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神:“别慌!往后退,那里有个小关口”。

按照计划是用石头引小队的老鼠过来,可没想到在那只老鼠惊叫下,十几只红毛鼠人从那边跑了过来。

一拥而上,攻势猛烈,一时间玩家的阵型被打乱,根本扛不住这么凶悍,不畏死亡的疯老鼠。

“啊!”。

一个不注意,狗头人的右手被鼠人狠狠咬住,队型也变得混乱无比。

【这么倒霉啊】

烈火赶紧画掌为拳,左拳使劲地砸向鼠头,试图挣脱束缚。几拳下去,作用不大,似乎认定了的他的右手,鼠人就是不松口。

在看看身边的队友,都陷于苦战之中,根本没有人可以腾出手来帮他。

虽然不疼,但是被限制行动的感觉一点都不爽。

有了!

烈火顺势一倒,捡起地上的石头就往鼠人头上敲去,也不管是不是尖锐的一面。

闷沉的敲击声在嘈杂的环境里并不明显,几次敲击下去后,烈火听见了骨裂声...身上的咬合力也松了很多。

使劲一挣扎,烈火抽出了右手,爬了起来,双手持剑,对着鼠人狠狠地插入其中。

解决了自身的危机,烈火赶紧把屠刀对向其他鼠人,帮助队友解除困局。

且战且退,他们终于退到了那个关口,依仗着地形优势,慢慢的消耗着鼠人的力量。

“最后一只”。

一枚冰凌把最后一只鼠人消灭,玩家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占据优势地形的情况下,还是死了三个人...不过战果还是很丰富的,总共有十五只红毛鼠人。

“嘶...”。

洞穴深处传来一个愤怒的吼叫声,把玩家们都吓了一跳。

“这是打了孙子,来了爷爷?”。

玩家们面面相觑,都站起了起身来,看着黑暗的洞穴。

“先撤,能搬多少搬多少”。

从那声叫声里,多多少少能够判断出有个**oss正在赶来,他们现在只有七个人,还个个带伤,只能是进行战略性撤退...

石块光滑,坡度还大,在加上出口狭窄,搬运的速度很缓慢。他们只能只先把红毛老鼠搬到石坡下面,再由上面的人用藤蔓拉出去。

效率之低,隐隐约约都能听见远处的声音传来,那是一大群老鼠正在过来。

“先上去,鼠人不要了”。

有点心痛啊,只运出去五只鼠人,等下肯定会被它们拖回去吃光。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狗头人士兵复活一次需要一百食物,加上路上的时间以及武器,硬抗就是赔本买卖。

死一次更加不划算,只能忍痛放弃地上的战利品。

火把往地上一扔,他们迅速拉着藤蔓爬上了石坡,蹲着洞口位置看着不速的来客,看看那个大家伙到底长什么样子,能不能打得过。

看到那个占满洞穴的身影,玩家终于想起了那天被巨熊支配的恐惧。那是一只五米的巨熊,不知道是从哪里跑过来的,把手无寸铁的狗头人屠戮一遍后,消失在森林里。

看着那个巨大的黄金鼠头,就想起了那只巨熊,果然boss级的怪物就是与众不同,至少一眼就能看出是不是大佬。

“把玩家们都叫上,不知道能不能做掉这个boss”。

书宅皱了皱眉,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

反正死亡又不会掉级也不会掉段,只会丢失武器和时间,加上一点复活惩罚而已。

“你想试一下?”。

耶梦震惊的看了一眼书宅,可他脸上的表情似乎真的在考虑事情的可行性啊。

他真敢想!是二转的实力把头脑冲昏了嘛?虽然书宅一个人能打两个鼠人,可不代表其他人能单挑鼠人啊。

要不是他们两有技能,在加上魔法的爆发,刚才在下面他们就欢声笑语打出GG了。

呼!

破风声响起,那是黄金鼠王投掷过来的石头。

“躲开!”。

耶梦看见鼠王向他们投掷石头,急忙推开陷入沉思的书宅。

“啊!”。

不是因为疼痛而惊叫,而是因为太突然了,太意外了,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书宅直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双爪,耶梦的伤口迸发着绿色的血液,让他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巨大的声音在通道里回荡,耳膜失聪的鸣叫声,眼前深绿的血液四溅,以及惨白的骨渣,让书宅感觉灵魂都在跳动,想要脱体而出。

“快拉我们出去...”。

鼠王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准备再一次向他们投掷,耶梦急忙喊后面的人拉他们上去。

要是被石头砸中,脑袋都会被砸个粉碎,运气好一点,可能还没碎成渣就会变成一道白光了。

咚!身后的石头在通道里当当作响。

幸亏他们跑得快,不然狗头非给砸爆不可。

“给我死!”。

“嘶!”。

额...怎么会这样呢!

下面不断有石头的声音传来,而这里,耶梦每隔十秒就对着洞口发射魔法...

住手!你们快住手,这样是打不到对方的。

小洞可不是笔直的,而是弯曲的啊,你们这样根本是在做无用功啊。

等耶梦放完魔法,Q神拿着藤蔓为他止血,顺便用泥土堵在伤口,完全不怕细菌感染的样子。

反正就很奇怪,明明没有爪子,却能释放魔法。这游戏真奇特...

“撤了,白天再来”。

等明天白天,一定要血洗鼠洞,为失去的双爪报仇,现在先回营地治疗一下。

Q神:“说实话,这boss很难杀”。

不仅仅是因为黄金鼠王的强大实力,而是人手严重不够。其他玩家都还是普通的狗头人,多十几个也是被秒杀,更何况,杀boss没奖励啊。

活动内容是每击杀一只老鼠,奖励五铜币。杀红毛老鼠也是五铜币,普通老鼠也是五铜币,不同的就是它们身上的肉...

所以黄金鼠王极大可能也是五铜币的奖励,那还不如去杀普通鼠人呢。

“卧槽...什么情况啊!”。

惊呆了!这样的伤口都还没死呢,狗头人们惊讶的看着耶梦的爪子位置,那是用泥土包裹的伤口,还不是有液体从那里掉落。

......

“味道淡了,多加点盐”。

悠悠的声音从上空传来,泡枸杞他们三个已经麻了...

记不清这是第几只独角兔,反正小羊羔和蘑菇头一刻都没有停歇,忙着找独角兔。

到后面他们抓了几个壮丁,帮他们去森林里杀兔子,他们出钱买肉,现在他们两个专门负责剥皮。

这剥皮可就简单很多,只需要肉,不管皮毛的好坏,那不就是拿着石头一顿猛划,伤到肉也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