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尹志平睡了没有,江辰来到他的房间,敲敲门,门打开。

“师弟有事吗。”

“没事就是时间还早睡不着,找你说说话。”

“进来吧。”

进去以后看到桌子上的笔墨纸砚,这白纸上写着宁静致远四个字。

都说字如其人,从这笔字体来看,此人性格刚直,不是邪恶之人,字体隽秀,只是少了点韵味,有形无韵。

看到江辰盯着自己的书法在看。

“师弟觉得如何。”

“很不错,可以看出师兄你从小练习。”

“师弟对书法可有兴趣,要不写上几个字。”

“既然如此,师弟我就献丑了。”

江辰提起毛笔,蘸了下墨水,下笔如有神,笔走龙蛇,行云流水,本来还脸色平常的尹志平,脸上突然惊讶,看着难得糊涂四个字,他细细品味,这四个字意境深远,形神具备,好字啊,好字啊!

“师弟你这首字已经有大家之风了,书法境界很高明啊,你深藏不露啊,你好好指导我一下。”

“互相学习,互相学习。”

接下两人就书法上互相探讨经验,这有共同爱好,这话题就打开了,两人越说越有趣,尹志平对江辰也是好感倍增。

“师兄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晚安。”

“时间过得真快啊,晚安师弟。”

第二天,两人用过早餐就开始赶路。

一直快马加鞭,直到中午才停下来休息。

这人受得了,这马也受不了。

两人拿出干粮吃了起来,尹志平看着江辰奇怪造型有点好笑。

此时的江辰用藤蔓做了个帽子,还用扇子插在帽子里面,充当遮阳伞。

“师兄你别笑啊,这太阳那么毒,不做点防嗮处理,这皮肤马上要嗮黑了。”

“师弟你皮肤比女孩子还白,还是嗮黑点更好。”

“师兄你自己照照镜子,你都皮肤嗮成古铜色了。”

“无所谓,男人就该这样子。”

“师兄没有你这样拐弯抹角骂人的。”

“我可没那个意思是你自己多想。”

拿出干粮和水两人吃喝起来。

吃饱后,江辰靠在树上午休一下。

接下来连续跑了几天,他们还没有出省。

这一天来到一个小镇子。

“师兄晚上我们不用露宿外面了,我们先去找家客栈吧。”

“嗯。”

两人找了家客栈,来到门口,小二立马笑脸相迎,帮他们把马牵走。

走进里面,客人还是不少,现在傍晚,吃饭的人不少,他们随便找了个空桌坐下。

“两位客官吃点什么。”

“给我来一条鱼,一只烧鸡,一壶酒,给我师兄来盘青菜,一碗大米饭。”

“好的客官请稍等。”

江辰从竹筒里面抽出一双筷子,拿在手里转圈圈。

“哎,真是妖孽啊,东城的李大爷的闺女被采花贼给玷污了。”

“前几天王员外家的闺女也被采花贼玷污了。”

“你们说这个月都已经五起了,这官府怎么还没把采花贼抓到。”

“这采花贼一天不抓到,不知道还有多少女孩无辜受害。”

“听说这采花贼轻功了得,想要抓住他估计很难。”

“哎……幸好我家没有女孩。”

…………

听到隔壁桌的人说话,江辰和尹志平一脸专注。

很快菜上奇,两人开始吃起来。

回到房间,江辰找到尹志平。

“师兄,你对采花贼的事情怎么看。”

“除魔卫道本来就是我们修道之人该做的,所以我们逗留这里一段时间,帮助官府把采花贼抓到。”

“我也是这个意思。”

回到自己房间,江辰舒服洗了个澡,然后坐在床上开始修炼打坐。

时间慢慢变晚,江辰和尹志平飞身到屋顶,他们要寻找一个高处监视全城。

两人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江辰在城西。

江辰飞身到一个高的佛塔上,然后坐在最顶端,俯视全城。

这样守株待兔的方法是要看运气的。

两人守了一个晚上毫无收获,白天后,两人回到客栈,通知小二不要打扰他们,然后躺下呼呼大睡。

睡到中午,两人起来吃饭。

“师兄这样不是办法,这城里那么大,想要撞见采花贼纯粹看运气。”

“那怎么办,你有好的办法吗。”

“师兄你和我都是男人,采花贼也是男人对吗。”

“是啊,怎么了。”

“既然他是采花贼肯定不是见女就采,肯定会挑选漂亮的女孩下手,我们只要知道城里哪家闺女长得漂亮,在这附近守着,不是更有可能吗。”

“我赞同你的办法,可是我们怎么知道哪家闺女长得漂亮。”

“这个当然要靠问了。”

“我一个修道之人去问这种事,我哪里问得出口啊。”

“师兄,你知道什么人对谁家有闺女最为清楚吗。”

“不知道,什么人。”

“当然是媒婆了。”

古代有三姑六婆,三姑者,尼姑、道姑、卦姑也;六婆者,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也。

媒人在中国的婚姻嫁娶中起着牵线搭桥的作用。男性媒人又称月老,而女性媒人一般称为媒婆或大妗姐。

这媒婆肯定是能说会道,不然也做不了媒婆。

尹志平听到江辰的话一愣,很快就明白了,他并不是傻子。

“我怎么没想到呢,这确实是好办法,只是他们能告诉我们吗。”

“师兄有听说过一句话吗,有钱能使鬼推磨吗,这个世界很少有钱办不成的事情。”

“嗯。”

“师兄你的装扮不适合抛头露脸,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

“那就辛苦师弟了。”

“除魔卫道!”

第二天,江辰花钱拖人把城里的所有媒婆全部叫过来,钱给够了,这效率就高了,很快客栈来了很多媒婆,这下大家有热闹可看了。

这这里的媒婆聚在一起,叽里呱啦的,整个客栈吵得不行。

今天,江辰把整个客栈包起来了,此时小二给进来的客人解释,然后把门光上。

江辰让小二和掌柜维持秩序,然后让他们一个个上来问话。

这到底是哪家大户人家在相亲啊,所有媒婆心里好奇。

今天每个过来的媒婆都能得到一两银子,事情成了,另有重赏,难怪她们那么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