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龙族正统 > 第四十九章:拳皇or街霸

“哦哈哟狗砸姨妈死!(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早上好敬语)”

入夜,俊美男孩半坐在公寓床上,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日漫,模仿着女主早上起来时的问候语。

“哈哈哈,学弟,你这学的也太不专业了。”

芬格尔同样坐在床边捧腹大笑,止不住地用拳头锤墙。

就连一旁的楚子航也看不下去了,开口道。

“想学好日语要先学五十音图,练好发音,日本人的文字无非是由片假名,平假名,中文以及阿拉伯数字组成,以你的记忆力应该很容易记住。”

“吆西~(はい,好)”

李龙渊朝下方坐着的冷酷男孩竖起大拇指,继续说着塑料日语。

他实在搞不懂日本人,你说你要抄中文就照抄全搬嘛,反正遣唐使从中国带来的文化也不止一星半点了。只是抄三分之一是什么意思,还自创这么多歪七扭八的平假名片假名,背起来头都大。

“啊哈哈哈……”

芬格尔在那边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

“李学弟,我建议你可以先从游戏入手,我这里就有最新的索尼原装PSP,里面下载了经典拳皇。”

李龙渊眼神一亮,瞬间来了兴致,丢下银白色戴尔笔记本就爬到了芬格尔床头。

“拿来。”

李公子伸手,他自然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只是学习累了需要放松。

“得嘞!”

芬格尔就喜欢这种爽快有钱的主,说话和他撒钞票一样简单直白,翻身就把新到货的游戏机捣鼓出来,双手进献上去。

李龙渊接过后熟练地开机,点进街霸游戏后就选择最高难度人机开始对战。

他选用率先出场的人物是拥有超高人气的八神庵,一头邪魅狂狷的斜刘海和酷炫的姿势非常符合李龙渊的想法。

他此刻正酷酷地把手揣进口袋里背过身去,只留下个强者的背影。

人物出场台词:すぐ楽にしてやる(马上为你解脱)

“Round one,Fight!”第一回合伴随着铜锣声打响。

“吾射!(超杀)草匿霸魔力多!”屏幕里斜发刘海遮面的八神庵挥舞长拳,凶狠疯狂地进攻,紫色火焰突兀爆闪,不给对手一丝喘息余地。

“学弟帅啊,你是新手?可怕可怕。”芬格尔在一旁探出头观战,砸吧嘴感叹。

从他的操作初步可以看出,他是一通乱按,完全不懂技能的衔接和对爆气的使用。可是他手速够快,反应够强,单凭拳头和身法就能耗死对手,偶尔乱爆一格气,电脑玩家更是完全招架不住。

终于,八神庵抓住机会又是一番凶狠挥拳连腿,抓住最后丝血不知火舞的头狞恶说道:“そして、死ね(那么,死吧!)”

“啊嗒!”

对面不断扔着纸扇的不知火舞一声叫唤,火爆的身材自空中重重倒下,血条完全消失。

红色大字K.O.随着电子音效出现在电子屏幕上.。

八神此时潇洒转身,手举过头仰天狂笑:月を见る度思い出せ(看见月亮时就想起我吧!)

楚子航依旧冷冷地坐在下方,看一本名叫《菊与刀》的书,作者是美国人鲁斯·本尼斯科特。

这本书有趣之处在于作者本人从未亲身去过日本,却很好地对二战前日本国民性作了深度剖析。

诸如书名菊与刀本为对立,其实就是在揭示日本人的和善与好斗的两面性,(自诩正义的面纱下或许昂藏虚伪)。

他的身旁还放有一本《拥抱失败》,同样出自一个美国人约翰·W·道尔之手,聚焦于二战失败后的日本人心态及思想的转变与碰撞,以及如何适应战败后的影响重新发展社会经济。

他如果没记错,蛇岐八家里只要上点年纪的家主都曾经历过二战战败后那段被美军压迫的耻辱历史,从这两本书里应该可以窥探分析出他们思想的转变。

如果当一个随时都会拔刀,要与你死斗见血的日本武士收敛起獠牙,变得彬彬有礼起来,绝不是他忘记了如何拔刀,而是在考虑如何才能做到一击致命。

据本部通传的消息,安排去日本分部的专员回来后都有些精神恍惚,被叫到名字时会下意识地站起身来大喊“すみません、間違えました(对不起,我错了)”

那群表面上看起来温和有礼的家伙,其实骨子里完全信仰偏执的极道文化,崇尚强者为尊。

也难怪校长一直不愿有所动作,直至李龙渊出现后才成立学院访问代表团。

毕竟如果前去打脸的人实力不足,那么不但自己脸面有失,恐怕他一手建立的卡塞尔学院日本分部也将彻底成为历史。

“なけ、さけべ、そしてしね,(哭吧、叫吧、然后去死吧!)”

李龙渊随着必杀技八稚女的释放,开始模仿起八神庵暴躁凶狠的口气张狂大叫着,屏幕上人物利爪不断在草雉京身上狂抓,最后双手锁定头部,令对方全身撕伤并不断带起飙射的鲜红血液。

“学弟威武!”

