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李林晚上专门约了甘虹一起吃饭,但是也仅仅只是单纯的吃饭而已。

虽然在饭局中李林确实用了一些言语上的暗示与引诱,但也仅仅只限于言语上的层面。

虽然在言语层面上李林确实对甘虹说了一下该说、不该说的话,但也仅仅只是说了这些话而已。

虽然……

好吧,总之晚上的饭局里,李林并没有和甘虹有过任何逾越的密切接触。李林在晚餐中的表现,对大多数女人而言都能称得上是非常绅士。

李林也不是傻瓜,攻略这种事情,也是要讲究策略滴!

晚饭中,自己要表现得足够绅士,为后面的一系列行动大下一刻坚实的基础。只要基础能够打牢,后面的进一步行动才能事倍功半不是?

总而言之,这顿晚饭李林吃的非常愉快,不管是饭菜之内还是饭菜之外,李林都有一种小小的愉悦舒心之感。

哦,对了!顺便一提,晚餐吃饭的地方就是刚刚觉醒前世记忆之初,李林和林妙妙一起吃午饭的那家中餐馆。

上次花费了三千多块,这次李林和甘虹两人,算上酒水消费了七千八百多块。

其实会选择这家店作为晚上和甘虹一起饭局的地点,李林也是有着自己考量的。

首先第一点,这家店的菜非常不错,后厨的水准相当之高。就以李林的专业水平来看,都挑不出菜里的大毛病。

当然,如果硬要说菜里的问题,李林也不是说不出来。但真要是那样的话,未免有些吹毛求疵的嫌疑,而李林也更不可能去做这么没品的事情就是了。

总之选择这家餐厅吃晚餐,对于李林自己的舌头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非常友好的事情。

其次第二点,便是这家餐厅的档次与价位了。

虽然餐厅不是米其林星级餐厅,但那是因为人家店家根本不屑于所谓的米其林评级。

就以人家餐厅的水准来说,真要是上了米其林星级,那可不是沾它米其林的光;恰恰相反,最终受益被提高了含金量的其实是米其林自己。

那么既然餐厅水准如此之高,名气肯定在整个顺天府那都是响当当没话说的。当然与实力和名气相匹配的,自然还有餐厅那非常“有分量”的菜品价位了。

随随便便吃顿饭,还不敢放开了点那些大招牌菜,一顿下来人均消费至少也在六七百块钱。

如果真是放开了吃,专挑那些贵的有分量的菜来点,一场饭局结束人居花费个一两千块实在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就这,还是在不计算单价波动的没边儿的酒水,至少饭菜价格的情况下。要是在算上那些高价酒水,一顿饭下来万儿八千的,实在就是在正常不过的程度。

不过别以为消费贵就是什么坏事。其实在很多情况下,贵也有贵的好处。就比如李林晚饭邀请的对象——甘虹。

这个外表光鲜亮丽,内在庸俗不堪,相当虚荣的女人,就对来这吃饭这件事非常惊喜。

当然她会惊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以她的收入水平来看,如果没有像李林这样的外部因素介入,正常情况下这种级别的餐厅和她的生活根本就是绝缘的。

这次被李林这样的大客户邀请来这里吃饭,实在让甘虹高兴的遮掩不住脸上的笑容。晚饭时候,还好几次抱怨自己来的太匆忙,没回家好好换身衣服顺便打扮一下。

总之,晚饭从下午六点半左右开始,一直进行到八点半左右结束,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

这么长的时间里,李林和甘虹两人当然不可能一直都在吃饭喽。其实吃饭的时间只是少数,大多数时候都在闲聊。

当然这方面李林也是有经验的。先是要了一瓶单价4700元的红酒,然后又拉着甘虹喝了两杯。

酒的度数虽然不是很高,但两杯下肚后甘虹也微微有些醉意。这时候,李林直接开启了话题,先是从工作上入手,再来是职场关系,家庭情况,最后就是个人情感上的抒发了。

果不其然,对于自己的废物老公余欢水,甘虹是非常看不上的。虽然饭桌上她并没有直接明示,不过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对现在老公失望透顶,完全把他当成一摊废物烂泥的鄙视意思。

更甚至还向李林隐晦的表示,自己已经四五年的时间没有让老公余欢水碰过自己一下了!

