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从治愈疯魔开始 > 第二十章 我向你保证

“你在威胁我?”黑六一脸浮夸的惊恐,看向身后两人:“他在威胁我?我好怕啊!”

两个壮汉嗤笑出声。

黑六也跟着哈哈大笑,恨不得眼泪都笑出来的样子。

“江二愣啊江二愣,几日不见,你可真让六爷我刮目相看啊!”

黑六扶着笑岔气的腰,挥挥手:“快,快给他个弄死我的机会。”

得到命令,两个壮汉不再犹豫,狞笑着欺身上前。

“啪!”

一声破碎声响起。

空气顿时安静。

瓷瓦碎裂一地,酒水掺着鲜血顺着光滑的头顶滑落。

黑六不敢置信地摸摸脑袋,看到手上的鲜血后,情绪一瞬间失控。

“杀了他!给劳资杀了他!今天谁来也拦不住,天王老子也不管用!”

两个壮汉看到老大的惨状,敛去脸上的笑意,正伸出手。

只见那小子突然主动向他们冲过来。

猝不及防的行为让两个壮汉愣了一瞬,江元从他们之间擦身而过,猛地将黑六扑倒在地,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你他么属狗的吗,怎么还咬人?”

“别扣我眼!别扣我眼啊!”

顿时响起一声声黑六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你们两个废物还愣着干嘛?赶紧动手啊!”

“哦、哦。”

两个汉子这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猛地一脚踹向江元,扭打在一起的两人突然一个翻身,狠狠踹在黑六身上。

“啊!踢劳资干嘛?赶紧把这只疯狗拉开,拉开啊!”

“哦、哦。”

……

正化街一众商贩早就对黑六不满,但碍于青云帮的强大,从没人敢反抗,他们想不到居然真有人敢对黑六出手,消息很快传开,都围到打斗处观看。

宋长春和周子丹来到正化街时,看到一众兴奋地匆忙奔走的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拉住一个问了问,说是有个卖鸭子的和青龙帮的黑六爷打起来了。

周子丹道:“卖鸭子的?江元?”

“不管是不是江元,先快去看看。”宋长春头上有伤,医师叮嘱不能过激运动,只能让周子丹先去。

周子丹点点头,扶住佩刀向人群奔去。

……

“你刚才不是保证让我丢个胳膊,掉个腿吗?”

黑六吐一口嘴中的污血,气喘吁吁道。

江元已被拉开,被两个壮汉用绳绑坐在地上,目光紧盯着黑六,眼神凶的能杀人。

身上到处都疼,看到江元的眼神,黑六气不打一处来。

劈手夺过壮汉手中的短刀,按在江元脸上,凶狠道:

“江二愣,你像以前一样老老实实挨顿打不就什么事都没有,既然你脑子犯抽找死,劳资成全你!”

短刀滑向江元脖子,脖间压出一条血线,江元仍不为所动,只死死紧盯着黑六。

好久之后黑六才咬咬牙,收起刀子,“行,你有种,把他带回帮里。”

黑六嘴上嚷嚷着要杀了江元,但即使被怒气冲昏头脑,他也不敢真的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行凶。

大周王朝律法不是儿戏,当街杀人衙门不能不问。

当然,光天化日不能杀,不代表月黑风高时不能。

两个壮汉押着江元,跟随黑二起身。

人群自动分开,让出路来。

只有突然出现的一人挡住去路。

匆匆赶来的周子丹看到人群自动分开,正好奇这帮人莫不是后脑勺长眼睛了,看到他主动让路?

然后看到眼前几人。

一个往外走,一个往里去。

双方大眼瞪小眼。

黑六一眼看到周子丹的银领黑服,腰配长刀。

镇玄司银护!

周子丹一眼扫过,看到黑脸光头、两个壮汉,还有被他们绑住的……

脱口而出:“江元!”

“周大人,你来了。”江元如释重负。

张大爷的腿脚够利索,这才过去多大功夫,周子丹就来了。

黑六心中微讶,江二愣认识这镇玄司银护?

但又转念一想,不可能,江二愣一个卖鸭子的怎么可能认识官差,若是真的认识,上次也不至于被自己打的半死。

如此想着黑六才镇定下来。

脸上堆上谄媚的笑容,拱手道:“这位大人,在下青云帮黑六,帮主是那……”

周子丹没等他说话,抬手打断他:“把他松开。”

黑六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继续道:“大人,这小子……”

“我说把他松开!”周子丹再次打断黑六的话,脸上是已经快要压抑不住的怒火。

看来这位银护的确认识江二愣,且看这架势,似乎没得聊了。

黑六敛去恭敬,不再客气:“这小子交不上帮捐,我按规矩办事,可和镇玄司掺不上……”

话未说完,啪地一声,响亮清脆。

黑六侧着脑袋,手慢慢摸向自己的右脸,看向周子丹不敢置信。

“你敢……”

啪地又一巴掌,这次是左脸。

“我跟……”

啪!回归到右脸。

黑六脸上浮现道道红色手指印,眼中愤怒到极致,手指指着周子丹颤抖不止。

于是很顺带的,周子丹握着那根手指,轻轻一折,黑六就喊出杀猪般的嚎叫。

周子丹看向押着江元的两个壮汉,问道:“他听不懂人话,你们能懂吗?”

