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怎么了?”裴子清将人搂在怀里,语气很温柔。

“我肚子……”宋菲菲欲言又止。

“肚子?”提到这个,裴子清有一丝的紧张。

刚好这时,张嬷嬷端着托盘进来,“侧妃娘娘,姜汤煮好了,你趁热喝一点,去去寒气。”

“怎么回事?”裴子清眉目一紧,察觉到了什么不对。

经历过下午一事,张嬷嬷也怕得要死,现在只想将功补过,希望宋菲菲能从轻发落。

她斟酌,“下午太子妃邀请侧妃娘娘去西厢院吃饭,但基本都是寒性食物,可娘娘现在不宜多食……”

如今在宋菲菲身边伺候的,只有张嬷嬷和周嬷嬷知道她怀了身孕,连小兰都不清楚。

裴子清是知道孕妇忌寒性食物的,沈棠此举,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他脸色微寒,让张嬷嬷将姜汤拿过来,自己亲自喂宋菲菲吃下。

随后,裴子清让张嬷嬷退下。

宋菲菲枕在他的腿上,捂着自己的肚子,“我回来后就感到肚子一阵一阵的疼,很担心孩子会出事,连忙让人去煮姜汤,希望是有惊无险。”

裴子清视线微垂,话音不变喜怒的问,“是沈棠做的饭菜?”

宋菲菲点头,“姐姐说之前吃了我做的饭菜,所以也让我去尝尝她手艺,我想着不好拒绝,便过去了,但没想到姐姐喜欢吃蟹肉,好几道菜都是蟹做的。”

裴子清神色有些晦暗不明。

宋菲菲没有听到他说话,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子清哥哥,你说姐姐会不会知道了……”

仔细想起来,之前还在东院时,沈棠就问过自己是不是有喜了。

若真的如此,那女人也太丧心病狂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裴子清的骨肉啊!

那女人,简直疯得可怕!

感受到宋菲菲不安的情绪,裴子清出声安慰,“菲菲,这件事我来处理。”

宋菲菲又说,“对不起,子清哥哥,我该听你的话,离姐姐远些的,不然就不会有这些事让你为难了,还连累了周嬷嬷。”

“周嬷嬷?”裴子清一皱眉,“她怎么了?”

宋菲菲自责道:“下午吃饭时,周嬷嬷见菜不适合我,便和姐姐提了嘴,借口说吃多了害怕积食,被姐姐罚了,掌嘴到现在话都说不出来。”

裴子清闻言,更是愤怒,但还是忍着,等宋菲菲睡了过去,才起身离开。

只是转眼,里面的女人就睁眼了,嘴角止不住上扬!

西厢院里,沈棠一直坐在花厅,看着有些无聊。

秋画见状,觉得有些奇怪,以往这个时候,小姐早就回房了,怎么今晚上一直坐在这里。

她上前小心询问,“小姐,你是还有什么事吗?”

沈棠淡身回应,“等人!”

秋画不解,但也不敢多问,乖乖的候在边上。

不多时,外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秋画看去,见太子殿下正大步流星的走来,衣襟上携裹着的寒气,让她不寒而栗!

一个念头突然在秋画脑子里蹦出来,完了完了,殿下来找小姐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