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小组赛被迫暂停,很贴心地为这二人腾出了挑战的地方。

丁思琬灵力一张,瞬间一道紫光奔腾而出。

众人惊叫连连:

“灵阶二级!不愧是玉赤皇院的天才少女!丁思琬简直是我的女神!”

“这次的学院赛里,超过灵阶的学生连两成都不到,这还打什么啊,干脆让那丑八怪人数吧。”

“思琬!打死那个丑八怪!让她知道玉赤皇院的厉害!上啊!”

听着周围的加油打气,丁思琬得意至极:“低贱的丑东西,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只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跪下来舔脚认错,我便饶恕你。”

“可你现在认输,已经来不及了。”

殷涧淡着眸子,手指一扬,紫光环绕,狐狸崽出现在半空中。

显然是要以神兽出战。

丁思琬却轻蔑地笑了:“哈哈哈!我原以为你只是嚣张,没想到你还蠢,你不会以为,有神兽坐镇,就能赢过我吧?你难道不知道,幼崽时期的神兽是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的吗?”

说罢,她体内涌出金光,一只比人高的巨狮出现。

“此乃极品灵兽金光狮,是我丁家花了大门路为我驯服的,虽品阶不如神兽,可它已经成年,且经过我丁家灵物的培养,已经能与神兽匹敌。”

她得意极了。

一只成年的极品灵兽,一击便可毁掉一座楼,区区一只幼崽神兽,如蝼蚁一般。

狐狸崽本就脾气暴,听到这女人竟然敢拿一只极品灵兽跟它比,顿时火冒三丈。

它呲牙咧嘴,扯出一抹狠笑:

“我亲爱的主人,请问我现在可以骂脏话吗?”

“随意。”

得到准许,狐狸崽瞬间发威:“幼崽?你踏马全家都是幼崽!”

随着一股强大的威压震开,在场的观众全都被余波压得五官扭曲。

丁思琬离得近,更是腿软到站不起来。

她震惊地抬头,却发现原本那只小小的狐狸幼崽,此刻竟变大了数倍,浑身冒着韵光,威风凛凛。

“无知的人族,你给劳资看清楚,劳资只是懒得现原形,你真踏马拿我当狐狸崽呢?”

它一脚踹下去,丁思琬瞬间被踹飞,还没等她爬起,狐狸又踩住了她的脸。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凭你还想做劳资的主人?还敢欺负我主人,说她丑?”

“我告诉你,她就算再怎么丑,那也是劳资罩着的,你这只野鸡也配贬低她?”

“去死吧!”

狐狸一声怒喝,坚固的比试台当场裂开,丁思琬的脸被它生生嵌进了地里。

鲜血染出一大片,丁思琬整个人都傻了。

其他的观众也都傻了,不敢相信,那个玉赤皇院的天才丁思琬,竟然被轻而易举地踩在脚下?

她像一坨烂肉趴在地上,牙崩掉了好几颗,脸上血肉模糊,发不出一点声音。

巨大的恐惧笼罩着她,让她完全没了之前的骄傲。

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不……救……命。”

这时殷涧来到她面前:“我说了,现在认输,已经晚了。”

她看向那只金光狮:“你这只极品灵兽,好像很厉害啊?”

丁思琬惊恐地瞪大眼睛:“泥要……做森么?”

殷涧浅浅一笑,命令:“杀了它!”

“谨遵主人命令。”狐狸恶狠狠地笑着,尾巴一扫,那金光狮立马摔了出去。

狐狸不给对方反应的时机,扑上去一口锁住对方的咽喉。

那金光狮还在挣扎,可品阶之间的差距哪里是那么好打破的,很快它的喉咙里涌出血来。

丁思琬顿时慌了:“不要!那是我的灵兽!不要杀它!”

那可是她最得意的灵兽!虽说不及神兽,可极品在玉赤皇朝也是很珍贵的!

丁家不知花了多少精力才养好这么一只,若是没了,她回去怎么交代!

见她求饶,殷涧招了招手,狐狸立即停下。

殷涧眯着眼,居高临下地俯视对方:“现在,向我道歉。”

丁思琬恨极了,她可是玉赤皇院的天才!居然要向一个贫民窟里出来的贱人道歉?

见她不动,殷涧发出冷笑:

“不道歉?可以,给我咬掉那狮子的头!”

狐狸崽立即照做,丁思琬真的怕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对不起!是我的错!”

天知道,丁思琬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有多难受。

像是被烈火焚身,凌迟处死。

可这还没完。

殷涧看着她:“你错在何处?”

丁思琬咬碎了牙,气得浑身发抖。

“愣着干嘛?没听到我主人问话吗?你错哪儿了!”狐狸崽大骂。

“我……我觊觎神兽,想抢走它,还……还颠倒黑白,污蔑你目中无人,求你原谅。”

此话一出,周围喧声四起。

丁思琬的尊严在此刻碎成了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殷涧这才满意,挥手让狐狸崽放了金光狮。

丁思琬伤得重,立马就被带下去疗伤。

场内陷入一片诡异的氛围中。

谁都没想到,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竟然能将丁思琬逼迫到那种地步。

凤迎琼攥紧拳头,又气又恨。

本想借此机会让那贱人丢脸,谁知反倒让对方又出了一场风头。

她气愤得起身要走,可下一秒,一道风刃猛地袭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凤迎琼傻在原地,紧接着听到殷涧那如地狱爬出来的鬼语。

“公主殿下,事情还没解决完,你要去哪儿?”

凤迎琼脸色难看:“你什么意思?”

殷涧笑了:“丁思琬已经为她的颠倒黑白付出了代价,而你,因为私心对我落井下石,想让我给人下跪舔脚丢尽颜面,你以为,你什么事都没有?”

凤迎琼觉得荒谬极了:“殷涧!你别忘了咱们都是凤凰国的人,这次学院赛,咱们是一头的,你现在是想搞内乱吗?”

“之前你命令我给人下跪认错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咱们是一头的?”

殷涧的眼底泛起阴翳,她整治了丁思琬,眼前这个人,她也不打算放过。

“凤迎琼,现在,该轮到你向我道歉了。”

“你做梦!”凤迎琼气得全身发抖:“我堂堂公主!血凰髓的拥有者,我尊贵无比,你竟然要我向你这么个贱民道歉?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