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乔乔身躯一震,越发不敢抬起头来了。

但是心里在暗骂,君祁这个贼小子,这就是故意的,故意在我面前卖肉,这就是典型的钓鱼执法啊!

虽然不知道君祁这个时候变成人身是为什么,但是不耽误许乔乔在吐槽他,骂他。

而且,我哪里馋他身子啊。

她她她,她现在就是一只兔子啊,兔子和狼之间,是有生殖隔离的啊。

不行不行,不能乱想啊。

虽然这小子真的身材不错啊。

但是我不能......

君祁听着许乔乔这些胡思乱想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了几丝笑意,这小兔子的想法还是这么跳脱啊,后一面与前一秒想的东西完全不搭嘎。

“抬头。”

君祁命令道,他懒懒的抬起一只手臂,支着自己的脑袋,黑软的头发倾斜而下,凉凉的,落在许乔乔的爪子上面,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有几绺发丝还特意落到她的脸上。

因为衣裳的原因,许乔乔全身就尾巴加下面的排粑粑的那儿,还有四肢露出的爪爪,露出脸蛋的地方没有被遮盖了,但是现在身形小,所以脸蛋那儿露出的部分都特别少。

许乔乔这个时候还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偏偏君祁的头发丝一直往她脸上撒着,有种痒痒的感觉。

且最近她掉毛掉的更加厉害了,不止身上,脸上还有四肢上的毛也开始掉了,斑秃的模样,就比当时看到的那只斑纹虎还厉害。

所以,许乔乔最近心情一直很暴躁,在临界点旁边浮动着,君祁有意要逗她开心,不过也就开心那么一小段时间,很快就又变成那副忧郁的模样了。

而且还特别好动,她记得自己穿过来的时候,这只兔子好像也就出生没多久吧,不对,也就没几个星期,距离自己穿越过来的时间,好像时间也蛮长了。

许乔乔的心忽然又沉了一下,她现在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该不会......该不会,发情期要到了吧?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像雨后春笋般止不住的冒出,难怪最近还掉毛了,感觉,这个猜想是最靠谱的了。

君祁微微皱起了眉头,就在许乔乔想到穿越的那个时候,他的灵力顿时出现了一点儿阻碍,听不清小兔子的想法,就那么一瞬间,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这兔子身上,不正常啊。

这个事情,君祁一直都知道,他有这个意识。

不过没关系,他君祁的东西,还没人敢抢呢,就算有,那么他会杀了对方的。

见许乔乔还不动,君祁直接上前,掰开许乔乔的爪子,直接抱在自己怀中,就算是对方的毛粘在自己身上,那也不在意。

许乔乔一下子就君祁抱在怀中,整只兔子被吓得不敢动,僵硬的很,但是被君祁一下又一下的顺毛,许乔乔的血液回暖了,开始自动窝在了对方的怀中。

不自主的开始去蹭蹭他的胸口,但是蹭完,发现是一片光滑的肌肤,瞬间又顿住了,她怎么感觉自己是一个色狼一样啊,加上刚刚的那个动作。

“色狼?”

君祁笑出了声,将许乔乔刚刚的那个想法,说了出来。

果然,自己的这只小兔子最可爱了。

啊啊啊!

许乔乔听见君祁说的这句话,羞意就更加深了,脸蛋全埋在君祁的怀中,也不管他也没有穿衣服了。

“行了,小兔子,再怎么样,有我在呢,区区一个发情期算什么?”

你作弊!

许乔乔心里大喊着,她此前的心理想法就全被对方知道了,这也太羞耻了。

她拱着自己的小屁屁,反正就是一点儿也不想看君祁的脸,因为现在君祁的脸真的是,太帅了,许乔乔真的怕自己顶不住啊!

等等,君祁能听得见她的心理活动,不能乱想不能乱想。

“小兔子,待会儿,咱们就到长着化形草的山崖了,你很快就会变成人身的,所以不用担心发情期了。”

这算是君祁为数不多讲过的最多的一句话了,但是这句话,真的是安慰到了许乔乔。

她的小屁屁拱动的频率小了许多,她刚刚用脸在君祁胸口乱蹭的时候,又将好些毛蹭了下来,脸上的毛少的可怜,又难看了。

确实,变成人类之后,就不会有发情期了,这是许乔乔最开心的一件事情了。

但是现在.....

