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这些,长老又从须弥袋中拿出一张手掌大小,闪烁着绚丽紫色华光的卡片交给楚风,“另外,大人也可以通过这块令牌来调整每道问题的价格。当然了,但凡大人获得的灵石,都会汇入这张紫晶卡中。”

楚风接过紫晶卡后,面色平静地点了点头,“好的,紫晶卡和玉佩我收下了。”

长老神色恭敬地点了点头后,便离开了这里。

虽然楚风答应帮助洛风学院的院长解答炼丹师的问题,但楚风不会自己去做这件事,而是交给苏皓月去做。

这样做,不仅可以解决那些炼丹师的问题,也能帮苏皓月进一步加强对炼丹传承的理解,毕竟,炼丹传承若是不能合理利用,传承终究只是传承而已。

楚风收好这两样东西后,就朝着苏皓月所在的房间走去。

来到苏皓月的房门前,楚风并没有像其他修士那样,直接问,“皓月,在干嘛?我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做。”

这种直接的方式,会降低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好感度,毕竟,这种说话口吻只有上司命令下属时,才会这样做。

当然,作为海王,楚风自然不会这样做。

楚风敲了敲房门,苏皓月听到响动,打开房门,一位留着双马尾,穿着黑白女仆装的清纯的萝莉出现在楚风面前。

当苏皓月发觉是少爷后,脸上露出一抹开心地笑容,“少爷,你怎么来了?”

以往她都是去找少爷,她也没想到少爷会过来找她。

楚风微微一笑“谁规定只能皓月来找我,我就不能抽出时间,来找皓月。况且,皓月虽然穿着普通仆人才会穿的女仆装,但我觉得皓月穿着女仆装更加清纯,有活力,也更加好看,恐怕不论是谁,都会忍不住来找皓月吧!”

楚风会夸苏皓月漂亮,除了采用先说不好的,再说好的,让女生产生情绪波动外,自然需要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

毕竟,楚风曾在《海王修炼手册》上看到过,在一段感情中,要想拉进关系,就需要有一颗猎人的心态。

所谓猎人心态,需要做到四点。一,不要过早的出手,过早暴露需求感。当然了,这个需求感控制在小女女生的需求感就可以。二,不去克制自己真实想法,敢于表达真实的自己。三,制定自己的标准。四,掌握劝在自己手中。

苏皓月闻言,俏脸羞红地看着楚风,“我哪有少爷说的那么好!但少爷,是不是也对别的女孩子说过这样的话?”

楚风来到苏皓月身前,轻轻捏了捏苏皓月的脸颊,“皓月可是我心中最在乎的人,我只对在乎的人这样,其他路人我都不会搭理。皓月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楚风心中在乎的人目前就不止苏皓月一个,还有苏珺菀,轩辕樱姬,叶婉清。这种事情,楚风是不会告诉苏皓月的。

苏皓月闻言,微微一呆,在她眼中,楚风是无所不能,这还是楚风第一次求她帮忙。这种反差,让她有些好奇,“少爷,需要皓月做什么吗?”

楚风点了点头,来到苏皓月耳边,“皓月已经得到炼丹师传承,可以帮忙解决玉佩上的一些炼丹上的问题吗?”

苏皓月结果楚风递过来的玉佩后,目光看过那些问题后,“少爷,这些问题皓月都能解决,但这些问题也应该难不住少爷才对,少爷为何要交给我去做?”

楚风当然不会把解答这些炼丹问题需要消耗时间的事情告诉苏皓月,而是拿出紫晶卡,道,“我看着皓月好几天都没有卖新衣服,莫名心疼。不过,有了这张紫卡,皓月只要解决问题,就可以获得灵石,至于灵石的价格,皓月就按照一个问题一万灵石在玉佩上标价就可以。”

苏皓月听到楚风的话,心中满是感动。在苏皓月看来,楚风自己就能赚取这笔灵石,却交给她,这和白送灵石有什么区别,少爷果然是宠我的!

苏皓月接过紫晶卡和玉佩后,道,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帮忙解决这些问题。”

在解决这些问题后,楚风与苏皓月又聊了一会儿后,便回到房间,袖袍一挥,一道宛若倒扣杯子的半透明隔音屏障升起。

这道隔音屏障可以阻止楚风的声音朝外传播,但不阻拦外界的声音传到楚风耳中。

楚风便通过情侣手链同苏珺菀聊了三个时辰,又拿出另外一条情侣手链,同叶婉清聊了两个时辰。

在楚风结束聊天后,袖袍一挥,撤掉隔音屏障,门外听到声响。

楚风打开房门,发觉是一位身穿鳞皮铠甲,身材高大的侍卫。

“随我来吧!公主殿下有事找你!”

