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两个长相甜美的女孩正在拍照。

其中一个扎着马尾,黄发刘海,穿着清新时尚的包臀裙,笔直修长的美腿十分亮眼。

另一个则是御姐,穿着黑丝和小皮鞋,打扮很是成熟性感。

“曹芬?苏菲?”

不远处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让曹芬和苏菲都是不由一愣。

“小野?”

回过头,发现竟然是井川里予时,两人的表情瞬间变的无比意外。

“小野,你也来了长沙旅游啊!”

“是啊,没想到会遇见你们,这也太巧了!”

曹芬和苏菲,两人同样都是抖音的大网红。

和井川里予的关系非常不错。

“我去,曹芬?苏菲?”

“小野竟然跟她们认识!”

“果然天下网红是一家啊!”

“说实话,这三个网红,我还是觉得小野更漂亮一些!”

“谁说的?我觉得曹芬和苏菲更漂亮!”

“都没我家母老虎漂亮!”

……

在观众聊的热火朝天时。

“叶秋,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好朋友。”

井川里予向叶秋介绍道。

叶秋扫了两人一眼,两位都算得上美女,不过叶秋对这些所谓网红兴趣并不大,况且还是陌生人。

叶秋点点头:“你们好。”

“小野,这位是谁啊?你的男朋友吗?”

曹芬打量了一眼叶秋,眼神明显明亮了几分。

井川里予本想否认,但是一想到,如果被朋友知道了,自己跟不是男朋友的人一起旅游,她们会怎么想自己?

于是乎。

井川里予落落大方,突然挽住叶秋的胳膊:“是啊,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叶秋。”

叶秋:“……”

好家伙。

这是第几次拉自己下水了?

不过,叶秋倒也没有解释,若是他此时否认关系的话,怕是会让井川里予下不了台。

女孩子嘛…

面子都是很薄啊。

“可以啊小野,男朋友还挺帅的!”

苏菲接过话来,目光停留在叶秋身上,由衷的夸赞。

“谢谢…其实也就还好啦。”

井川里予显得很开心。

叶秋又是一阵无语,好像别人夸自己,这小妞比自己还要高兴。

“对了,小野,我们打算去看岳麓书院,一起去吗?”

“不了不了,我们刚从岳麓书院下来呢。”井川里予摇头。

曹芬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先去岳麓书院打卡了。”

“拜拜~”

和曹芬两人分别后,井川里予面对着叶秋。

问道:“接下来我们去哪?”

……

叶秋看了眼天色,已经不早了。

“我们先去天虹商场吃点东西吧,晚上的话…再说。”

叶秋也暂时没想好去哪,

毕竟考虑到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嗯,那我们去吃啥?”

井川里予问道。

叶秋笑道:“当然是去吃面了!”

“兄弟们,来到长沙,除了臭豆腐和茶颜之外,一定不能忘记吃面!”

“至于店铺的话,我推荐四姐和杨裕兴!”

“值得一提的是,杨裕兴的卤味也做的很好!”

叶秋一边走,一边跟观众们互动。

杨裕兴面条,是湖南长沙一带的地方传统名小吃,属于湘菜系。

几分钟后。

叶秋来到了杨裕兴面馆。

“杨裕兴”的金字招牌是手工鸡蛋面。这鸡蛋面是“杨裕兴”的首创。”

“制作方法呢其实比较简单,就是将面粉、鸡蛋、纯碱用水拌在一起,揉成一大砣,用竹杠压平。

“然后折叠起来,又压,反复十来次,最后压成布匹状,再最后就是用刀细细地切成面条。”

“这样的面条,下锅不粘不稠,入口不滑不腻,软硬适度,富有韧性,让人过口难忘,当时号称长沙一绝、“神仙难吃刀下面”。

叶秋和观众们聊的津津有味,

殊不知老板娘,已经端着两碗面条出现在他的身后。

老板娘听到叶秋刚才这话,不由好奇道:“小伙子,我听你这口音,好像不是我们湖南人啊!”

“竟然对我们杨裕兴这么了解?”

叶秋笑笑道:“因为杨裕兴太有名了,我不想了解都难啊!”

“你这小伙子…真会说话哈!”

老板笑的很是开心。

毕竟这年头,说话好听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叶秋,我要开始干饭了!”

望着香飘飘,卖相精致的面条,井川里予已然按捺不住。

“这面的香味,感觉都要溢出屏幕了!”

“虽然我不怎么爱吃面,但这杨裕兴的面真的诱惑到我了。”

“我已经拿小本本记下了,下次去长沙一定要来这家店!”

随后,叶秋一边跟观众们互动,一边吃面。

离开杨裕兴。

叶秋带着井川里予,来到附近的万达广场。

这里很是热闹,来来往往的情侣,无数的路边摊,看得人眼花缭乱。

“有一说一,长沙还挺繁华的!”

“原来我的室友没有骗我,长沙的美女,真的好多!”

“有空一定要来一趟长沙旅游!”

“我也是这样想的,关键是我这里去长沙,也不算远。”

透过直播间镜头看到广场的景象,观众们开始在屏幕疯狂互动。

“叶秋,我们去那里走走吧。”

井川里予指着某个方向:“那里好像很热闹的样子,而且有人在唱歌!”

叶秋点点头,反正马上也快下播了,现在去哪都无所谓。

某广场的一角,一名流浪歌手,抱着吉他,正在放声歌唱。

他穿着破旧的上衣,裤子也裂开个口子,与周围的光鲜形成强烈对比。

更重要的是!

在他的身后,还背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流浪歌手忘乎所以的歌唱,在驻足在他周围听歌的路上,并不多。

也许是他的歌声一般,也许是看到他邋遢的外表,就想要远离。

“叶秋,那个大叔看上去有点可怜啊!”

井川里予心中涌起了同情。

叶秋同样被这一幕深深触动。

卖唱的流浪歌手很多,叶秋见过不少,但背着孩子出来卖唱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由此可见,这名流浪歌手有多艰辛。

“太惨了,年纪大了看不得这种场面。”

“哎,你说自己也过的不算如意,却偏偏见不得这种人间疾苦。”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这样?”

“我觉得这个大叔唱的还不错,为什么没人打赏啊?”

……

观众议论之时,井川里予来到了大叔面前。

二话不说,井川里予直接掏出手机,扫向大叔的微信收款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