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97之另类地产霸主 > 第三十九章 演戏之前

一个小时之后,香江铜锣湾,在一家精品服装店内,嗯,这是李达康今天第二次照镜子。

“嘻嘻,真是个靓仔。”

“嗨呀嗨呀,好靓噢……”

面对好几个店员的花痴状,李达康左瞅瞅右瞧瞧,也没感觉自己比在工地时候更帅呀?嗯,虽然自己现在穿的衣裳,要比之前的白衬衫牛仔裤贵10倍不止。

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嘛,李达康还是决定少数服从多数,今天就承认自己是个帅哥吧。

“呵呵那行,就这身吧,水……那个阿水,去刷卡。”

我水哥也是早就得到麦亨利的指示,说是今天要扮演一次李达康的跟班。

必须承认,我水哥还是有一定的表演天分,至少他进入角色的速度,那是相当之快,所以他听到李达康的叫唤,很狗腿的跑了过来:

“阿康试好了?好的好的,咦?…….”

说到这的时候,我水哥像是发现了什么,他指指李达康脚下:

“阿康啊,鞋子呢?皮鞋也是换一双吧?”

听说还要换皮鞋,李达康嘴角微微抽动,当然喽,是不能让店员小姐发现的微微抽动。

刚才选定的这件短袖体恤,打完八折之后的价钱都还要2千8,另外还有那条西裤,也是要2千多港币。

可怜李达康千里迢迢跑来香江实习,流生舅舅最开始跟他说的,是基础工资4千港币,另外再给2千港币的工地补助。

所以这尼玛就两件夏天穿的衣服,就把李达康一个月的工资交代了,这让平时穷惯的他怎么不会肉疼。

然而肉疼归肉疼,但现在大几千块都已经穿在身上了,如果脚上再踩双百把来块RMB的皮鞋,那好像确实也不合适。

嗯,尽管这双皮鞋,那也是因为要来香江,李达康这才特意去买的。

而香江的铜锣湾也不愧是这个城市的商业中心,这里的店员小姐都非常专业,非常会做生意,听说还要买鞋子,立马就有一位漂亮小姐姐凑了上来:

“先生还要买鞋子呀?真是巧了,本店刚到一批意大利皮鞋,都是今年的最新款,诺,就在那边,靓仔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过那边去挑一挑。”

李达康虽然表面堆笑,心里却说巧个屁,反正我从前世活到今生,好像就是在你们这种服装店里遇到的巧事最多,每次都是什么“碰巧刚到的最新款”,拜托你们就不会换种说法吗。

然而等李达康顺着小姐姐手指的方向看向店里皮鞋专区的时候,他立马改主意了:

“呵呵好的,过去看看,过去看看……”------

他改主意不是别的,只是因为李达康眼尖而已,眼尖到他已经看到那些皮鞋的价格标签,好像都是只要1000多块而已,最贵的也只是2000出头。

嗯,这要是搁在往常,这样的价钱当然也会让李达康肉疼,可谁让他现在已经穿了大几千块呢-------

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妙,因为有这个做参照,李达康瞬间觉得这批皮鞋竟然还算便宜。

貌似自己也去换一双千把块的皮鞋,这好像也是能够接受。

然而等李达康真正走进皮鞋专区,他当时就有点傻眼-------

他的眼尖是没错,阿拉伯数字也并没看错,更没有数错后面的零。

只可惜他却没看清,跟在数字后面的货币单位。

这批意大利皮鞋,竟然都是用美金标价,其中最便宜最便宜的都要1千多美金。

李达康心里暗暗吐槽,心说你们香江虽然是个自由港,全世界任何主要货币也可以在这里自由兑换,但也不用这样子搞吧?

好端端的标什么美金,你们这不是坑人吗。

但是没有办法,既然跟着漂亮小姐姐跑过这边来,李达康已经算是掉坑里了,他现在就想着尽快爬出去。

于是李达康开始装模作样开始挑选,他挑得很认真,挑得很仔细,大概挑了那么五六分钟,李达康一脸惊喜状:

“哈哈阿水,你快过来看看,你觉得这双皮鞋怎么样?这个款式我还是蛮喜欢的。”-------

他喜欢屁的款式,他刚才在尽力挑选,只是想挑一双相对便宜点的而已。

嗯,最便宜的当然不好,这对不起门外的那辆劳斯莱斯,所以李达康刚才花了五六分钟,就挑到这双倒数第二便宜的,并且还要装出很喜欢这个款式的样子。

唉~~~演戏真累!

李达康现在不仅心累,更重要的还是肉疼------

就这双标价倒数第二便宜的皮鞋,也要1180美金,按照这年头的汇率计算,这已经是万把块rmb了-------

可怜前世的李达康在香江足足干了4个月,这才攒了2万多一点的港币带回国内可今天跑来一次铜锣湾,就要花去将近1万5了,这让李达康到哪说理去?