许乔乔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脑子开始有些混沌了起来。

该不会,真的发情了吧?

许乔乔迷迷糊糊之间,想着这件事情,思绪更加混乱了。

最后,还是抵不住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君祁在许乔乔睡去之后,将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摘去她遮挡住脸部分的衣裳,见到她脸上的毛发,眼底暗了暗,确实掉毛掉的厉害。

后面几天,许乔乔发现自己一点儿异状也没有,于是便渐渐放下心了。

但是很显然,她想的太简单了。

在到生长着化形草的那座山脉那里,白雪皑皑的山峰,在阳光的照射下好似在反光,光晕在晃悠着眼睛。

这一次,不是平白无故的猜想,不是一些想法,而是确确实实的,在血脉中残存的一些意识,许乔乔知道,自己的发情期要来了。

她开始变得躁动不安,心情特别亢奋。

其实发情期是自然选择的产物,大多数动物之所以会有发情期,是因为发情期能够帮助它们更好的生存和繁衍后代。

但由于人类没有食物的困扰,也没有天敌的制约和环境的阻碍,所以发情期并不能帮助人类繁衍后代,反而会阻碍人类生育后代,因此发情期就没有在人体中保留下来。

许乔乔上辈子从没见过这种情况,所以现在特别慌乱。

君祁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许乔乔的异状,他微微眯起了眼睛,不妙啊,没想到这小兔子竟然真的发情了。

他此时已是人身,许乔乔在他的手心里一直在不断乱动着,若不是他的手大,一直制着她,不然这小兔子一碰到低,肯定就会没影了。

好难受啊,好难受啊。

许乔乔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有好几只蚂蚁在爬,她的意识在渐渐模糊,红色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这发情期好可怕啊。

因为许乔乔的意外,所以目前,他们的脚步暂时停止了,君祁之前也没碰到股这种情况,自从修炼了之后,这些原始动物的本能就已经随他而去了。

可是现在......

君祁目光暗含担忧的瞧了眼许乔乔,要是寻常,他肯定就直接将小兔子扔到雄兔子堆里去了,但是这不一样,这是许乔乔,是他的乔乔,是她独一无二的小兔子。

一想到,乔乔会被那些不断在发情期的雄兔子......做那种事情,君祁就想杀光全天下的兔子。

不能忍!

无奈,君祁只能就近抢了一个山洞,将附近的动物威慑走,然后才将许乔乔放下来。

果然,许乔乔落地之后,就开始满地乱跑,且还在往洞口那边奔去。

但是,很遗憾,洞口早就被君祁给封住了,许乔乔是跑不出去的。

呦呦呦!

跟到这里,君冶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意,果然啊,就该叫白泽那个老古板来看看。

要不......让这小兔子再晚一点化成人形?

不过,狼和兔子的体型差也太大了啊。

这个想法不行啊。

君冶在脑子里将自己的的一条条想法都否决掉了,最后还是选择了顺其自然,现在他们没有自己的帮忙,发展的都还是很顺利啊。

没错,君冶将自己之前给君祁弄的那些挫折啥的,都认为是很大的帮助。

狼族不似狐族,骄奢淫逸,但是却也极重视享受。

君冶那一辈还好,但是君祁这一辈在万分宠爱之下长大,性子也是受不得苦的,也就这段时间与许乔乔在一块的时候,是最清贫的时候了,不过也是最愉悦的日子。

进山洞之后,君祁一下子就将自己那块大大的毛毯子盖在了地上,似乎觉得还不够,他又铺了好几层。

真不知道他那个储物空间里,都放着些什么东西,该不会都是毯子吧?

随意的铺完毯子之后,君祁又变回了狼身,趴在毯子上面,懒洋洋的看着许乔乔在乱动,乱跑,那只雪白的团子就没停下来过。

君祁眼中闪过了几丝笑意,还有几分隐隐约约的担忧,这两种心情交杂在一起,很奇妙。

忽然他有种想法,自己是个雄兔子就好了。

这......

君祁:???

一定是他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