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

时间缓缓流逝,阿普和勇治不断交手,贝克也时不时窜出来猛然突袭一下。

可是不管贝克和勇治的身体发生了多少次爆炸,却依然生龙活虎的,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

特别是勇治,脸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可恶啊!”

阿普注意到了两人的战斗服,很明显,那种战斗服防御力很强。

扭头扫了一眼远处的方向,从刚才开始,那熊熊烈火中传出的声音就越来越少。

霍金斯海贼团犹如玩闹一般,只是文斯莫克·伊治和坦尼娅两人出手,就把广播海贼团打的溃不成军!

到了如今,

广播海贼团几乎已经没有其他幸存者了,才出海几天,他就被打成了光杆司令!

“斯库拉奇曼·阿普!”

“吼——”

正在他忙于应对勇治和贝克的联手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巴萨罗穆突然从他身后杀出。

只见对方举起手中的长矛,凶狠地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哇——”

阿普大口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道压的单膝跪在了地上。

瞳孔猛然收缩,心中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现在他可是被群狼环视,广播海贼团的同伴也已经死伤殆尽,一旦受伤的话,想跑都难了。

“巴萨罗穆,不要多管闲事,他是我的猎物。”

勇治有些生气了。

巴萨罗穆丝毫不理会勇治的愤吼,快步冲了上来:“刚才他可是先对我出手的,所以是我的猎物才对,我要撞他一下!”

嘭!

还没等阿普站起来,勇治悍然出手,一道恐怖的冲击波把阿普轰飞了出去,正好撞在了他身后的巴萨罗穆身上。

“轰隆——”

身体不断翻滚,两人径直飞出了上百米远,最后撞在了身后的岩石上,终于停了下来。

“该死的霍金斯海贼团,都是因为你们…”

“嘭!嘭!嘭!”

有着巴萨罗穆这个人肉沙包垫后,阿普反应过来的瞬间,抬起手肘一下又一下地砸了过去。

此时他已经恨极了霍金斯海贼团,不但破坏了他扬名立万的计划,还把他的伙伴们屠戮一空。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起码也要干掉对方一个重要的成员,让他们感受到相同的痛苦。

“咳咳~”

鲜血仿佛不要钱似的从口中喷出,阿普的每一肘都砸在巴萨罗穆的腹部,让他的意识一阵模糊。

“该死…又是这种感觉!”

巴萨罗穆轻声呢喃道。

他已经忘了有多久了,记忆中,小时候每一次抢夺食物被商贩们暴揍就是这种感觉。

那些大人拳打脚踢,毫不留情地踹在他幼小的身体上,把他打的遍体鳞伤。

无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直到他奄奄一息,最后才骂骂咧咧地离去。

无数次独自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被雨水打湿,被阳光暴晒之后。

他就像顽强的杂草一般,摇摇晃晃地,一次次重新站起来,继续苟延残喘地活着。

‘听说了吗?巴兹尔家族要招收少年组护卫成员,只要能坚持下去,就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对不起…巴萨罗穆…我坚持不下去了,那些贵族们根本没把我们当成人类对待!”

‘因为训练,已经有数百人活活累死了,整个少年组营地上万人,只有我们几十个了,巴萨罗穆…’

‘活着…好辛苦!’

是啊,活着好辛苦。

从最开始的上万人,陆陆续续只剩下了三十几人,并且还在不断减少。

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跟随大部队来到了那座无人岛,在哪里结识了无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在那个营地里,所有人都是孤儿,好好地活下去是他们唯一的愿望!

但是…

随着时间的过去,他也失去了无数的同伴,直到最后一个倒下,他再也不敢去认识新的伙伴了!

为什么?

为什么要活的如此狼狈,为什么他们的生命如此廉价?

同为人类,难道从出生开始,他们就连活着的权利都不配拥有吗?

直到那一天…

‘我是巴兹尔·霍金斯,巴兹尔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大声的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和梦想,无论那个梦想有多么遥不可及!’

‘今天,我会记住你们所有人的名字和梦想,并实现它们!’

听到霍金斯的话,以及周围同伴们口中一个个宏伟的梦想。

巴萨罗穆迷茫了。

为什么只有我没有梦想?

我…可以有吗?

霎时间,以往那些同伴们的身影在他脑海中一个个划过。

如果…如果我能坚持下去,如果我能成为将军,是不是就可以带领大家一起好好地活下去了。

这个世界会不会就没有那么残酷了?

“给我听好了,斯库拉奇曼·阿普,我叫巴萨罗穆,总有一天会成为百战百胜的将军。”

“带着所有人…好好活下去!”

“嘭!嘭!嘭!”

只见巴萨罗穆脑袋微微后仰,一下又一下撞在了阿普的后脑勺上。

沉闷的碰撞声不断响起,仿佛晨钟暮鼓般,在这座城镇里回荡!

“凯德!”

嘭!

“罗西!”

嘭!

“赞比尔!”

嘭!

巴萨罗穆麻木地撞击着,口中喊着一个个名字,那些人曾是他最好的伙伴,也是他最在意的人。

可是,他们都没有坚持下来,最后全都死了。

他承载着所有人的梦想和期望活了下来,成为了少年组营地最后的四人,也成为了霍金斯海贼团的一员!

杰莫里如愿以偿地成为了航海士,伯纳德成为了贵族,毒Q成为了船医…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生活还要继续,航海才刚刚开始,他要在新世界指挥千军万马,成为百战百胜的将军。

带领所有相信他的人一直赢下去!

“你这个…疯子!”

阿普被撞的头昏脑涨,滚滚的鲜血从他的后脑勺,以及巴萨罗穆的额头滴落。

虽然才出海没几天,但是从小到大,他经历过无数的战斗,这一次,是最粗暴的一次!

对方明明还有那么多伙伴在场,却蛮横地紧抱着他,一副要拉他同归于尽的架势。

打架哪有用脑袋的?

广播海贼团已经完蛋了,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才行。

“这是最后一击…和这个世界道别吧,混蛋!”

“吼——”

只见巴萨罗穆突然爆喝一声,额头被一层武装色霸气覆盖,凶狠地撞了过去。

“轰隆隆——”

两人身下的地面仿佛蛛网般蔓延开来,就连他们身后的岩石也承受不住恐怖的力道,崩碎成了一块块碎石。

阿普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双眼泛白地倒在了地上,身体深深地镶嵌进了地面之中。

“啧啧,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觉醒了武装色霸气,干的不错嘛,巴萨罗穆!”

霍金斯微微诧异,巴萨罗穆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了,但是资质并不算出众。

明明教了他那么多战斗的技巧,却总是固执地用脑袋和敌人硬碰硬,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这一战,巴萨罗穆算是取巧了。

如果不是贝克和勇治与阿普战斗了一阵,同时分散了对方的注意力,巴萨罗穆应该没有机会。

而且,刚才阿普已经放弃了两败俱伤的打法,很快就可以挣脱了。

谁知道…

只能怪他运气不好了!

霍金斯一脸同情地看向了昏迷的阿普,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