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轻负 > 24、涟漪

江楚言愣住了。

一愣过后,她好像豁然明白过来,前些天江辞为什么突然冲她发火,为什么突然在家不说话,为什么那么别扭了。

“噗。”她笑出了声,这一笑居然有些停不下来。

江辞这时候还趴在床上,扭着身子抓着她手腕的姿势并不舒服,可更要命的是,江楚言笑得弯下了腰,估计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蹭在了他手臂上。

江辞只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生怕江楚言发现似的,小心翼翼地把手缩了回去。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去摸自己的耳朵,却发现耳朵也是一片滚烫。

江楚言这么一笑,他也算是明白了,萧庭说的那些话肯定都是骗他的。

看着江楚言笑得丝毫要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不高兴地吼她:“你别笑了!”

江楚言忍不住伸出手去捏了捏他气鼓鼓的脸,“江辞,你是不是傻呀?怎么别人说什么你都信?我还奇怪呢,你怎么突然发那么大脾气,还让我别管你。”

江辞这会儿被她的笑惹得又羞又恼,嫌弃地拍开了她的手。

江楚言这才停下了笑,顺了口气,看着他说:“谢谢你的关心,不过大可不必。我肯定远比你想象中的要重视我自己,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用担心我会因为别人出卖自己。反倒是你……”

她顿了顿,“或许你可以更加信任我一些。虽然我看起来可能没那么靠谱,但是我既然决定要养你了,肯定会负责到底,除非哪一天,你说你不想要我负责了。”

她这话说得随意,却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在江辞平静的内心投进了一颗石子,荡开层层涟漪。

江辞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江楚言只是觉得他此时的眼神,似乎比平时更鲜亮一些。

他说:“你自己说的话,可别后悔。”

江楚言耸了耸肩:“当然。”

丝绸睡裙的缺点,在这时候显露无遗。

她只是微微耸了耸肩,丝绸肩带就顺着她光嫩的肩头滑了下来。

她自然地把肩带勾了回去,丝毫没觉得被江辞看到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往后江辞每每看到她穿丝绸吊带的样子,都会想起这个晚上滑嫩又勾人心弦的肩头。

江楚言这时站起身来:“好了,早点休息,以后不准再和别人打架了。”

江辞看着她点了点头,“知道了。”

她往门口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了下来。

“哦,对了,你们学校暑假到哈佛游学的那个项目,我帮你报名了,别忘了哦,晚安~”

江辞一愣,那个项目他确实很心动,可是费用太高了,他负担不起,所以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参加,没想到江楚言居然已经帮他报名了。

“那个项目我没打算去。”他喊住她。

“为什么不去?”她反问。

她可是听说,他们学校的学生为了能有参加游学的机会,都争破了头呢。

不等他回答,江楚言就好像已经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我说过了,别总操心些不该你操心的,听见了没有?江辞,姐姐可比你想象中的要有钱得多得多,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