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浪把桌面上的书本试卷一张张拿起来观看,但都没发现有用的信息,直到拉开最下面额抽屉时,才看到里面躺着一本工作日志,一本名录以及一个包装得很用心的巴掌大盒子。

“这是什么?”他的注意力第一时间被盒子吸引,打开后才知道里面躺着一个很奇怪的吊坠,通体白色,但里面淡淡的浑浊黑气,还附带有一张纸条。

“老公生日快乐,你最近经常说看到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专门去求的水晶,一旦感受到有恶意就会变成黑色,希望它能够保护你。”

“道具吗?”莫浪嘀咕了一声便重新拉出面板,果不其然在道具下出现了一个水晶吊坠。

【白水晶吊坠:倾注了爱意的礼物,可惜终究无法保护她的爱人。】

“原来如此,现在水晶里面有着黑气就说明周围有恶意在针对我是吗?这是想给我施加心理影响,太小儿科了。”莫浪说着便抬头看向门外,寂静幽深的走廊里亮着昏黄的灯光,看不到任何晃动的身影,“有本事就来呗,不过一个梦境游戏,能让人怕到什么程度?”

紧接着他便翻开游俊宇的工作日志,这上面的记录画风比侦探日志正常多了,只是时间看起来好像已经是一年前了。

“颜沁最近的精神状态好像变得非常不好,可能是受到了好朋友李雪去世的打击,作为老师我必须要想办法帮她做出这个阴影。”

“她的状况比我预想的更差,一直神神叨叨地说教学楼底下有一段29级的阶梯,通向一间地下室,里面有一个修女的画像可以帮助她实现任何愿望。”

“那段楼梯我知道,应该只有28级才对,而且不存在什么地下室,只是当时教学楼施工出现了错误导致的。”

“颜沁不愿意和我交流,只是抱着镜子或哭或笑自言自语,说她的朋友躲在镜子里,这种精神状态让我非常担心,所以便联系了她的家人,将她送到精神病院进行治疗。”

“三个月过去,颜沁的状态好转了不少,只是往日生动活泼的性格现在变得极为孤僻,也不愿意和同学接触,我号召同学们成立了一个帮助小组,为她提供帮助,这个方法的效果很不错,她们都成为了好朋友。”

“帮助小组的成员最近都生病了,请假没来上课,颜沁主动来找我,这是她自从李雪去世后主动和我倾诉,说那些成员会生病都是她的错,有个怪物在诅咒她们,不让她们靠近自己。”

“这个情况让我开始再次担心起她的精神状态,但也只能好好安慰她,劳累了一天,总是能回家吃上妻子的饭菜了。”

“今晚因为批改试卷,在学校里加班,但我居然还看到了颜沁,出于好奇心我跟在她身后,发现她在找那段没有任何意义的阶梯。”

“那段楼梯真的有29阶!教学楼里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地下室?”

莫浪翻过了工作日志,随后皱起眉头又翻了回去重新确认,因为有点对不上,这时他才发现中间有几页被撕掉了,只留下参差不齐的茬口,没有了地下室里的信息。

“它跟着我出来了!跟着我回家!我从地狱里带出了一个恶魔!”

“她好像不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绝对不会在晚上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拉开冰箱偷吃里面的生肉内脏。”

“不知道是我疯了,还是我的妻子疯了,桌子上摆着的已经不是料理,而是虫子和内脏。”

“今天忍不住对她动手了,看着她满身伤痕的模样我很内疚,但她真的不能再往家里捡野猫和飞鸟的尸体了,而且整天整夜不睡觉,就坐在床边痴痴地对我笑。”

“我知道她不正常,但她是我的妻子,我爱她,不能放弃她,我再去找那个怪物谈判,让它把我的妻子还回来。”

信息到这里戛然而止,但莫浪却觉得浑身隐隐有点发毛,或许观众不知道游俊宇口中的妻子是谁,但他怎么会不清楚。

在《贞子》中,还以为是游俊宇的出了问题,所以拎着斧头残杀了贞子,但从这个记录来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真正出问题的好像是贞子。

所以到底谁才是不对劲的人?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莫浪心头挥之不去,不过这个新人造梦师还真厉害,明明是对《贞子》的剧情补充,但即使没游玩过《贞子》就来游玩也不会有任何阻碍。

他发愣的模样落在展会观众的眼里却引起了一阵接一阵的议论。

“他在想什么?怎么还不出去?”

“为什么这个场景搭建风格以及剧情会让我联想到了另外一款恐怖梦境?”

“感觉挺有意思的,等他玩完,我们掌握了通关技巧也去试试,白嫖一款游戏也不错。”

......

这时一群人从远处走来,正在围观的游客都自觉让出了一条路,来的正是评委团,有几人白露可以叫出名字,有些即使不认识也能从胸口的牌子看出来,乖巧打招呼道:“各位评委好,林老师好。”

“秦歌呢?”林致远倒是没有架子也点头回应。

“他正在入梦,我来照看展位。”

“来得不巧,看来你们暂时是见到这位新人造梦师了。”林致远冲后面几人打着哈哈道:“不过你们不是一直很好奇他这个梦境的质量能不能和上一个一样优秀吗?现在就有空位,可以试试。”

“从这个细致的场景就能看出来不会太差,但我这老骨头可禁不住吓,还是看看这个玩家的直播吧。”一个两鬓花白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中年人笑道。

胸口晃动的牌子赫然写着百花主编-寒梅。

“林老师,音响摆在这里好像有点不太合适,整个展会的其他人有样学样,秩序都乱了。”说话这人西装革履,和陈清志有六七分相像,一看就知道是谁。

“陈总,不是说好任由参赛造梦师发挥手段吸引玩家吗?这也是考验造梦师的一关。”林致远转头环顾道:“我倒觉得挺好的,你看这不就让后半场也热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