芬格尔一旁鼓掌,务必要让金主爸爸满意。

楚子航一时竟觉得他在拳皇游戏里学习人物的日语台词或许是有用的,说不定到时候真打起来了,这种话会令那群黑道们未见血而怯三分。

“李学弟,你要是喜欢打拳皇的话,干脆咋们在寝室里安个大型游戏机怎么样?”

芬格尔试探问着,颇似古时在皇帝身旁侍奉的奸佞宦官的模样。

“好!”

李龙渊头也不抬就答应下来,手指飞快按着按键,用PSP打游戏属实不过瘾。

“得令,到时候我们就下最新的街霸Ⅳ,反正街霸与拳皇也差不多,而且能世界范围内联网对战,绝对爽得飞起。”

芬格尔火急火燎地爬下床,打开电脑就在网上搜索合适的大型游戏机,最好再配个投影屏。

至于花销嘛,自然全部由李公子埋单。

芬格尔这么尽心尽力,完全是抱着蹭游戏机的想法去的,至于李龙渊么,就当花点小钱买服务。双赢。

…………

中国,正统,云顶兴庆宫

古殿装饰威严,朱红圆柱根根耸立,设计风格四平八稳,端的堂皇大气,色调丰富却不失庄重。

云顶檀木制成的朱紫房梁雕刻着各式游龙,水墨绘制的千里山河图屏风放置殿首,殿中宝顶镶嵌月明珠泛着盈盈光华,阶下铺设着锦织缎绣的名贵青毡地毯,其上鲜红图案如同火焰般熊熊燃烧。

李承乾罕见地一身明黄色袍服,端坐于正首处那张梨木雕花大椅上,不疾不徐地吹着自青釉茶盏里冒出的热气。

下首处,两侧黑衣不良人持狭长笔直的唐刀恭敬而立,刀鞘纯黑,金革肃杀。

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匍匐在地,高颧额面隐隐浮现细密汗珠,身形更在止不住地颤抖,赵家现任家主,赵厉。

“不,不知家主唤厉前来,所谓何事?”

男人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压抑氛围,隐隐带着颤音开口。

“你心里很清楚,赵厉。”

老人眼睑微抬,斜觑一眼跪伏在地的男人,明明掐着不轻不重的腔调,却有如万钧山岳压来。

“厉,不知。”

赵厉抬起头,露出的是一张略显风霜的普通中年男人脸庞。

“知道我为什么派赵曦去美国么?”

李承乾放下手中茶盏,双手按于两膝,深邃锐利的目光朝他望去,男人一瞬间再度低下头,不敢僭越。

“赵曦,确实不是赵家血脉,亦非,黑王血裔。”

中年男人艰难吐出这些话,他知道大势已去,底牌尽失,不再继续隐瞒。

“与谁合作的?日本的猛鬼众么?”

李承乾早有预料,继续问着。

“家主明鉴。”

赵厉身形已然半瘫软在地,以额贴地。最近这些年,分家的野心日益膨胀,逐渐不满足于屈居于中国一隅,便开始把手伸向周边。天地可鉴,他们从未想过动摇李氏的宗家地位。

“将这些年参与进来的人员名单报上来,交于大理寺审批量刑。另外,把猛鬼众那边的合作人员信息全部提取出来呈上来。近日偷渡入境的Renovamen组织使用的进化药最早就出现在他们手里。”

李承乾下达最后通牒,下方跪伏的男人必须要做到,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做好。

“是!”

果然,赵厉没有半分犹豫。

“滚吧。”

老人似有些疲倦地摆摆手。

“是。”

男人站起身来疏络着跪麻的双腿血液,随后作揖告退。

“回来。”

老人又招手。

转过身去的赵厉不敢显露丝毫不耐,再次转过身来。

“啪!”

清脆的炸响声突兀自殿内响彻,滚烫的茶水泼溅在男人的脸上流淌下来,烫得皮肤熟红。他的身形却依旧挺立,垂首低眉,不敢妄动。

就在刚才,老人一甩手,扔出平常爱不释手的汝窑天青釉茶盏,它在空中划过一道笔直的竖线后诡异地在男人面前炸裂成无数碎瓷片,力度却控制的很好,没有伤到周围一人。

“这茶盏是宋代汝窑产出的名贵瓷器,至今已达千年,在外界能拍出天价。”

老人介绍着自己珍爱的茶器,男人立在阶下默默听着。

“可无论它在外人眼里多高的价值,有一朝碍着主人眼了,便会被毫不犹豫地砸碎,以供泄愤。”

李承乾的身上隐隐有着无形威严散发出来,这一刻,他不再是盛唐优雅贵气的老校长,也并非李龙渊眼里和蔼可亲的祖父,而是高压的统治者,绝对的掌权者。

这个如狮虎一般的男人终于在人前展露獠牙,好似他不是用言灵·天演在暗处运筹帷幄的智者,更像是拥有极致力量,一言足以定人生死的暴君。

“厉,明白。”

男人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