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异种族娘恋爱日志 > 第三十一章:平淡的告别

“呵,女人。

连我小小的玩梗都不知道。”

【呵,男人。表明觉得自己很帅,实际上又放弃了一个攻略的好机会。】

泽尔听到黄皮耗子这话,不由得嘴角抽了一下。

这家伙,吐槽真的和自己越来越像了,也不知是跟谁学的……

“哟,是泽尔啊,终于舍得回来看看我们这帮老家伙了?”一名慈眉善目的年老精灵族插着花,看到泽尔的身影,停下手中动作,前来打招呼。

头发花白,佝偻身体,不仔细看活像一个地精。

一般来说,精灵族不会允许自己老化成这样。他们对“年轻”的追求接近痴狂,在老化之前会自我结果掉,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老去后的丑陋姿态。

特别是皇族,到达一个年龄就必须死,不管你多大能力,多么尊贵。

而这位老人尊尚着不死皇帝,相比于“年轻”,更看重的是寿命,对“永恒”和“不死”的追求。

按照一般精灵族长者的年龄来估计,他的年龄应该在三千左右,也快接近极限了。

“安卡斯爷爷,您好啊。”泽尔笑着回答道,对身前的老人表示尊敬。

安卡斯,一千多年前的绝世法神,掌握了五种禁忌魔法的超强者。

在五年前泽尔还在不朽堡垒居住的时候,泽尔为了修行“时空禁地”可没受这位老精灵的鞭挞。

不朽堡垒之内,处处都是隐世的人杰。

安卡斯心情也是难得的大好,笑着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须,看了眼泽尔身旁死死抓住他手臂的阿尼亚,说道:“哟,这是你的小女朋友吗?和你父亲一样,都喜欢外族啊!”

“不是……”阿尼亚脸突然涨的通红,正准备发怒。

泽尔一马扯住了她,制止说道:“安卡斯爷爷,这只是我一个朋友罢了,我们还没有成那种关系。我们还有点要急的事情要做,就先走啦?等时机成熟我再来找您老叙叙旧。”

安卡斯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这孩子,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要到大限了吧。真可惜,多讨喜一孩子。”

“还没成那种关系,那……估计也快了吧。也好,也好。为阿卡姆那家伙留个种,虽然,混血族之种即便生下来都难。”

“真希望你还能回来给老爷子我叙叙旧啊,明天去把那些老家伙着急起来做个祈福吧……”

……

“喂,泽尔,刚刚那个老家伙是谁啊,说话这么……不切……实际……”阿尼亚再次展示传世经典——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自己都不相信。

想想也有些害怕,毕竟泽尔对那老先生的态度如此恭敬。

阿尼亚的这个后知后觉属实有些晚了。

“那个大人叫安卡斯。”泽尔轻轻嘀咕了一句。

“安卡斯?!”阿尼亚吓得一颤。

“怎么,你认识他?”泽尔轻松地眨巴了下眼睛,这下不需要自己去过多解释了。

“他是……我们魔法学院的荣誉院长。”阿尼亚脸煞白。

“一不小心就惹到了自己根本完全惹不起的人呢……我究竟是在干啥啊,这段时间。”

“我原本计划中不幸的不朽堡垒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完了完了,全完了……”

之后,是无尽的悔恨。

泽尔看得乐呵,也不再安慰她。

女孩吗,总需要成长,只有成长才能蜕变成女人。

在这个过程中,泽尔不建议去帮一手忙,咳咳,扯远了。

期间泽尔也多次看过梅加瓦蒂的状态,但还是陷入了沉睡当中。

“该不会习惯在蛋里面睡觉了吧?那我要不要叫醒她呢?”

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泽尔还是决定算了。

等她自己醒来好了,不粘锅。

熟读《甩锅三十六计》

……

在接下来的路途中,

泽尔和阿尼亚一路走过了五层阶梯,到了不朽堡垒的中层位置。

在一路上,也碰见到了不少泽尔的熟人。

作为天生的社交牛逼症,仅仅一年时间,泽尔就跟不朽堡垒中很多能人都混熟了脸。

吸取了教训的阿尼亚一言不发,生怕自己再出言不逊招惹了什么人,生命堪忧。

这些,可都是自己未来在不朽堡垒中的邻居啊。

……

萧瑟庭院,风又是,只可惜,换了人间。

泽尔踏进了这清冷的门房之内,不禁有些触动。

虽然在走了的这五年间,自己居住的这庭院一点没变,但终归有些触动。

“这是我之前在这里的居所,我没怕你吧,我真在不朽堡垒来过。”泽尔还记得之前阿尼亚的玩笑话,反击道。

“哦……还真不错啊。”阿尼亚开始在这“欧式庭院”之中参观起来。

这种风格的建筑在崇尚光明的卡达皇城内还是异常罕见的,引起了阿尼亚不小的兴趣。

“喜欢吗,喜欢的话……就送你了。”泽尔看到阿尼亚的表现,说道。

“送我?”阿尼亚有些疑惑地问道。

“恩,从今天起,它就属于你了”泽尔再次给出肯定的话。

“好,不过……我不需要你送我。”阿尼亚出乎意料地没有乱碰乱跳,她仿佛已经做好了准备。

泽尔微微皱眉,这阿尼亚的反应……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才对。

不应该像艾莲娜那样吗?难道说……她聪明一些?

然后泽尔长舒一口气:“能理解真的是太好了。”

“我会代为保管,帮你照顾好这里。所以,你回来了也一定要接手继续照顾好它啊。”阿尼亚抿了抿嘴,眨巴着眼睛,说道。

“一定……”

“如果70天之后,我还没有回来的话,你就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吧。”

“好。”

……

平淡的告别,却孕情至深。

很多时候,有些看似深情要求照顾好自己的话语,提醒的话语,都显得累赘。

一个眼神,一句话,就已经足够传递了。

泽尔怎么都想不到,这小小的一个约定,将会在未来有决定性的作用。

……

房间中,正在打扫的阿尼亚。

“诶?为啥泽尔的房子里面会有这种东西,圆圆的,粗粗的,凹凸不平。不过……摸起来还挺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