一个壮汉点头如捣蒜,另一个不明白地摇摇头。

然后摇头的那个就被周子丹一拳打在肚子上,直接抱着肚子弓在地上,脸色煞白。

“你怎么得罪了这几个地头无赖?”周子丹帮江元解开身上的绳子,看到江元脖子上的血线,惊讶道:“他们还动刀了?”

江元先是感谢周子丹出手相救,然后便把黑六所做之事一五一十说出来。

听完周子丹绕有兴致地看向黑六,“京城之中,天子脚下,这青云帮竟敢如此猖狂吗?”

黑六握着折断的手指,咬牙切齿道:“你可知我青元帮帮主青爷是八品武夫,你敢惹我青云帮,信不信青爷早晚要你不得好死!”

“区区八品就敢这样叫喧?你让你的青爷自己亲自来,看他敢不敢说让他死。”

这时赶到的宋长春走进人群,一眼扫过,心中便有了个大概。

金色领纹,镇玄司金护!

黑六身形一晃,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先是银护,再是金护。

他实在想不明白,江二愣何时攀上了镇玄司这座大山。

看到宋长春赶到,周子丹上前把江元说给他的情况重复一遍,说道:“头儿,我觉得这青云帮太过猖狂,有必要敲打一下。”

宋长春点点头:“我会留意此事,日后有时间派人请这个所谓的青爷到镇玄司喝茶。”

黑六听闻此言,顿时心如死灰。

镇玄司的恐怖他没尝试过,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

他敢拿出青爷恐吓一下镇玄司最底层的银护,但在金护面前,青爷也须礼让三分。

黑六见势不妙,也不管不顾了,扭头拨开人群就跑。

江元急忙向宋长春和周子丹拱手,“麻烦两位大人不要让他跑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宋长春也没问什么事,眼神示意周子丹。

黑六还没跑十米远便被周子丹一脚踹趴下,朝脸上狠狠来两拳,拎着腿一路拖回来,如扔死狗一般扔在地上。

江元慢慢走向黑六。

“你、你想干什么?”黑六惊的疯狂后退。

江元走到他面前,蹲下身来。

问道:“我还用交帮捐吗?”

黑六急忙摆手:“不用交不用交!”

江元指着张大爷的地摊:“那些菜被你踩的卖不出去了,怎么办?”

“我买,我全买!”

江元伸出手:“一两。”

“什么,一两?那破菜撑死不过……”周子丹上前一步,黑六立马改口:“一两,我给!”

从怀中掏出一两银子送到江元手里。

“我的酒被你的脑袋磕碎了,怎么办?”

“我赔你!”

“一两。”

黑六咬咬牙,从怀中复摸出一两递给江元。

“那盘被你踢翻的豆角,我还没吃。”

这次江元没说完,黑六已经掏出一两。

江元皱眉道:“我说一两了吗?那盘豆角一两,盘子也一两,共二两。”

“你!”黑六脾气差点上来,但到底忍住了,老老实实把身上最后一两银子拿出来。

宋长春在一旁看着,心中感叹江元气人的本领越发炉火纯青。

江元收了银子,继续道:“那根你吃的黄瓜……”

“江爷,江大爷!我身上的钱已经全都给你了啊!您就高抬贵手饶过我吧!”黑六欲哭无泪。

“也行,既然六爷你开这个口了,我江元也不能让人说我不讲人情,这黄瓜的一两我就不要了。”

江元重复着黑六方才说过的话,站起身来。

“呼~”

黑六轻吁一口气,终于让这家伙满意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钱没了可以再赚,命可只有一条,先逃过此劫再说。

不过下一瞬,已经背对着黑六的江元又突然转过身来,“差点忘记,还有一件事。”

看向黑六的眼睛,微微一笑。

在黑六惊恐的眼神中,飞快地抬起脚狠狠踩向黑六双腿之间,正中目标,精准无误,用尽力气拧了又拧。

黑六直接痛到失声,眼珠瞪到几欲脱眶而出。

围观人群中顿时响起阵阵嘶声。

连周子丹都感觉下体一凉。

宋长春则赞叹一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加倍还之,有血性,我喜欢。”

江元面无表情地看着眼泪鼻涕齐流,翻来翻去,如热锅上跳动的卷虾一样,痛到怀疑人生的黑六。

“我说过我向你保证,你当我在跟你开玩笑?”

黑六已经完全不在乎,也完全听不进江元说了什么。

现在的他甚至有股想死的冲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