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你指的是和刺猬配种?”

电话那头传来了鹿临大吸气的声音,他足足花了快十秒的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情,才对司命说道:“相信我,刺猬这个称呼也就罢了,你要是再敢和我提配种这件事……我马上冲到你家门口,让你脑袋搬家!”

“OK,了解。”司命简短地回答道,“虽然你轻描淡写地和我说是去相亲,可这也太离谱了吧?我的大脑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鹿临道:“放心好了,女方没有见过我,她只是单纯知道当天有一个男人会和自己相亲约会。具体事宜都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你跟着她,对方说什么你照做就行了。”

司命点着头,冷不丁地来了一句,“那要是她看上我了怎么办?”

“……”鹿临沉默了一会儿,“那我就只能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了。总而言之,别做出什么有损我名誉的事情就成了,不要顶着我的名字瞎搞!”

“安心啦,我办事你放心,到时候把地址发给我就好了,这件事儿我帮你办了!”

好歹昨晚鹿临借了一件衣服给自己,还特意开车送了自己一程,司命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回报一下。

更何况鹿临已经说了,是有报酬的。

那司命肯定就来兴趣了。

挂掉电话后,司命在家里没待多久,就闲得无聊,来到了江悦的家门前,端着一锅自己刚煮好的白米粥,用脚尖踢响了她家的门。

这一锅白米粥绝对是司命用正常食材做出来的,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将一锅用厉鬼血肉煮出来的米粥送进别人的嘴里。

他自己都嫌存货不够呢!

而且自从他开始吞吃厉鬼之后,司命就很少把家里的正常食材拿出来料理了,这一次也算是消化一下家中的正常食材,免得到时候堆积起来全部都坏掉了。

过了好一会儿,迷迷糊糊的江悦才来打开了大门,看见了站在门外端着一锅白粥的司命,一时之间还没有理清楚状况,“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说你生病了吗?给你煮了点儿粥。”司命看着她的脸色,似乎依旧不是很好,“感觉好点了吗?”

江悦摇了摇头,一只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她吸了吸鼻涕,“还没好,感觉有点严重了,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司命觉得有些奇怪,现在的江悦很虚弱,生命气息比之前要减弱了不少。

难道是上一次的厉鬼影响到了她?

“先进去吧,把这锅粥喝了,我给你看看情况。”

江悦没有拒绝,带着司命走到了自家客厅中。

用瓷碗盛了一些交给江悦,司命深呼吸一口气,业障缓慢扩散开来,逐渐将江悦笼罩在其中。

紧接着,他便透过睡衣,在江悦的左手手臂之上,发现了一团青紫色的痕迹。

这团痕迹正在逐渐侵蚀江悦的身体,导致江悦生病的原因肯定和这团痕迹有所关系!

虽然那天夜里逃进江悦家中的厉鬼并不算强,完全比不上疗养院里面的那个冻死鬼,可是那个厉鬼似乎和江悦有了肢体上的接触。

而这团痕迹,就是肢体接触的表现。

冻死鬼的强大,使得普通人即使没有与其有过亲密接触,生命力也会被快速剥夺。

“我帮你看看情况,”司命抓住了江悦的手臂,然后将她的衣袖卷了起来,找到了青紫色痕迹所在的位置。

如果不是在业障的帮助下,司命还真不一定能够准确地找到痕迹所在,只能说冻死鬼无形之间也救下了江悦的性命。

将自己的手掌覆盖在手臂上的痕迹表面,江悦忽然感觉到有一种湿滑的东西正在抚过自己手臂肌肤的表面,这种感觉很奇怪,让她觉得有些……恶心。

当手心中的嘴巴将痕迹舔干净后,它便满足地合上了自己的嘴,变成了不易觉察的缝隙,继续沉睡着。

“呼……”江悦有些困惑,她好像突然觉得……自己没那么难受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抬起头,看向抓住自己手臂的司命,“我好像觉得没那么难受了,是你做的吗?”

“嗯,你只是受到了前几天厉鬼的影响而已,现在我帮你消除了,你应该会觉得好受了很多。”司命没有否认,“喝点儿粥,睡一觉,明天应该就能彻底好了。”

轻轻点了点头,江悦颇为感激地道了声谢。

一阵奇怪的窸窣声从江悦家的阳台处响起,只见松果背着运动相机,灵活地从阳台上跳了下来,从玻璃门的缝隙之中钻了出来,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司命面前。

“花栗鼠?”江悦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看错了吗?这只花栗鼠背上居然背着一个小巧的运动相机,这是什么情况?

松果几步便轻盈地跳到了司命的膝盖上,将抱在自己怀中的一坨黄纸交给了司命。

“这是什么?你从哪儿捡来的?没事儿别在外面瞎捡垃圾啊。”司命轻轻敲了敲它的脑袋,从松果手里接过黄纸,“你都捡了些什么东西回来……”

刚把黄纸打开,司命就愣住了。

这不是一张普通的黄纸。

这是和花店方小姐手中几乎相同的人皮黄纸!

江悦见司命的表情有些奇怪,便关切地询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司命连连岔开了话题,任由松果跳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将这一锅白粥留在了江悦的家中,“你先好好休息,我还有些事情,之后有空再来探望你。”

看着司命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江悦也不好阻拦,只能小声地道了声谢,然后舀起碗里的白米粥,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嗯……还挺甜。

——

司命刚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将这张人皮黄纸摊开,仔细观察着上面的每一行字。

“这本笔记仅用于记载我在七月二十四日当天的所见所闻,无论是真是假,皆为我双眼所见,绝无半点戏言!

“首先我要强调一点,厉鬼……是真实存在的,并非文娱作品中杜撰出来的虚假形象,而是真正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拥有自主意识,沉醉于杀戮之中的某种怪物!

“而我,就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见证了厉鬼复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