找出点什么不是。

这个男人在大妹子出事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在她身边。

大妹子一个人这么辛苦的打理这个店,这个男人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让他不禁怀疑,魏婉跟他在一起是否真的幸福?

徐天赐注意到牛大的眼神,柜台下的手掐了一把沈暮的大腿,低声道:“沈大哥,我怎么觉得,他要来跟你抢媳妇啊?”

“他抢的过吗?”沈暮薄唇轻启,佯装不在意的说道。

然而徐天赐却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生气的感觉。

正在说话间,牛大从位置上站起来,他身旁的兄弟是拦也拦不住,牛大径直走向沈暮:“你就是大妹子的相公?”

沈暮不自觉的皱起眉头,这声大妹子落入他耳中,竟然让他觉得十分不爽。

“怎么?”

“你,你是不是根本不喜欢大妹子?”牛大鼓起勇气,质问沈暮。

徐天赐觉得有点好笑,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跟沈暮横刀夺爱的啊!

沈暮的指尖轻轻叩着柜台的桌沿,不急不缓的说道:“我自己的妻子,喜不喜欢都是我的事,好像跟你没有关系。”

“啪——”

牛大仿佛被激起了满腔怒意,他日思夜想,为之茶不思饭不想的女人,他奉为仙子的女人,在这个男人眼里仿佛根本没什么所谓一样。

他扬起手,宽大的手掌重重的落在柜台的桌面上。

瞬间,桌面便出现了一丝裂缝。

沈暮眼眸一暗,看来他不在的这些日子,店里发生了很多事啊!

徐天赐看着那层裂缝,惊诧的看着牛大,这人可是没有丝毫内力,纯靠蛮力竟然能将桌子打出这么深的一条裂缝。

看来,沈暮说的不错,这个人是个天生的练武的好苗子!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是他的相公,自然要肩负起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牛大忍着心尖上泛起的怒意:“她一个人在店里忙里忙外的时候你去哪里了?她昨日被人家陷害,你也不能站在她面前替她出头,让她一个弱女子解决这些事情,今日,今日你竟然让她一个女子去那么远的地方采买!”

越说牛大的心里就越气,气的他一时之间竟忘了沈暮那可怕的眼神。

也忘了他与魏婉认识也不过才第六天而已。

沈暮看着牛大说的慷慨激昂,说的义愤填膺,面上不动分毫,心底却已激起万丈波涛。

原来在他人眼中,他对她当真如此不堪?

“我告诉你,大妹子是个好姑娘,你要是不能对她好,你就,你就休了她,我,我……”

“休了她?让她嫁于你吗?”沈暮接过他的话,沉声问道。

身上一直潜藏的冷意也不知不觉的肆意出来。

牛大脸色一红,竟半天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我,我至少能站在她面前,为她出头!”牛大最终鼓起勇气,挺直胸膛的说出这句话。

沈暮藏在柜台下的手已然收紧,他看着牛大的眼神充满了讽刺,突然他嗤笑一声:“你又岂可知,我不能为她出头?轮相貌,轮实力,你哪一点比得上我?且不说她现在是我沈某的妻子,即便她不是,你觉得她会放着我不要,而选择你吗?”

牛大目瞪口呆的看着沈暮,这个人说的话,他真的无话反驳!

“她是我沈某的妻子,我自然在乎她,也会在她出事的时候站在她身前,有我在,她并不是不能一直躺在家里。只是我沈某尊重她,她想要做的事情我会全力支持她。而你,能吗?”

“嘭——”

魏婉站在店门口,手中的中药调料包竟脱手砸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