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熙走了过去,但也不靠近任何人,只对虞启赋说:“爸,要说的是什么事呢?”

“什么事?你还好意思问是什么事?我们在林家被骂的那么惨,都是你从中作梗,你还问是什么事?!”

婶婶白慧怒吼着说,她旁边是淌眼抹泪的宋晓茹。

昨天在车上弄脏了衣服之后,宋晓茹虽然也被带去换洗了,但换的是很普通的一件衣服,却也是新的。

虞熙自然不一样了,林述给她拿的是温成兰精挑细选的、可以拿去做收藏的名家作品。

宋晓茹做事会不经过大脑,但起码的见识还是有点的。

而且,她听白慧与虞磊说的都是虞熙怎么作死的话,哪知前一天还笑脸相迎的林述,说翻脸就翻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点情面都不给他们留。

她觉得,一定是换衣服的时间里,虞熙对林述说了什么。

她一定,要煽动姑妈等人为自己出气。

“熙熙啊,你和晓茹有什么误会……”

虞启赋底气不足的说,很明显,他被老太太的气势压制着。

“没有误会。”虞熙言辞凿凿的说。

“你就这么和你爸说话的?”

奶奶扬起手中的拐杖,就要冲虞熙的头砸下去,虞启赋眼疾手快的扑过去,又不敢抓,便伸手去挡。

不说奶奶心脏不好,力气却是用足了,她反应没那么快,拐杖落下,才看着大儿子,并顺势将拐杖丢了过去。

“哎呦妈、妈,不生气不生气啊……”

白慧此时极其有眼色的跪在地上捡拐杖,双手捧着递给老太太,奈何老太太正在气头上,对她置之不理。

这让白慧脸上很是挂不住,暗暗咬牙恨起老太太来了。

恨着恨着,还理出了逻辑,她原来颇得老太太喜欢,因为能生儿子,现在之所以被老太太冷眼相待,是因为丈夫抛下家业跑了,丈夫为什么会跑?是虞熙她妈谢曼害得。

那个疯女人居然说虞万鸿要强迫她,还拿出了证据。

小叔子和嫂子不干净,这放谁家都是一桩天大的丑事。老爷子气得要揍小儿子,但小儿子却说是谢曼衣着暴露来引诱的他,污言秽语叫嚣不停,气得老爷子突发心梗过世了。

在外人口中是谢曼不检点气死了老爷子,在虞家人心中,虞万鸿的不孝是助攻。

白慧觉得老太太现在厌恶她嫌弃她,是认为她没能在丈夫出走前,生出个能嫁进历城首富家的女儿。

可到底是虞万鸿为洗脱嫌疑而污蔑谢曼,还是确有其事,已经难以查明。

谢曼本人更是对此不加解释。

由于谢曼的态度,老太太甚至怀疑虞熙的身世,让虞启赋带她去做亲子鉴定。年幼的虞熙觉察出事情的复杂性,却不能完全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但并不代表她一直不知道,消沉了许久的爸爸,忽然抱住她说“你是我的好女儿”是何意。

“我不生气?你倒是说说,看着这个坏胚子,我怎么能不生气?!”

白慧对老太太忽然指责自己早习以为常,讪笑着不解释了,暗地里捏了一把宋晓茹的大腿。

宋晓茹被她掐的一颤,咬住下唇不吭声的样子,更显委屈了。老太太要面子,宋晓茹到底是个外人,不能让她瞧足了热闹,便一把抓过白慧手里的拐杖,在地上重重的敲了几下。

虞启赋还站在虞熙面前,低头看着母亲的鞋尖儿。

虞熙此时面色无波的站着,“我去年已经拿到了毕业证,虽然没能风光的拿个双学位,但还轮不到一个成绩很烂的高中生瞧不起。至于我愿不愿意和林述结婚,谁也别想替我做决定。”

“最近昨晚上你们不是……”虞启赋侧开身,半吞半吐的说,同时看向她手上的戒指。

他能把自己的那串钥匙给林述,就是明白年轻人之间的事情。他以为,同居了以后,虞熙总会慢慢改口的。却不想她这么固执。

“爸,我带回家的就他一个吗?我是个随了我妈的坏胚子啊。”

闻言,老太太忽然又炸毛了,她此时恨不得用拐杖打花了虞熙的笑脸。从前她还说虞熙至少对虞启赋还是比较信任与尊重的,但目前来看,根本就是虞熙的伪装。

这下虞启赋没拦住,眼见拐杖飞了过去,好在老太太气得手抖,砸偏了一点,虞熙安然无恙。

“您不怕砸到了我的肚子吗?”

奶奶喜欢豪奢的建筑,客厅布置的欧式宫廷一般。她极其自豪与欣赏,称这是优雅的艺术品,是很有品味的。

但现在,虞熙偏着头轻飘飘说的一句话,让她这一屋子的优雅品味都变了味道,她又气得说不出什么。

“熙熙……”虞启赋又要和事。

“也可能还没有,谁知道呢,但万一砸到了,我是省事了,林述要不知道,还以为是你们反对呢,我可说不清。”

虞熙晃悠着纤细的腰,绕过虞启赋,往门口走。

这也不是她想要的结果,但奶奶那么骂自己的时候,爸爸的反应真的让她失望极了,让她不断的想起自己被带去医院做亲子鉴定事。

多可笑,她一边说着不要和林述结婚,一边用和他的关系,唬着这些贪婪的人。

“下次要是为别人出气而喊我过来,电话里说就行。”

她决绝的走出门,上车离开。

只是离开,她没回自己的住处。

她想找个人诉说心中的烦闷与苦恼、失落与悲伤,可最后,还是想不到任何一个人能做她的倾听者。

她好想就这样,一脚油门,不问方向的一直走下去,待油耗尽,停在哪里便是哪里。

最后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寂静之地,让她埋在世外之所。

让林述也找不到她。

只是会欠他一句“我爱你”。

砰——

一声巨响回荡在十字路口的街道上,虞熙双手还搭在方向盘上,听到附近人声鼎沸。

“这小姑娘怎么回事?真是太危险了……”

“还好没撞到别人,都冲这里来了,太吓人了,这人怎么拿的驾照……”

“不会是酒驾吧?看那眼神有点不对劲。”

“开这种车的人,酒驾都是保守的,我估计XD都有可能……”

“嘘嘘,别瞎说,先报警吧。”

“你报……”

“你怎么不报?”

“我就看个热闹。”

“算了算了,在我家店门口,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