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璃嘴上说着,脚下朝白袍男子靠拢。

白袍男子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的小动作,手上的剑闪过一抹寒光,没有任何征兆的朝阿璃刺了过去。

好在阿璃反应快,她不可置信的瞠大眼看着他。

她很肯定,自己刚才反应再慢一丢丢,就会被他捅个大窟窿。

看着她询问的眼神,白袍男子云淡风轻地说道:“整个西周国都知道,我们青羽门和散修联盟势不两立!”

阿璃俏脸一白,正想说什么,男子又道:“你们散修联盟背地里做了多少诋毁我们青羽门的事情,需要我一件件一桩桩的说出来么?”

阿璃脸色更白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自己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青羽门和散修联盟有仇?

见她不再开口,白袍男子不急不徐地继续说道:“你还要冒充我们青羽门的弟子么?”

阿璃惨白着脸,满脸不甘地替自己辩解:“殿下,我独自一人在外行走,修为又低,生怕给青羽门蒙羞,只好说自己是散修联盟的人,我都是为了青羽门着想啊!”

男子嘴角一翘:“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们青羽门还有你这么一号天生毒体的人物存在。”

阿璃被堵得哑口无言。

事到如今,只能和他们拼了!

阿璃自诩箭术相当不错,但美中不足的是,大多都只是单体攻击。

想比之下,她更喜欢使用自己的“万毒攻心”。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费劲千辛万苦去收集各种毒药的原因之一。

白袍男子似乎也很忌惮这一点,进攻时也不似和方祁礼那般勇猛,反而有些畏手畏脚。

阿璃是个聪慧的,和他过了两招,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一抹冷笑浮现在脸上,她忽然大喝一声:“千蛛手!”

白袍男子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她眼睛一亮,好机会!

想都没想,就朝他轻飘飘的拍出一掌。

掌风向男子袭去,一抹异香悄无声息的钻入鼻腔,男子神色大变,手上的剑忽然就有千斤重。

阿璃哈哈大笑起来;“中了我的七冥莲,你生是我的人,死便是我的鬼!”

男子阴沉着脸,又听她道:“我劝你不要乱动。你若是想活得久一点,就乖乖的站在那里。”

古铮听得眉头一挑,呀嗬,这是继承了自己的衣钵么,想当众揩油?

她当下就跳了出来:“不要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暗地里,她却焦急得很。

方祁礼的这个什么漫天火雨似乎不怎么管用啊!

雷打了,火烧起来了,可阿璃怎么还是那幅活蹦乱跳的样子?

这也太菜了吧!

她不满地盯着方祁礼:“方祁礼,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施展出来的法术雷声大雨点小?”

方祁礼憨厚地摸摸头:“我也不想啊,可我毕竟没有火系灵根,我刚才施殿出来的这个漫天火雨,其实只是一道灵符。”

古铮绝倒。

搞半天,他是开了外挂啊!

而且这个外挂好像还不怎么灵光的样子。

太令人失望了。

“我记得你刚才说什么‘日君诀月君诀,漫天火雨’,这是什么意思?”

方祁礼尴尬地说道:“这是那灵符上的口诀,具体是什么,我猜,八成就是漫天火雨的口诀。”

好吧,你赢了。

她飞快地对小蝴蝶说道:“小蝴蝶,我记得你给我的《神行术》上面写的是‘日君诀,月君诀,神行千里’,这是不是就是神行术的口诀?”

“是。”

听到小蝴蝶肯定的答复,古铮心里灵光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她细细思索了一番:“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我念出这口诀,就能施展漫天火雨术了?”

“理论上是这样的。”

好,就等你这句话了。

古铮心中大定,她看着方祁礼:“你把刚才的那个施放漫天火雨的手势再给我做一遍。”

方祁礼不明所以的照做了。

古铮认真的看完,闭上双眼。

她回想着方祁礼的那个手势,觉得自己都会了以后,才睁开眼睛。

她缓缓做着那个动作,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念道:

“日君诀,月君诀,漫天火雨!”

语毕,手上的法诀也正好掐完。

随着她素手一指,结界内忽然红光大放。

方祁礼看得眼睛都直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漫天火云聚集在结界里,随着古铮的手一指,火云以极快的速度在阿璃头顶汇集。

阿璃冷嗤:“一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也跟我来这一招?”

刚才方祁礼还是一个金丹期的修士,他释放出来的火雨术都没能将自己怎么着,她一个炼气五层的小丫头竟然也妄想用这一招来恐吓自己!

愚昧,无知!

可下一瞬,她忽然脸色大变。

天上的红云乌泱泱的在她头顶汇集,而后,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就有一道气势惊虹的火焰从火云里向她笔直的砸了下来。

她大吃一惊,怎么回事?

刚才金丹期修士施展这个法术都不能伤自己分毫,她是怎么办到的?!

她来不及多想,就想逃出火雨术的攻击范围。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不管她往哪里跑,那片火云虽然一动都没有,但它射出来的火焰,却像长了眼睛似的跟在自己的身后!

不管自己跑到哪里,都逃不出它的攻击范围!

这怎么可能!

阿璃迅速将灵气布满全身,而后抽出一柄巨弓,对准备了古铮:“臭丫头,这是你逼我的!”

随着巨弓缓缓拉开,古铮却犹如被一头猛兽盯上了!

她苦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又是这种令人极度不爽的感觉。

更令她苦不堪言的是,由于长时间控制着火雨术,她体内的灵气很快就消耗掉了三分之二!

这一个火雨术简直要了她的小命!

真是该死!

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开弓早就没了回头箭!

不管怎么说,自己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

她手一翻,掐了个法诀,喝道:

“给我爆!”

“连环箭!”

二女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这近乎同归于尽的战斗方式,让方祁礼心下大乱!

圣姑不能有事!

他下意识的喊道:“保护我方圣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