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判决如下 > 第十五章 显出原形

赵斐今天心情不错,下班时在更衣室里全程都哼着歌。

苏小慧打趣道:“哟,今儿天不错呀。连续几天的阴雨,今天终于转晴了。”

赵斐朝她得意地一笑。

领导的女儿向郝楠表白了。郝楠当时特意把她叫了过去。当着领导女儿的面,郝楠拉着赵斐的手说,赵斐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他们已经准备结婚了。谢谢领导女儿的好意,可是他不能接受。

看着那姑娘羞愤交加转身离去的背影,赵斐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担心。她很怕那位领导以后会给郝楠小鞋穿。

郝楠却满不在乎,他说这位领导是位大领导,并不是他直接的顶头上司。而且领导也不是那样的人。

看到赵斐还是担心,他又“豪言壮语”地打趣,如果真有什么,大不了他当一辈子的小副科,让赵**官养他呗。

赵斐边笑边捶他,笑得眼角都渗出了眼泪。

“你这嗓子可不行呀。”已经被爱情偷走魂儿的赵**官终于拨冗抽出一小丝儿良心来关心了一下苏小慧,“我这儿有含片,效果不错,你试试。”

苏小慧翻了个白眼,“咱俩虽是合租室友,可你这早出晚归的,除了工作时间我还真是难得看见你。怎么?现在就想用一瓶含片把我给打发了?”

赵斐痞痞一笑,搂着苏小慧的肩膀:“要不然今晚跟姐约会去?”

“得勒,老妹儿。姐今晚与‘暴君’有约,就不凑你那热闹了。”

“你不是隔一天一上课吗?昨天刚上完,怎么今天又去?”赵斐想到苏小慧那一身青就直皱眉。

“你的‘暴君’说了,我柔韧性太差,要给我免费加两堂课。反正熬两个月就解脱了,随他折腾吧。说不定这么训练,我还真能成个高手什么的。”

“不是我的‘暴君’。”已经换好衣服走到门口的赵斐转身指着苏小慧,“是你的‘暴君’。我有我们家郝楠了。”

说完抛了个了眼风,转身出门,边走还边想:陆湛阳要免费加课?真的是为了折腾小慧吗?怎么听着反倒像小慧占了便宜似的。

……

健身房二楼的跆拳道室,换好衣服的苏小慧含了个含片后,将水杯和含片瓶子放到了置物架上。

站在一旁的陆湛阳看着她,不动声色地将手中的一小盒含片握进了拳头里,悄悄背到了身后。

“你在吃什么?”陆湛阳严厉的声音猛然在耳边炸响。苏小慧吓了一跳,差点没被嘴里的含片卡死。

“含片。教练来一片吗?”自从有两个月之约,苏小慧迅速化身为乖学生,只求平平安安熬过这两个月,顺利拿到退课款。

所以像这种小事,她连白眼都懒得在心里翻,只一脸的诚恳,希望能让变态的陆老师迅速失去折磨自己的**。

殊不知,越是这样陆湛阳越生气,颇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觉得苏小慧一定是故意的,目的是为了活活气死他。

“来什么来?现在马上要开始训练了,是吃含片的时候吗?!”

本来只有一分气,陆湛阳吼完就变成了十分。

“运动时嘴里含着东西,一不小心卡进气管里怎么办?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你不知道?你是要活活气死我吗?!”愤怒至极的陆老师,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苏小慧赶忙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把嘴里的含片吞了下去。

陆湛阳今天是吃了枪药了吗?怎么比平时更暴躁了?要不是年龄性别不符,苏小慧真想把老妈用过的延更丹推荐给他。

“今天加课,主要是因为你的韧带柔韧性太差,要加强拉韧带的训练。否则,什么前踢、侧踢、后踢、下劈等等,做起来都跟小孩儿过家家似的。”

说练就练。热身运动后,苏小慧开始了对她来说简直是惨无人道的拉韧带训练。

苏小慧这个人吧,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对疼痛的敏感度特别高。简单地说,就是怕疼,十分地怕疼!

小时候打针那简直可以用天崩地裂来形容。为了从医生的针下“逃命”,曾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踢了医生一脚,差点把那位男医生踢进了男性专科。

以至于后来凡是苏小慧打针必须得有两个以上的人陪同。一个人按手,一个人按脚。

这也是为什苏小慧的柔韧性一直没有起色的原因。韧带只要有一点点的疼痛感,她立刻就受不了。别说拉开了,韧带拉没拉直过都不一定呢。

“向下!向下!再向下!”陆湛阳看着正在劈叉的苏小慧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脑袋顿时一抽一抽的。

这韧带得硬成什么样呀?!照这样下去,两个月可真是一点成绩也看不到。

那他陆湛阳到时候还真就成了苏小慧嘴里那个故意折磨人没有职业道德的混蛋了!他学的体育教育专业也可以去见鬼了!

想到这儿,陆湛阳走上前去,两手抓住苏小慧的肩膀向下一摁……

跆拳道室里突然传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穿云霄……

一楼锻炼的人们都吓了一跳。正做器械的杨刚更是抖了三抖,抬眼望向头顶的天花板:“湛阳可别训出人命来呀!”

