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命运和维度 > 第二十章 雷劫

空气异常的沉闷,街道上连一丝风都没有,整个城市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桑拿房,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豆大的汗珠。

蒋主任在离开配电室之后便沿着楼梯一直走到了医院的天台,随着他脚步的踏出,一缕缕微风随之涌动起来,将白大褂垂着的袍子吹的哗哗作响。

脚掌轻踩在天台上,周身狂风立刻向四周喧嚣喷出,为城市带来一丝清凉。

蒋主任边走边脱去身上的白大褂,而地面上随着他一步步走进,玄异纹路也开始逐渐浮现。

云层中的电纹越来越密集的闪耀起来,隆隆的雷鸣声让人心里莫名的发慌。

蒋主任右手撑地半跪了下来,鲜血不受控制的从指间流出,与地面上的紫色纹路相互融合蔓延,很快便在周围形成一个六芒星阵。

“静止领域。”

手中突然结印,随着蒋主任声音的淡去,暗紫色光波以六芒星为中心极速向外波动扩散,而周围的一切在被光波接触到的一瞬间,也旋即变作黑白世界。

落下的雨点、展翅的飞鸟、蜡烛上燃烧的火苗、路上的行人,都在此刻全部定格成一幅画。

但云层只是在短暂的定住后就又继续翻滚了起来,紫色的闪电丝毫不受影响,依旧在云层中不断跳跃,隐约可还以听见嘶吼的声音从云层中传来。

手掌一翻,蒋主任轻轻拧开药瓶塞子,浓浓的血腥味冲进大脑,全身立即不由自主的舒畅颤动。

脸上遮挡一点点化作血液融入体内,露出将臣原本的狰狞面容。

“双仪境强者的鲜血,多么让人怀念的味道啊,即便是当初鼎盛时期也不敢奢求。”

将臣感受着那一小股血液里所蕴含的恐怖能量,眼中贪婪目光终于是再也按耐不住,随后将血液一饮而尽。

药瓶掉在地面上发出叮当脆响,而反观将臣,淡淡血气不受控制的从他身体里渗出,久违的畅快淋漓之感遍布全身每一寸肌肉,令他肆意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鲜血!鲜血!真是妙不可言!”

一道道骨刺穿透皮肤,将臣双眼中猩红瞳孔光芒大作,恐怖气息源源不断喷发。

在这一刻将臣终于被鲜血所激活,变身成为那只梦魇血魔,他抬头开着头顶乌云涌动的云层,挺直了腰板,似宣战般抬起手臂上恐怖骨刺高声怒吼。

“来吧!让我看看这天要如何灭我!”

刹那间,天空风云骤变,乌黑云层越发浓郁,近乎完全漆黑,醒目的紫色雷霆伴随着云层中微弱嘶吼不断闪烁,恨不得立刻处死那下方叫嚣的将臣。

八道印门在将臣周身逐一浮现,随后凝结化作洁白相门,仅仅一瓶血液,便使将臣的实力直接恢复到近乎巅峰时期!

腹中血液源源不断为将臣提供爻力,将臣不敢耽搁,血气在他控制下开始汇聚成一股股血流在身边流动,随后与地面上的巨大咒印融合。

“剥削结界!”

将臣话音刚落,一层玻璃般的透明屏障旋即从天台四个角向头顶延伸,形成一个棱锥状的庇护层,紧接着天空中雷声突然大作,无数道冠状电纹闪烁不休。

“逆天改命本就违背天道,雷劫在所难免,但愿日后记得帮我弄到我想要的东西。”

将臣自顾自的低声说了几句,随后六芒星各个角落突然升起一团团火焰,同时狂风立刻在自己周围涌起。

云层中闪烁的雷纹开始变得越来越凝实,在精准锁定将臣的身形后,下一刻,小臂粗细的紫色闪电轰然落下。

只见紫光一闪,雷电瞬间降落在结界之上,密密麻麻的电纹如蛛网一般在透明屏障表面四散开来,但结界却异常坚固,被这样的闪电劈中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蒋主任双手合十结印,而随着他的手掌的动作,结界内的风声开始愈加汹涌。

