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肌肉妖魔 > 第十八章 第一次正面拼杀

听到蜥蜴人的嘲讽,吴傲也知道,它肯定是认为吃定了自己,才会这样玩弄,试图从心理让自己破防,

“杀不杀的了我还不一定呢,我算是明白了,你们这些妖魔没一个好看的,全是这么恶心的样子,我要是长这样恨不得举刀自尽!”

“臭小子,嘴还挺硬,我看你身板是不是有你嘴硬!”

蜥蜴人变成妖魔后最痛恨别人说他的外貌,这小子竟敢在雷区跳舞,那他今天死定了!

蜥蜴人扑向吴傲,双爪交叉杀去,吴傲见状靠着焚天决的速度抽身躲过,蜥蜴人的爪子抓空,挠向了树木,一人粗的杉木直接被他双爪抓断,木屑迸发,蜥蜴人又转身扑向吴傲。

见蜥蜴人一招衔接着一招,吴傲的速度捉襟见肘,于是他想也没想直接开启焚天决极限状态,一股烈焰自身上升起,皮肤上显现神纹,一尊火神出世!他双手紧握镇魂刀,向前一斩。

烈火斩·一式!

听着火焰中还有风雷的声音,蜥蜴人一阵心悸,它的第六感告诉它绝对不能硬拼这招,于是它侧身躲过,贴地一滚,迅速与吴傲拉开距离。

“小子,很好,比我见过的所有练气境修士都要强,你难道是最近诛邪门新招的那个极阳体质的弟子?那我今天定要斩杀你了,那位大人知道我斩杀诛邪门一位极阳体质的弟子,一定会好好嘉奖我吧,哈哈哈哈!”

不等吴傲回答,蜥蜴人扭动身体从地上爬来,速度丝毫不慢于在空中扑杀,一瞬间就到达吴傲身边,杀向他的下盘。

吴傲哪能让他得逞,脚下发力跃至空中,蜥蜴人阴险一笑,仿佛奸计得逞,顺着吴傲的轨迹,尾巴一用力跟了过来,在空中无处借力,吴傲仿佛必死无疑。

蜥蜴人蒲扇大的双掌一拍,嗡嗡的破空声传来,势在必得要将吴傲一巴掌拍死。

吴傲心头一横,反正灵隐衣能硬抗凝丹初期一击,于是蜷缩身体向下撞去。

蜥蜴人眼神大亮,仿佛看到了血溅当场,双手一合,镜面破碎的声音传来,灵隐衣碎裂,吴傲毫发无损,手中镇魔刀迸发着烈焰,横斩蜥蜴人的脖子,随着镇魔刀入体,危机感笼罩着蜥蜴人。

“不!我不能死!我还要为那位大人效力!”

于是它骨刺蠕动,卡住镇魔刀,双拳锤向吴傲胸膛,想要拉开距离。

只听见砰砰两拳,蜥蜴人并没有如愿,见纹丝不动的吴傲,松开了镇魔刀,左手抓住自己的肩膀,右手握拳,竟想以肉身力量相搏。

“不自量力!”

蜥蜴人笑了,妖魔的身体强度岂是他们这种修士能比的?于是想硬接着一拳等待吴傲换招的空隙再击杀他,任你能抵挡我两拳已经是极限了,我看你如何身死!

然而吴傲并没有如他的愿,口中呼吸声夹杂着风雷,雷泽九变在身体里运转,这让他的皮肤上都布满了雷纹。

这将是他铭感境最强一拳!

“给!我!死!”

拳锋破体,尽管蜥蜴人已经是凝丹初期实力的妖魔,在雷泽九变和焚天决极致状态加成下的一拳,也无法抵挡,它的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炸裂开来,蜥蜴人可能到死都没想明白,一个练气境的诛邪门修士竟然以一拳之力打爆了凝丹初期妖魔的脑袋。

随着蜥蜴人的头部被打爆,它的生息彻底消散,尸体无力的向后倒去,吴傲见此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股精纯的蓝色能量从蜥蜴人的尸体上飘来,有过经验的吴傲也没了第一次的出丑,任由蓝色能量改造着自己的身体。

随着能量的改造,雷泽九变的境界再次精进,已经从铭感初期达到了铭感中期,吴傲身形也大了一小圈,衣服下的肌肉蠕动,长大了不少。

“果然,雷泽九变要诛杀妖魔吸收那一缕能量才能精进。”

结束这一切,蜥蜴人的尸体被风雷的力量侵蚀,慢慢变成了一滩血水,而血水中有一样闪闪发光的物体居然不受风雷的影响,没有消散。

用木棍从血水中挑出,吴傲发现是一种丝线一样的东西,坚韧无比。

“难道是什么法器?”

