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巅峰红人 > 第1095章 你来我往

刘锐鄙夷一笑,道:“就凭你,还请不动我!”

“你回去,让霍向东亲自过来请我,我或许会考虑下。”

那亲随脸色一沉,喝道:“抓他上车!”

那四个汉子如奉圣旨,各自出手,去抓刘锐的手臂肩膀。

刘锐又岂会让四人抓到?

他早已蓄势待发,见四人出手,左转身一记直拳,打在左边那汉子的面门上。

那汉子只觉脸面剧痛,惨叫一声,捂着鼻子蹲在地上,鼻子下面已经流出殷红的鲜血。

刘锐躲都没躲,右转的同时,左手一记左摆拳打了出去。

这一拳正中左前方那汉子的右腮帮,那汉子只觉脑袋一晃,眼前一黑,叫都没叫一声,直接晕倒在地。

刘锐随后又是一记爆肝脚,一记扫腿,将右边两个汉子打倒在地。

之前还凶神恶煞般的四条壮汉,现在已经倒在地上或晕迷或哀嚎。

那亲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感觉自己似乎不该来。

刘锐走到他身前,发愁的道:“你说我该怎么办?”

“啊?”那亲随一脸的茫然,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把我雇来的打手都打倒了,我已经拿你无可奈何,你还该怎么办?你还想办什么?

刘锐喟叹一声,道:“我要是就这样放你回去,未免让霍向东觉得我太好欺负。”

“可我要是给你留下点记号,我又不知道该冲你哪下手。”

“你自己说吧,说个部位,我好下手!”

那亲随这才明白他为什么发愁,敢情他是装腔作势的想要殴打自己。

所谓“宰相门人七品官”,这个亲随总是跟在霍向东身边,也就觉得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现在他见刘锐这么说,又是气愤又是不屑,傲然说道:“你敢碰我一下?我可是霍家的人!”

“你敢打我,我主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刘锐点点头,道:“看来你的嘴很硬,那我就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话音未落,刘锐一记重拳,如同炮弹一般迅爆轰出。

这记重拳带着风声呼啸过去,狠狠打在那亲随的嘴上。

那亲随耳轮中就听“咔”的一声响,剧痛传来的同时,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下。

他想要踉跄几步站住,可没退出两步,已经一屁股摔倒在地。

他勉强坐起身来,却觉得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张口往外一吐。

“噗”的一声,地上多了一大滩鲜血,血里还有三枚被打落的牙齿。

“你……你……你竟敢打掉我的牙?!”

看到这一幕,那亲随气得肺都要炸裂了,目光怨毒的瞪视向刘锐。

刘锐对他勾勾手,道:“不服你就起来打我呀,有本事也把我牙打掉!”

那亲随不吭声了,好嘛,连四个壮汉都顷刻间被他打倒,自己上不是白给?

看来这小子练过啊,以后再对付他可不能玩武的了。

“回去告诉霍向东,想跟我对质,就亲自来见我。”

“再跟我玩这些花的虚的,只能让我瞧不起他!”

说完之后,刘锐神态悠闲的回到了村两委院子里。

那亲随怒哼一声,缓缓站起身来,看看仍倒在地上的四个打手,喝骂道:“真是一群废物!”

在出村的路上,这个亲随就给霍向东拨去电话,说了刚刚的遭遇。

霍向东听后既惊讶又头疼,惊讶的是刘锐如此能打,头疼的是该怎么把刘锐抓到面前来?

总不能,让何兴出动警力去抓刘锐回来吧?

想到这,霍向东心头一亮,对啊,可以让何兴派人把刘锐抓回来呀。

刘锐不是刚把自己亲随打伤嘛,那就以这个为理由,把他给抓回来。

于是霍向东兴冲冲的给何兴打去电话,说了原因后,让他把刘锐抓回县城。

何兴可不想答应,一来他近几天随着和刘锐的接触,发觉刘锐这年轻人品性很不错,值得结交。

二来,他可是上官家的门人,不是霍家的门人,他怎能帮着霍向东去抓大小姐青睐的人呢?

因此何兴假作信号不好:“喂?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啊?信号怎么又不好了,我挂了给你拨回去啊。”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向东信以为真,等他回拨电话,结果等了十来分钟都没等到。

他感觉自己被何兴耍了,就又给何兴拨电话过去。

这次就打不通了,传来的是“您拨打的号码无法接通”的提示语。

霍向东也不是傻子,已经明白,何兴不愿意帮自己抓回刘锐来。

而何兴和刘锐又哪有什么关系,还不是看的晏澄月的面子?

换句话说,刘锐还是和晏澄月关系暧昧呀,不然晏澄月和何兴为啥都护着他?

想到儿子在死去之前,极有可能已经被刘锐和晏澄月戴了帽子,霍向东就气得咬牙切齿、五内生烟。

正在这时,霍家的长子长孙霍红震回来了。

霍红震眼看二叔闷闷不乐、一脸焦虑,好奇的问道:“二叔你这是发什么愁呢?”

霍向东不愿意被侄子小瞧,堂堂的霍家老二,连个无名小卒都搞不定?

他摇头道:“没事,你那边都办理妥当了?”

霍红震点头道:“冯浩上午在临都市里被抓落网,姚海一下就慌了。”

“他担心冯浩扛不住酷刑,把他抖落出来,所以没再犹豫,答应交出全部家产。”

“他答应的时候也不想想,就算交出家产,咱们能放过他吗?”

“刚刚,他转过来的八亿已经到账了。”

“他手里还剩余一两个亿的资产,大多都是不动产,我就没要。”

“另外人手已经安排好了,今晚就送姚海上路。”

“红雷在九泉之下,也巴不得姚海早点下去陪他呢。”

霍向东道:“别让姚海死得太舒服。”

霍红震道:“二叔你放心吧,红雷死得有多惨,姚海就只能更惨!”

霍向东点了点头,想到害死儿子的人这就要解决了,但是可能给儿子戴了帽子的刘锐还没搞定,忍不住叹了口气。

霍红震奇道:“叹什么气啊二叔?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你侄子我还能笑话你呀?”

霍向东嘿然苦笑,道:“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你可能也有耳闻。”

“红雷被害死之前,曾经发现他妻子和一个年轻男子关系暧昧。”

“我要搞清晏澄月和那个男子刘锐的关系,免得闹出丑闻。”

“要是二人真的有染,我肯定不能放过那个刘锐。”

“但现在的问题是,刘锐就在双河,却不肯来跟我对质。”

“我叫人去抓他回县城,也失败了,我正发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