云层再次闪烁起紫色光芒,隆隆的雷鸣声和时隐时现的闪电不断混淆着蒋主任的视听。

紫光乍现,如出一辙的闪电眨眼间便与结界撞在一起,一道道电纹令结界开始不断颤抖,但最终还是消散一空。

云层的此时到了极限,雨滴从天空中倾泻而下,但诡异的是倾盆大雨落在天台却听不见任何声音,也看不见雨点打湿地面的痕迹。

与周围的黑白世界不同,特殊的云层丝毫不影响原本的空间,就好比一层新的画布罩在旧画布前一般。

将臣见四周雨水落下,不禁眉头紧锁,四周狂风立刻卷着火焰疯狂滚动,火借风力,风助火势,数息后便形成一条硕大的火焰巨龙。

雷鸣声在天边不断响起,似战场的鼓声一下下催促着雷电落下,只见天空紫光又是一闪,将臣迅速加强爻力输出,使火龙气势越加磅礴。

但意料之中的闪电却并没有落下,只有延迟了数秒后才传来的震耳欲聋的雷声。

“嗯?”

诡异一幕令将臣也疑惑不已,云层不断闪烁却只听雷声不见雷霆,雨越下越大,几秒过后天空再次打了个闪光。

望着迟迟没有降临的雷劫,将臣心中暗暗嘀咕起来。

“三次,连续三次没有劈下来,难道雷劫已经结束了么?糟了!”

将臣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紧张起来,抬头望了一眼电纹密布的天空,只见云层不断翻涌,竟形成一只万丈龙头,而在那云龙嘴中,压抑了许久的雷霆正蓄势待发。

体内爻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将臣体内渗出的血液不断流进火龙身体中,而那本就庞大的火龙身躯立刻暴涨数倍,同时周身赤红火焰因为燃烧血液而燃起诡异的绿火。

下一刻,幽绿火龙一飞冲天,云龙口中的数米雷电也径直落下。

只听得轰隆巨响,分不清是雷声还是撞击声,火龙与百尺雷霆死死粘在一起,无数带电的水珠落在结界屏障上,在屏障上击打出密密麻麻的电网。

即便是经过血液强化之后的火龙,在面对这压缩了无数雷电之威的一击下也终究是坚持不住,身上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

伴随巨大炸响,火龙和雷电瞬间在空中消散,只留下漫天火浪和电流一点点坠落。

将臣看着四溢的波动,不禁长叹一口气。

“这雷劫一叠威力倒是增长不少,要是在那个世界,这样的雷霆算个屁!”

一瓶血液并不足以支撑将臣施展太多技能,而且身体也不是最佳状态,否则将臣有自信用肉身硬抗这雷电之威。

然而正当他准备撤下结界时,却发现云层并未消散,雷电还在继续在不断叠加。

“这小子在那边干了些什么!竟然吸引这么大的雷劫!该死,来不及了。”

将臣一声破骂,本以为三道雷电叠加也就结束了,可他万万没想到雷电还在聚集,随后一道更加磅礴雷霆在他震惊眼神中骇然落下。

“赤血觉醒!”

将臣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再准备火龙,不得不用自身防御力最强的一招来抵御。

骨刺一根根横生将将臣全身包围,同时一层层血痂挡在身前,但即便如此将臣依旧没有十足把握。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防御手段都如同薄纸般,摧枯拉朽的雷电根本无视那最外层的透明屏障,直接洞穿而过。

无数层血痂也是顷刻间便被击碎,可这也只是令雷电被稍微削弱一些而已,在纷飞血液中,将臣身披骸骨盔甲与雷电迎面相撞。

巨大的冲击落在身上瞬间在空中划出一道紫色弧线,传导的电感即便是将臣也忍不住不断哀嚎起来。

“啊~啊!~~”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将臣被狠狠砸进混泥土墙壁里,随后身体一点点滑落。