吴傲疑惑着注入真气,丝线的一端立马贴合他的五指,另一端射了出去,缠绕在十丈开外的树上,吴傲稍微一用力,丝线缠绕的部分,仿佛切豆腐一般,不费吹灰之力便碎裂开来,切面光滑无比,竟然是一绞杀利器!

“好东西!哎呀!”

荣获法器的他一激动,身上便传来了痛楚,凝丹妖魔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吃了它两拳吴傲也不是安然无恙,这两拳也伤到了他的内脏,刚刚的一拳完全是他吴傲以命相赌,赌雷泽九变强化过的身体能硬接蜥蜴人两拳不死,赌蜥蜴人的脑袋接不住他风雷一拳。

现在他算是知道了,凝丹境之所以视练气境为土鸡瓦狗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事,也就他因为锻体的缘故能抗住这一下,要是换普通的练气后期修士,这两拳怕是要当场打个对穿。

“下次再也不这样拼命了,师父赐的灵隐衣没了,回去怕是要挨罚。”

吴傲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若不是自己反应及时,若不是这蜥蜴人小看了自己,那一拳还真不可能打到他,蜥蜴人的速度太快了,哪怕他焚天决极致状态也没有办法跟上,只能主动挨打。

不过幸运的是,双方一番心理博弈下来,吴傲成功胜出。

“师弟……”

陈宫堪堪赶到,蜥蜴人显出原形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顺着方向赶来,奈何战斗太快,等他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吴傲拼死博弈一拳打爆了蜥蜴人的脑袋。

同样身为凝丹初期修士的陈宫知道,练气和凝丹之间的差距,吴傲居然能以练气境强行斩杀凝丹初期的妖魔,真不愧是极阳体质的弟子,可是那风雷一拳是什么?诛邪门可没有这种功法。

见到陈宫出现,吴傲心中一跳,雷泽九变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他也没告诉过,这陈宫刚刚好赶上,是不是看到了自己那一拳?

双方沉默一会儿,陈宫率先打破气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今日之事我就当无事发生,只要师弟不要违背诛邪门的理念,不要辜负门中长辈的栽培就好!”

“师兄,放心!我吴傲对诛邪门绝无二心,功法问题是我自身原因无法公布,还望师兄死守这个秘密!”

听到陈宫的话语,吴傲也是顺杆下,聪明人的对话一下子就达成了,也省的吴傲再去解释雷泽九变这种逆天锻体的法门。

“这个没问题,只要师弟不做违背诛邪门的事,如若出事,你算是我引入门派的,我到时也难辞其咎!”

“嘿嘿。”吴傲咧嘴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说说吧,怎么回事,小孤山采药还死人,这次我怕是要挨重罚了!”

陈宫闻了闻四周的血腥味,已经估计到至少有三四个诛邪门弟子,身死当场。

也算是他陈宫倒了血霉了,上一次伏龙镇一伇因为是傅红雪带队责任都由傅红雪扛着,他侥幸没被重罚,但是也扣了月供,这次想着采药总不会有问题了,结果在他眼皮底下又死了几个弟子。

谁能料到春游还能出问题啊?要说这个吴傲也是个灾星,有他在的地方出使任务必定死人!

“我算是来晚的了,几位师兄师姐在洞中被这个妖魔追出来,等我反应过来,几位师兄师姐已经死了,我刚想逃却被缠上了,后面的事你也看到了,小小算计了一把,拼死斩杀了他,咳咳咳。”

说完吴傲故作受伤咳嗽了起来,胸口那两拳虽然重,但是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这一幕是装出来给陈宫看的,以免自己的修为暴露。

“行了行了,少装蒜了,我收集一下信息回去报告,这药你也别采了。”

陈宫哪里看不出来这小子是装伤,只能说演技太过拙劣,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回去受罚的场景,哪还管的了吴傲那么多,手中掏出一个信号弹,发射到空中,紧急将其他采药的弟子招了回来,谁敢肯定这小孤山还有没有另外的凝丹境妖魔?再死几人他陈宫还活不活了?

于是不过一刻钟,所有诛邪门弟子都集合到了中心阵法处,陈宫清点了一下人数,摇了摇头,这一趟死了五个人,火字部两个,林字部三个,陈宫已经想好了回去自己面对门主,门主会怎样处罚自己了。

“收队,回去了。”

“是!”众人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