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舒服?

这个女人是怎么搞的,才刚搬出去几天就把自己折腾的一身都是病,洛亦是没钱给她请医生吗?!

混成这样也不愿意回来找他帮忙,就那么喜欢那个小白脸?

陆征心里没由来一阵烦躁,领带微松依旧让他觉得透不过气,鬼使神差抬手示意不远处的服务生过来,又指了指隔壁桌,“我们认识,拼桌。”

服务生咋舌。

没听说过在法国餐厅吃饭吃一半拼桌的。

但对方可是陆先生,帝都惹不起的人物,别说拼桌了,就算脑洞大开想在餐厅里摆个原子弹看着,他们也不敢拒绝啊。

沈安安看着服务生硬着头皮离开,他已经起身往隔壁桌走,眉眼间生出一丝明显的慌乱,也急忙跟着起身,声线中透着紧张,“阿征。”

“打算跟洛氏谈一笔生意。”他从容优雅迈步,神态坦然,丝毫不像作假。

感受到带着冷意的气息逐渐逼近,桑若心尖下意识揪紧,心中隐隐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肢体却十分诚实,条件反射一般看着迎面而来的高大身影。

嗡嗡嗡——

包里手机剧烈震动,她像是看见曙光似的,顿时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对着洛亦抱歉微笑,指了指自己的包,“学长,我出去接个电话。”

不等对方回应,她已经起身,目不斜视与面色冷峻的男人擦肩而过,就像面对着陌生人似的。

陆征眉心一紧。

这个女人!

她一颗心都悬在嗓子眼,见到陆征懒得跟她一般见识,也没有跟她搭话,才长舒一口气,走出餐厅大门划下接听键。

对方声音听着十分客气,“您好,是荔枝直播ID161XXX的【仙女界扛把子】小姐吗?”

这开场白听着极其奇怪,桑若有些无语,但还是应了一声。

“我是荔枝直播平台的官方公会负责人,看到您在平台的涨势非常可观,想向您咨询一下有没有签约我们平台的意向,待遇方面您尽管放心,我们开出的条件一定会让您满意。”

签约!待遇!跟钱有关!

她登时眼前一亮,激动的声音脱口而出,“签约有什么好处?能给底薪吗?多吗?”

对面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她这种连句客套都没有,就单刀直奔主题的主播,沉默片刻才开始解释平台的一系列福利。

无非就是粉丝越多底薪越高,按质按量完成直播全勤会有相应奖励,粉丝打赏后平台的抽成比例会适当降低,但从此以后必须按照平台的活动走,否则就算违约。

然而桑若直接无视了最后一个条件,满脑子只有一个概念。

她可以赚得比现在还要多!

“好,请问我们什么时候能签约?”她一口答应下来。

对方见她这么爽快,没有像别的主播似的借机提出苛刻条件,也十分开心,“我现在就把合同给您送回去吧,因为今晚要乘飞机去魔都,时间比较紧。”

“现在好像……”

她一面说着,一面透过窗子看向餐厅中刚才坐着的位置,本来想着不能就这么把洛亦丢下,结果正好对上陆征阴沉的目光。

而且,此时此刻,陆征就坐在她刚才的位置上!

她握着手机的指尖倏然收紧,捏的骨节微微泛白。

负责人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里面传出来,“我在魔都行程大概需要半个月左右,如果您现在不方便,等我回来再与您联系,可以吗?”

她慌忙错开陆征的目光,硬生生将“不太方便”几个字咽下去,忙不迭回应一声,“那就现在吧,麻烦您把见面的位置发给我。”

先不说这半个月要损失多少钱,单说要回去面对陆征和沈安安,那她还不如借着签约的机会溜之大吉。

电话挂断,她深吸一口气,轻手轻脚推开餐厅大门溜到前台。

给洛亦留了一张满含歉意的字条,顺便结算了饭钱,想了想,还是软磨硬泡求着收银员帮她把之前的医药费转给洛亦。

她也不知道上次花了多少钱,生怕留少了,干脆咬咬牙留点生活费,把卡里为数不多的余额都转出去了,反而有一种一身轻松的感觉。

想到自己即将多一笔稳定收入养活自己和孩子,她心情莫名舒畅,哼着小调走出餐厅,招手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奔约定地点。

餐厅内,一道充斥着愠怒冷意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的身影,顺着她的背影透过餐厅窗户,最终紧紧锁在出租车尾气上。

陆征棱角分明的面容紧绷着,虽然看不出情绪有什么波动,但周遭气氛却猛然凉的骇人。

小金丝雀真是胆儿肥了,竟然偷偷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