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王妃怎么样?好吃吗?”

夜陌回神,连忙端起一旁的茶水便开始猛灌,看见两个小家伙拿勺子便想要吃,立马一个健步直接上前打掉他们的勺子。

夜逸玄:“……”

夜芷楠:“……”

“别吃。”

此时的槿婳一脸的懵逼和不知所措站起身,喃喃道:“王妃,奴婢我,我没下毒啊……”

槿芸也是被这突发的状况给震惊到了,不明所以的抱着小家伙站起身:“王妃……”

夜陌绝艳的面容上几近扭曲,心道你要是真敢下毒我还会让你现在好好的站在我面前,但你这真是比下毒还狠。

“槿婳,你吃过你自己做的菜吗?”嘴里充斥着的怪味说不明道不清究竟像什么,糊味、咸味、还有甜味……

简直就是黑暗料理。

槿婳放下小家伙心下一颤,摇着头紧张道:“是,是不好吃吗?可奴婢都是按着方子做的呀……”

废话!

好吃她还能是这个反应!

她虽然没有下毒,但是就这厨艺没事都得吃出事情来。

夜陌深呼吸一口气,意味深长道:“你确定你家都是厨子?”

槿婳点头,双腿有些发软,吞咽了下唾沫应道:“是,是呀。”

要不是知道自家王妃不喜欢她们随便下跪,她恐怕直接就跪下了。

夜陌心下倒吸一口凉气,说好的遗传父母优秀基因呢?

“你自己尝尝吧。”

槿婳抿唇,拿起筷子便随便夹了一道菜在嘴里:“……”

看着槿婳那如定住了一般的表情槿芸也忍不住试了下,味道简直一言难尽。

两个小家伙对视了一眼,心下也是好奇的紧,见她们都吃了自己也是忍不住的偷偷尝了点,当时便叫唤了起来。

“呜哇,水,姑姑水。”

“好辣,不好吃,水水。”

夜陌见自己一个不注意两个小家伙便偷吃了点,凝眉道:“该。”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夜陌还是立马取来茶水给两个小家伙喝下。

“呜,楠楠下次一定听姑姑的话。”

“嗯嗯,玄玄下次也不会了。”

夜陌摇头,一旁的槿婳也回过神来,有些懊恼道:“对不起王妃,我不知道会这么难吃。”

“王妃,要不奴婢让府中的厨艺重新再做一份吧。”槿芸开口道。

嘴里的味道还是有点大,夜陌觉得非常有必要做点好吃的安抚安抚自己受伤的心灵,开口吩咐道:“不用,带我去厨房我自己来,吃个火锅压压惊。”

槿婳愧疚自责的同时不由开口道:“王妃,这样做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的,你顺便也好好学学。”夜陌如是说道。

都说穷苦家的孩子早当家,夜陌当真有些好奇这人究竟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察觉到自家王妃的眼神,槿婳也开口解释道:“奴婢小时候都是爹和娘做的饭,后面奴婢自己学会了爹和娘也都说好吃。我吃的都是爹娘做的饭菜,所以,所以奴婢也不知道自己做的会这么……”

后面的话槿婳没有说,但夜陌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敢情这人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做的饭菜不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