楚风听到这话,眼眸中掠过一抹回忆之色。他还记得,在前世这个时候,南渊国皇子来到轩辕帝国求娶轩辕帝国的公主外嫁到南渊国。

那个时候,轩辕帝国的国主知道轩辕帝国实力比南渊国弱,若是直接拒绝,就会遭遇南渊国的军队,选择答应这门亲事。这也导致,轩辕樱姬在上一世,前往和亲的路上,便自尽了。

在这之后几年时间里,虽然南渊国与轩辕帝国相安无事,但在五年后,南渊国再次出手,直接将轩辕帝国覆灭。

当年楚风虽然与轩辕樱姬相恋,但因为修为不够的原因,根本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南渊国之所以在五年时间内没有动手,并非是什么南渊国打算放过轩辕帝国,而是在那五年时间里,南渊国与东皇帝国大战五年,根本没有军力对轩辕帝国出手。在知道这件事后,楚风之后许多年都活在悔恨之中。

这一世,他既然重活一次,自然不会再让自己心爱之人再次香消玉殒。

两人离开补天学院后,便朝着公主府的方向行去。

一个时辰后,楚风来到公主府的庭院内,看到一位女子。

她盛装打扮,穿着一身大红色秀凤长裙,坐在亭中央,青丝盘髻,头发上插着一根金色步摇,黛眉弯弯,瞟动间,眸波动人,言谈举止都很优雅,带着贵气。

此人正是轩辕帝国公主,轩辕樱姬。

轩辕樱姬看到楚风过来后,带着一丝怒气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来到楚风身边,微微一笑,“楚风,你敢不敢现在就同我做一件大事?”

作为海王,楚风看到轩辕樱姬的神色,就知道轩辕樱姬打算逃婚,与楚风浪迹天涯。

虽然楚风曾经也想过与轩辕樱姬一同浪迹天涯,但并不是现在。

他现在同轩辕樱姬离开轩辕帝国,虽然也能避免轩辕樱姬香消玉殒,但在他们离开这里后,必然会殃及轩辕帝国,到时候,即便轩辕樱姬活着,也不会快乐。

楚风微微一笑, “我知道宝贝要对我说什么,不过是想让我与你一起逃离轩辕帝国,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根本不用。”

轩辕樱姬叹了口气,“南渊国的皇子已经来到轩辕帝国,我父皇和几位大臣已经在商议我的婚事,虽然我已经说了我有喜欢的人,不愿意嫁到南渊国。但支持我不外嫁他国的大臣只有四五个,若是再过一段时间,恐怕那几位支持我不外嫁的大臣,也根本无法阻止我嫁给南渊国的皇子。若是我现在不逃,以后根本没有机会逃婚。”

楚风问道, “你父皇是什么态度?”

轩辕樱姬叹了口气, “我父皇虽然也支持我不外嫁,但同意外嫁的大臣实在太多了,而且若是我不外嫁,那些大臣就会那天下大义来压我父皇,根本容不得我父皇反对这门亲事。”

楚风听到轩辕樱姬的话,自然知道轩辕樱姬现在的遭遇,他首先要做的是与轩辕樱姬共情,安抚轩辕樱姬的情绪。

“那些大臣实在可恨,他们怎么能拿国家大义来逼迫一个弱女子呢?他们就没有想过,若是他们自己的女儿,又会如何去做?不过是他们担心南渊国对轩辕帝国出手,拿你当牺牲品,来换取一时心安罢了!”

轩辕樱姬闻言,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她也没有想到,在所有人都站在她的对立面时,楚风还会站在她这一边,心情莫名好受了许多,“我们根本无法阻止这件事的,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轩辕帝国。”

楚风微微一笑,轻轻握住轩辕樱姬的手,“如果你相信我,就带我去去见你父皇,我自然不会让你父皇和那些大臣将你外嫁到南渊国。”

轩辕樱姬感受到楚风坚定的神色,和手上传来的温度,脸上露出一抹小女儿般的羞红,沉默片刻后,“好,我带你过去。”

两人走上一辆马车。

这辆马车很宽敞,铺着由兽皮绒毛鞣制而成的地毯。

马车中央,梨花木打造的箱柜上,摆着银质酒壶,琉璃酒杯,瓜果点心等物品。

做工精巧的座椅躺着很舒服,靠在那里,感受不到丝毫颠簸。在车厢的顶部悬挂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月光石,两侧有镂空窗户,丝毫不觉得沉闷压抑。

楚风与轩辕樱姬坐上马车后,便朝着轩辕帝国皇宫的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