六芒星结界瞬间消散,空间再度恢复正常,云龙这才不甘心的湮灭在空中。

淡淡的烤肉味传开,将臣浑身冒起一阵阵焦烟,隐隐还能看见细小的电纹在他体表流窜,数息之后才逐渐消失。

咔咔咔,轻微的声音传来,焦黑的皮肤上立即出现一道道裂痕,随后被雨水一点点冲刷掉,露出里面皮肤略微发红的将臣。

许久后,将臣才被倒灌进鼻子里的雨水憋醒,一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在被雷劫打到身体的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呼呼,还好当初那个时候血咒是被我带走的,否则这次非得栽在这不可。”

将臣一点点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雷电造成的麻痹感还没有彻底消散,他强忍着全身疼痛朝楼下走去。

“那小子也快醒了,得赶紧去看看,害我吃了这么大的亏,到时候可得好好敲诈他一笔不可。”

将臣忿忿说道,因为他并不是那真正要渡雷劫之人,可他心中却好奇不已,雷劫因人而异,这是干了些什么才能招的这么恐怖的雷劫落下啊?

三楼监护室里,一名护士匆匆忙忙赶往主任室,对坐在椅子上正在看档案的男人焦急说道:“李主任,三楼的那个植物人又恢复了生理特征,现在心率、血压都在上升,您赶紧去看看吧。”

“你赶紧去收拾一下,我马上就到。”

护士应了一声就回头去准备手术器材,结果她刚一推门就和变了面孔的将臣撞了个满怀。

“蒋,蒋主任,那个,有场手术马上要动,我先去走了啊。”

说完护士赔笑两声便匆忙离开,将臣也没搭理她,径直进了主任室并反手锁上了门,起身的李主任一看蒋主任立刻搭起了话。

“老蒋你刚刚去哪了,有事找你你也没在办公室。这样吧,你等会,这有场手术我得去看看。”

“这场手术的主治权交给我。”

蒋主任带着命令的口气对李主任说,李主任愣了一下道:“我这刚跟人家安排好,随便调动怕是不好吧”

本就身体不爽的将臣一听,瞳孔立刻变成鲜红色瞪着对方。

“我要这次主治医生的权利,你听清了么?”

将臣一字一顿的说道,而李主任在看见将臣鲜红的双眼后,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同时他的眼睛也变成相同颜色。

“您现在就是主治医生,我的,主人。”

李主任声音就像机械一样不带一点感情,在双眼对视的哪一刻他就立刻被控制住了心神。

将臣食指轻轻一钩,一股血液便从李主任的皮肤下慢慢渗透出来,血液飘向将臣被他吸收,而李主任则脸色苍白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这里的爻力太少了,唉,快了,马上就能回去了。”

说罢,蒋主任就向着手术室的方向大步走去,一踏进手术室就听见机器滴滴滴的声音。

“咦,怎么是你啊蒋主任,李主任呢?”

“他太累了,就让我来接替他,现在这场手术的主治医生是我。”

“他刚才不是还。。”将臣不耐烦的瞪了护士一眼,她嘴里的话立刻就被憋了回去。

“现在病人情况怎么样?”

“瞳孔开始收缩,血压和心跳还在不断升高。”

蒋主任面瘫的表情让手术室里的其他人都人压力倍增,生怕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就会被训斥一番,都按照着蒋主任的小心翼翼的操作着。

没多时,病人的各项指标就都恢复了正常,将臣死死盯着眼前熟悉之人,继续说到:“病人暂时稳定了下来,但不排除会复发,先把他送重症监护室吧,多监察他的情况,一有特殊状况发生,立刻向我汇报。”

“好的,蒋主任。”

周围之人立刻推着病人匆匆离开手术室,都不想在蒋主任身边多待一秒。

而空荡荡的手术室内,将臣却暗自笑了起来,手指轻抹刀上残留的血液,将之吞进肚中,但却翻涌一股恶心感觉。

“呸,之前不是这样的啊,算了算了,也不差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