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塑纯真时代 > 第十一章 应酬是一门学问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天然居的店名就因此而来,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正宗,但也算是学校周边比较上档次的一个餐厅,主打的是融合菜系,特色是烤鸭。

虽然和王健震约定的时间是学校下班之后,但刚过五点,陈营就拉着樊博来到了饭店。

定好包间之后,陈营也没上楼,就站在门口抽烟,看样子是打算等王健震来了之后,再一起进去了。

樊博似乎有什么话想说,犹犹豫豫了几次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陈营撇了他一眼:“想问什么直接问,磨磨唧唧的我都替你着急。”

“没啥,就是觉得咱们来得太早了。”

樊博挠了挠头:“其实完全可以等到临近下班的时候再过来的嘛。”

“那如果他提前来了呢?”陈营反问了一句。

“这....”樊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是在跟你抬杠,只是说确实有这种可能,王健震身为团委一把手,没人能限制他按点下班,这才刚开学,工作应该也不多,提前走也不是不可能。”

陈营把烟掐灭:“这种概率是很小,但咱们必须要把所有事情都考虑在前面。”

樊博没有进入社会,还习惯于用学生的思维看待问题,所以对于应酬中的很多规矩都不太了解。

“王健震可以迟到,但是咱们作为求人方却不可以,或许在你看来,晚来几分钟无伤大雅,但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因此而感到不满。”

陈营一点一点给他分析解释:“千人千面,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咱们跟王健震也是首次打交道,所以细节方面还是尽量注意,特别是一会儿在酒桌上的时候,一定要把他哄开心了,咱们才好达到目的。”

“是这样么...”

樊朴也开始逐渐认真起来:“那一会儿见面之后我都要做些什么?先提前教教我。”

“你别紧张啊,团委老师而已,不至于。”

陈营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有些想笑,完全忘了如果自己没有多出十几年经验的话,也差不多同样会束手无措。

“不是紧张,就是不知道自己一会儿该说什么好。”

樊博有些不好意思:“之前没怎么经历过这些场合。”

“以后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而且应酬人的身份地位也会越来越高,你要早点习惯才是。”陈营拍了拍他的肩膀。

如果发展顺利的话,自己之后做的项目也会逐渐扩大,所接触的人和事也不仅仅局限在学校里面。

而陈营不可能事事都出面,如果樊博要继续做他的合伙人,那就必须要快速成长起来,拥有独挡一面的能力。

“一会儿你就少说话,做到多听多看多想就好了。”

应酬是一门学问。

因为面对的人不一样,所以也要采用不一样的策略,而对于一个没经验的人来说,不要求他能左右逢源面面俱到,只要不出差错就已经足够了。

“没问题。”

樊博并没有觉得这样是在冷落自己,非常郑重的点头答应:“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怎么了?”

“你一会儿是准备喝白的吧?”

樊博有些不好意思:“我一会儿能不能喝啤酒?白的我怕降不住啊。”

不住啊。”

从大一以来,不管是班级聚会,还是在寝室小酌,大家基本上都是以啤酒为主,所以在刚才看到陈营跟服务员询问白酒的时候,樊博顿时就有些怂了,担心自己喝多了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举动。

“我倒把这点给忘了....”陈营了然。

上辈子樊博是在大四失恋后,被自己拉着连续喝了十天,之后酒量才迎来了一个暴涨,而现在的他完全是个弱鸡,不说白酒,五六瓶啤酒就差不多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换酒不太合适,到时候你稍微喝一点就好,剩下的我来帮你挡。”

在华夏的饭桌应酬中,特别是对于北方来说,正式场合大部分还是以白酒为主,啤酒则是在正事谈完之后,去大排档KTV进行第二场才需要,放在首场的话不太合适。

不过有了陈营的托底,樊博也就不用担心了。

下午六点半,王健震准时出现在天然居门口。

陈营立刻拉着樊博走了过去:“王老师您来了,这是我的同伴同学,也是一个寝室的,叫樊博。”

“你好。”王健震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三人一起来到二楼的一个小包间里。

“王老师,我也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忌口,所以就没敢提前安排。”陈营把菜单递了过去。

“你来你来,客随主便,家常便饭就可以,我吃什么都行。”

两人你来我往的推让了一番,最终还是由陈营点菜。

虽然说是家常便饭,但这话听听就行,还有的规格还是要有的。

二凉四热,外加一个汤。

不管分量还是面子,都绝对足够了。

在等菜期间,陈营把下午拆开的烟拿出来,给王健震让了一根。

下午牛皮纸里面装的是华子,现在拿的是大苏,仅仅从这方面来看,就知道眼前这两个学生家庭殷实,更别说桌子上还摆着两瓶天之蓝。

“是的,听说这个烟比较柔和,不辣嗓子,也不知道王老师习惯不习惯。”陈营拿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看你说的,这么烟再说不习惯就矫情了。”

王健震吐出了一个烟圈:“当时我们上学的时候,家里面都比较穷,抽的都是散烟,有时候还要拾人家的烟屁股。

“王老师也曾经这么拮据过么?”

“我们那代人基本就没有几个富裕的,哪有你们这代人幸福。”

王健震似乎有些感慨:“刚毕业的时候也穷的要死,连口肉都舍不得吃,那时候我就想,要是每天能买上五块钱一包的烟,日子就过的够滋润了。”

忆谷思甜,这大概是很多中年男人通病。

似乎只有将自己过去说的非常不堪,这才能体现如今的荣耀,从而得到旁人的尊敬和赞叹。王健震只是在团委,严格来说算不上学校的高层,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要诉说的**。

陈营作为酒桌上的老油条,自然明白王健震这点小心思,等他话音刚落,就立刻接上:“王老师您能从无到有,肯定也是付出过很多辛苦和努力的,这也是我们现在最欠缺的经验,还要向您好好请教一番啊。”

“什么请教不请教的。”

王健震被捧的舒服极了,笑眯眯的说道:“时代也在进步,你们这一代有你们这一代的活法,我们的生活基本上没有什么可借鉴的地方。”

“时代虽然不同,但很多道理都是一脉相通的,该学习的地方还是要认真学习的。”

两人一个吹一个捧,让现场的气氛逐渐开始热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