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沉默,他们也不知道要不要停靠岸边。

宋苏继续道:“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海面是安全的。”

“姐,海面是安全的我们一直在海上不可以吗?”安悦不敢上岸。

出门的时候遇到的事情她眼睛是真真切切的看到的。

父母生死未卜,她没能力去找父母,唯一能做的就是确保自己的生命安全。

安森也是这样想的,但他更想闯一闯。

安森:“去岸上是会有危险,可一直漂泊意味着我们遇上的麻烦更加是不可预测的。现在才刚刚出现丧尸,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后面他们反应过来,出现海上强盗也不一定。”

安悦讽刺:“长大了啊你!”

不得不说,她这弟弟是爱打游戏,这脑子却比她还好使。

怪不得她塔都推不掉,原来如此。

安森笑笑:“不然呢。”

张金雄自始至终没有发表意见,他在发呆。

宋苏注意到他的表情,用胳膊肘撞了撞他:“怎么了?”

“我……”他顿住,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事。”

宋苏叹气:“有事就说,憋着,胃可不会帮着你慢慢消化。”

这些小孩不能直白一点吗?

有事说事,有问题提问题。

憋着算什么啊?

让她当蛔虫玩有奖竞猜吗?

张金雄缄默不语,大家视线一下子全都集中在他身上,让他觉得怪别扭的。

抵不住大家打量的目光,他终于忍不住把心里的想法吐露出来:“我们能活下去吗?丧尸来的莫名其妙,大人又不在。表姐厉害是厉害,但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护到我们。在这个突变的世界,我真的能活着吗?”

他害怕,害怕死亡,也害怕活着。

心里的郁气难舒,他难受极了。

安森愣住,他从来不知道熊哥还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

听完后第一反应就是哈哈大笑,笑完后便有点想哭。

是啊,能活下去吗?

他们都能活下去吗?

狗哥不是还被人抓走了吗?

他们呢?

他们也一样吗?

安森难以确定,不由的开始焦虑起来。

安悦没这些念头:“怕什么,姐姐那么厉害,你不自己成为大英雄,怕死?亏你还年长我三个月呢,快点给我振作起来!”

“听说过刻舟求剑的故事吗?”宋苏突然起身,坐在船边,双手撑着船板,仰头的霎那间,海风将她额前的碎发吹到耳后。

“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行。”宋苏看向张金雄,“你要是想死,从这跳下去,我拿匕首把你的位置刻在船上,什么时候没有丧尸了,我什么时候回来捞你。”

捞我?怎么可能捞的到!

张金雄一听,所有的悲秋感伤骤然消失:“我想活着!”

开玩笑,表姐话说的隐晦,但他又不是傻子。

要他还是继续纠结不该纠结的事,表姐就不要他了!

说的好听是刻舟求剑,说的难听就是嫌他碍事,丢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