店员小姐姐倒是不疑有它,见李达康已经挑好,她还假惺惺说几句“您的眼光真好”,“靓仔好有品位”之类的话,然后还请李达康试穿,挑选合适的鞋码。

在阿水同志去刷过卡之后,李达康一副生无可恋表情,连店员们“欢迎下次再来”的声音都充耳不闻,他生无可恋的离开这家服装店,然后重新回到那辆劳斯莱斯上面。

“咦,水哥,开车呀,你还愣在这做什么。”

郭阿水同志一笑:“我这不是在等你康少的指示吗,麦生已经明确告诉我,我今天就是你的跟班,干什么一定要听你的话。”

“唉,跟班,”

李达康没精打采说道:“既然什么都听我的,那我现在就给你个任务,今天花的这些钱,你现在就找麦生给我报销去,好不好。”

“这个这个……哈哈哈……”

阿水同志打个哈哈:“那走啊,我估计麦生现在就已经到中国城了,到那你直接跟他说去,让他把今天的置装费给掏了。”

“置装费?”

李达康一听当时就乐了:“嘿嘿水哥,你这个词倒是用得蛮好,不错不错,就用这个名目了,麦生既然让我配合他演戏嘛,淘点置装费合情合理,好了水哥,走,咱们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也好演好今天晚上的戏。”

阿水同志一愣:“不去先去和麦生他们汇合了?”

“汇合什么,到时候我们单独进去就是。”

见阿水同志还有点不明所以,李达康对他多解释几句:

“水哥我和你交个底,这是我和麦生早就约好的,你也知道,我们今天可是去见一位风水先生,而无论是风水先生还是八字先生,这些人可是擅长察言观色的,说句不好听的话,看人下菜,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就是他们这些人的特长,也是他们的专业技能,我讲了这么多,你现在知道麦生为什么让你开劳斯莱斯来接我,而我也要去铜锣湾当冤大头了吧?”

“这个……是让那个风水先生摸不清你的底细,也看不清你的来路,是这样吧?”

“聪明!”

李达康打了个响扣,然后继续耐心解释道:

“水哥你不要忘了,我们今天的任务,可是要去摸清那个人的底细,看他适不适合当一个工具人,既然想摸清他这种人的底细嘛,那最好就别让他摸清咱们这些人的底细,可是在我们这些人当中,有些人的底细却是没法藏的,比如麦生,我相信到了现在,那个从缅甸请回来的风水先生,他肯定已经清楚麦生的身份,另外还有彤叔那边的人,这个人是彤叔派人去请的,那么在这之前,彤叔肯定也跟他讲过整个计划的轮廓,不然也不会真的把人请到香江来,所以在……”

“所以在这些人当中,只有你阿康的身份才可能是那个风水先生还不清楚,麦生这样做,是要继续模糊你的身份,让那个人更摸不清头脑,这样反倒能露出他自己的底细,是这样吧?”

李达康听完就笑了:“完全正确,加十分,不,等下吃饭的时候给你加个鸡腿,不过水哥,尽管你很聪明,但我还是要提前提醒你,等下进了中国城以后,你就当大家是在演一场戏,在这部戏当中,麦生和彤叔派去的人才是主演,你我二人却只是龙套,龙套就要有龙套的觉悟,首先不能抢戏,其次不要胡乱说话,更不能随便给自己加台词,这样才不会把戏演砸,知道了吧?”

“哈哈这个我当然知道,阿康不瞒你说,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还想报考TVB的艺人培训班呢,只可惜那帮人没有眼光,竟然没录取我,其实要真说到飙戏,我可比当年被录取的那个强多了,好了好了…….”

说到这我水哥发动车子:“咱们还是过尖沙咀去吧,就在附近找个吃的,然后进中国城演戏去。”

李达康听了当时就忍俊不住,我水哥居然还报考过TVB的艺人培训班?这个在前世他还真不知道。

李达康从侧面瞅瞅我水哥,嗯,TVB要是能录取他,那才是真正的没眼光。不过我水哥就是这样的人,他永远都有一种迷之自信。

在车子开进隧道的时候,我水哥突然再次开口:

“嗯,不对不对。阿康你刚才的说法不对。”

“啊?什么不对?”

阿水同志道:“你刚才的比喻不对呀,嘿嘿,今天晚上咱们去中国城,那是像演戏没错,可你阿康可不是什么龙套,你就算不是主角,那也是重要配角呀,不仅有关键台词,还是个有资格带跟班的重要配角,嗯,所以在整部戏里,其实就我一个龙套,一个龙套……”

“哈哈水哥谦虚…….”

李达康虽然表面大笑,心里却说水哥呀,你知道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