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煜听见声音转过头去,看到一个装扮时髦的女人站在身后用种十分鄙夷的眼光打量着他。

这个女人名叫李晴雪,是妻子李梓萱娘家里边的人,如果硬要按关系来说的话,李梓萱算是她的表姐。

不过自从李梓萱当初执意要外嫁后,娘家那边的人便与她断绝了来往,再加上之前的林煜并非什么好人形象,赌博抽烟打老婆,周围人几乎都是嗤之以鼻。

所以他也没打算要有交流的,仅仅瞥一眼,接着往医院里面走。

谁料李晴雪出手扯住他道“林煜,你干什么,这里可是清水镇第一人民医院,是你能进去的地方吗。”

“你不会是在外面赌博输了,想要进去偷东西的吧。”李晴雪表情到位而又精彩,说的好像煞有其事一样。

林煜不耐烦的道“你能不能不要烦我,放手,梓萱还在里面呢。”

“你说什么?李梓萱在里面?”李晴雪瞪大眼睛,就好像是听到全世界最荒诞的笑话,哈哈哈个不停,

林煜嘴角一抽道“你笑什么?”

李晴雪呵呵道“林煜,你刚刚说的话,你觉得谁信,谁不知道,你是个只会赌博喝酒打老婆的废物,还会送梓萱来医院?”

“再说,你们家什么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有点破钱也被你败的精光,能有钱来这里看病?”

“林煜,你不要再跑出来丢人现眼了好不好,我们李家最大的耻辱,就是把李梓萱嫁给你。”

“不过嫁出去也好,省的我看见她心烦。”

“你能不能住嘴!”林煜忍无可忍,怒吼。

李晴雪不甘示弱道“姓林的,你还来脾气了是吧,你看看你这穷酸样,有什么资格来清水镇第一人民医院啊!”

“赶紧滚吧你。”

“啪!”林煜二话不说,一巴掌拍在李晴雪脸上,抽的对方左边脸蛋立时肿圆。

从刚刚她言辞中辱骂妻子李梓萱的时候,林煜就已经恼火,像这种女人,和前世的陈晚晴都是一路货色,犯贱胚子,欠打。

“啊!”

被打的林晴雪捂住火辣辣疼的脸蛋愤喝“姓林的,姓林的你个废物竟然敢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嚷嚷着挥动一双拳头冲林煜扑过来,然而,连蛇哥和那群凶神恶煞的手下都不是对手,更何她个女人。

还没来到面前,就被一脚正踢在小腹,根本不留情,在林煜眼里,没有什么所谓的男人女人,只有欠打的人,和不欠打的人。

李晴雪吃痛的捂住腹部,疼的眼泪花子都直往下掉。

她冲医院门口的保安大喊“快,快来,没看到这个混蛋打我,在你们医院门口闹事吗,还管不管?”

保安室里的两个保安此刻正在打盹呢,听到李晴雪的尖叫,抖擞了下精神,提着铁棍面目狰狞的冲出来,把林煜团团围住。

“小子,你想要干什么,敢在医院门口打人,不想活了是不是,还不赶快滚。”

“快滚,不然老子一棍敲死你。”

林煜直勾勾的瞪住他道“你有没有长眼睛,没看到是她先惹的我吗?”

他的双眼中,绽放出十分摄人的精光,两个保安被一时间被怔住。

李晴雪愤懑难平,喝道“你们两个愣住干嘛,赶快把他轰出去啊。”

“你们看看这个人,穿的破破烂烂的,就是个赌博喝酒的社会混混,肯定想进医院偷东西的。”

两个保镖被李晴雪这样喝了声,从林煜的摄人注视下回过神来,再度提起铁棍。

他们目光在李晴雪身上打量了一下,见她穿的雍容富贵,而林煜衣衫褴褛,自然相信了前者的话。

保安砰的一棍子砸在旁边的护栏上“妈的,我让你赶快滚听到没有。”

林煜双拳紧握,道“这里是医院,是给人看病的地方,凭什么我就不能进去。”

“我叫你滚,不要再废话!”

两保安不耐烦的挥舞起手中的铁棍,分左右抡打向林煜的肩膀,面对铁棍的来势汹汹,他不慌不乱的微微侧身,躲过的同时往前撞去。

“砰!”

一声闷响,两保安给撞飞出去数米远,落到地上又啪嗒嗒打了好几个滚,才堪堪停住,喉咙突咸吐出口鲜血。

李晴雪没想到林煜敢动手打保安,尖叫“姓林的,你胆子也太大了吧,敢在医院门口伤人。”

“住嘴!”林煜一嗓子喝的她打了个哆嗦,不敢再说话。

而重伤的两名保安,哪能咽得下这口气,掏出对讲机呼叫“全队都来医院门前集合,有人闹事!”

片刻间,整个医院的保安,将近三十多名全都人手一根铁棍冲过来,把林煜围的水泄不通。

原本吓的不敢说话的李晴雪登时挺直胸膛双手叉腰“哈哈,林煜,让你动手打人,我看你再张狂。”

“呵呵,就这些杂碎?”林煜冷冷的道,完全没放在眼里,大不了全都干倒呗,真想不通,只是想来医院探望妻子,怎么就这么多的事呢。

而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医院对面的马路上驶来辆凯迪拉克,在距离这里还有两三米的时候停下。

随后,车门打开,袁仁祥走了出来。

袁仁祥是镇上名医,本身就很有威望,更何况在医院里担任中医科主任,连院长都要礼让,保安们见到纷纷正身。

李晴雪更是激动不已,她今天来清河镇第一人民医院,正是要找袁仁祥看病的,费了好多周折才挂到的号。

她满脸堆笑喜呵呵的迎上去“哎呀呀,袁老,袁老我终于见到您了,我今天来专程挂的您的号。”

谁料袁仁祥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略过来到林煜面前,恭恭敬敬的道“林先生,我来了,这怎么回事。”

什么,袁仁祥竟然会称林煜为林先生,这怎么可能,林煜不过是个赌博打老婆的人渣,他凭什么啊!

李晴雪耳边不断回荡着袁仁祥的话,石化在当场。

保安们更是傻眼了,看到袁仁祥对林煜十分尊敬的态度,不禁瑟瑟发抖,有几个甚至手中铁棍当啷掉在地上都不自知。

他们居然差点把袁仁祥都要尊称为先生的人给打了,这下得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