此时,被怀疑杀了人的陆老师,正一脸惊恐地看着坐在地上眼睛里涌出大颗大颗泪水的苏小慧,慌乱地问道:

“怎么样?怎么样?疼得厉害吗?要上医院吗?我去拿冰袋!”

说到最后,他脑子终于清醒了,忙连滚带爬地去拿冰袋。

陆老师觉得他冤枉呀!比窦娥还冤!

向祖师爷孔老夫子起誓,他真的连一分力都没用上!真的真的只是很轻很轻地摁了苏小慧的肩膀一下!

谁知道苏小慧就立马尖叫得跟骨折了似的。更惊悚的是,他一向以为很高傲很强悍很看不起人的苏**官,竟然哭了?!

是真的哭了!有眼泪,有鼻涕!虽然没有声音,但无声凝咽什么的显得更惊悚!

陆湛阳吓得快跪了。不会真的是骨折了吧?即使是韧带拉伤什么的,那也要了亲命了!

此时陆湛阳心里很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有点太急功近利了?成年人拉韧带,底子好的也得两三个月能拉开。底子差的半年也未必能拉开。苏小慧明显是属于底子差的那类人。

冰袋拿来了,给苏小慧两腿都敷上。可苏小慧的眼泪还没有止住的意思。

陆湛阳的表情就更惊恐了。一声一声地问还有哪里不舒服?疼得厉害吗?

苏小慧也不回答,只是专心致志地哭。

她还有一个毛病,就是一般不哭,一哭起来就要哭个痛快。怎么也得把近一年来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出来才够本儿。

说实话,刚刚陆湛阳按她那一下力度真是不怎么大。她又顺势直接坐到了地上,根本就没受什么伤。

只是刚刚那一下子确实太疼了。她怕是已经好几年都没这么疼过了。疼得她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掉了出来。

忽尔又想起这段时间在陆湛阳这儿受到的“虐待”,一下子工作上的糟心事儿也涌了上来,还有大龄未嫁老妈催婚等等等等……

于是,她顺势就哭了起来。

陆湛阳看苏小慧只是哭,半天也不说话,急得抓耳挠腮,头发都快揪秃了。最最后心一横,决定背苏小慧去医院挂个急诊。

“来,我带你上医院!”他刚一伸手去拉苏小慧,就被她大力将手拍开。

“陆湛阳!你个浑蛋!”苏小慧冲他吼道,“有你这么训练的吗?姐姐我已经30了!老胳膊老腿儿的,经得起你这么折腾吗?

“循序渐进你懂不懂?因材施教你懂不懂?我能像你以前教得那些十四、五岁的小孩儿一样吗?你能像训练他们那样训我吗……”

苏小慧终于逮着机会可以敞开地控诉了。她一边用纸巾擤着鼻子,一边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

陆湛阳完全没脾气地给苏小慧敷着冰袋,做着按摩。听完她的控诉,弱弱地回了一句:“啊?你30了?怎么会?我看着明明只有20!所以我才按照20岁人群的体质特点制定的训练计划呀。”

“呃……”

苏小慧一抬头正撞进了陆湛阳那深黑色的眸子里。里面除了真心实意还是真心实意,仿佛他刚刚的话不是赞美,就是个客观事实。

真是拍马屁的最高境界——拍马屁跟说实话似的。

苏小慧忍不住低头“噗嗤”一乐。陆湛阳也低头笑了起来,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气。

他起身小心翼翼地搀着苏小慧走了两圈,然后柔声问道:“感觉怎么样?腿还疼不疼了?”

“不疼了。”苏小慧摇摇头。

“真的不疼了?”

“真的不疼了。”

苏小慧话音刚落,陆湛阳便“唰”地抽出了手。力度之大差点甩了苏小慧一个趔趄。

“苏小慧!”陆大教练陡然变脸,“就这么个程度的训练,你就哭天抹泪的?你出息呀!

“你自己都说自己30了,可你照照镜子,你有30岁大人的样子吗?压个腿跟要给你截肢似的!你还好意思和我的学生比?

“我的学生虽然才十四、五岁,可人家也没压个腿就要死要活、哭天抹泪的呀!你丢不丢人?!

“还有,我教你的跆拳道礼仪都被狗吃了吗?辱骂教练!苏小慧你能耐不小啊!

“既然还有力气骂我,那休息完后给我做一百个高抬腿,一百个蛙跳,一百个负重深蹲!”

陆湛阳吼得那叫一个气壮山河,变脸速度之快,川剧变脸王都自叹不如。估计也就孙猴子的七十二变能和他拼上一拼。

一抹脸儿,就换上副疾言厉色的嘴脸,那张损嘴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

“你!”苏小慧怒目而视,却敢怒不敢言。

她表示,刚刚自己可能是被下了降头,错把夜叉当美男。

这回好了,妖怪瞬间显了原型。自己的降魔杖还没来得及拿,就被妖怪喷一脸!

呵,以后宁可相信世界上的鸡都是双眼皮,也不能相信陆湛阳的虚情假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