哪怕真要是自己有那方面的需要,那也是“自力更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对此,李林嘴上当然没说什么,反而和甘虹一起鄙视了两句她那个废物老公余欢水。不过内心里,李林则对甘虹表示:我去年买了个表!

装什么装啊!要不是自己前世看过《我是余欢水》这部电视剧,没准儿还真被你这个坏娘们儿给颠倒黑白骗过了。

你甘虹当年嫁给余欢水,还不就是图人家余欢水当年有钱有本事吗?后来由于一场车祸事故,余欢水他受了伤并破了胆,整个人变得畏畏缩缩、怕这怕那,而且也赚不来大钱。

这时候好了,对人家余欢水嫌弃这嫌弃那的,哼╭(╯^╰)╮!

甘虹啊!你这样太不是人了!做人,不能忘本鸭!

没的说,我李某人就要代表爱与正义、代表公道与和谐,好好地“惩罚”你!

另外,你这种嫌贫爱富还略有姿色的女人如果离开余欢水流落进社会之后,是对广大普通男性同胞的一种严重威胁。

我李某人不知道就罢了,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就绝对不能放任甘虹你这“毒瘤”去荼毒其他男性同胞。

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本着舍己为人的无私奉献精神,李林已经在心中下定了决定:一定要收了甘虹你这妖孽!

………………………………无私奉献的分割线………………………………

当天晚上晚饭结束后,由于时间还早的缘故,李林在送甘虹回家的路上,路过了街边的一条商业街时,还特别停车带着甘虹下去转了转。

借口嘛,当然是晚上吃完饭想要散散步助消化。至于实际目的,则是方便李林自己发动“钞能力”。

也没有在商业街里多转,毕竟散步这事儿根本就是个借口,李林特意下车来到这条商业街里,也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在经过一家路易·威登包包专卖店的时候,李林专门停下了脚步,驻足大量起了这家店面。

这家店很大,虽然仅仅只有一层而已,但占地面积至少在两三百平米上下。

由于店面临街的外墙除了承重柱意外,全部都采用了带展示柜的玻璃幕墙设计,因此店内的景象即使在外面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现在的时间大约晚上九点左右,不过对于顺天府这样的繁华大都市而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此时的商业街里面人满为患,虽不至于到人挤人人挨人的地步,但也不需多让。至少李林和甘虹沿路走来,几乎绝大部分店里都是人山人海。

然而这家路易·威登包包店里,除了少数几个在里面挑挑拣拣只看不买的客人之外,完全就是空荡荡的。

很显然,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眼前这家路易·威登精品包包专卖店的档次,实在是太高了。既然自己根本就消费不起,那还是直接敬而远之吧。

甘虹不知道李林为什么停下脚步打量着这间店。不过作为一个普通女人,哪怕对于世界顶级奢侈品牌了解不多,甘虹也相当清楚眼前这家店的“含金量”。

特别是店外玻璃幕墙上展示的那些标价离谱的漂亮包包,更是让甘虹羡慕的眼睛闪闪发亮,恨不得冲上前去砸烂窗户把包包抢走据为己有。

嗯,不错,就是它了!

打定主意,李林直接身手拉着一脸羡慕表情的甘虹走了进去。刚刚意识到自己手被李林拉着的甘虹还没做出反应,整个人便已经身处在路易·威登店里。

“先生、女士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打扮得体亮丽的年轻女服务员立刻迎了上来,面带笑容向李林问道。

她们这些人的眼睛都毒辣的很,在李林和甘虹“牵手(第三方视角就是如此)”进来的第一时间,便分辨出了两人谁主谁副。

那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虽然气质更成熟一点,但是进到店里之后明显漏了怯,整个人看起来畏缩不自然。

而牵着她手的年轻美少年则完全相反,完全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浑身上下满满的都要溢出来的自信。

显然,这样一对儿男女放在一起,眼神毒辣、经验老练的营业员小姐姐,肯定会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李林这个可能的主顾上了。

至于说李林和甘虹两人身上的衣物都很一般,不是什么值钱货这一点……

确实,这方面的的确确是一个减分项。但据说现在的有钱人都流行扮猪吃老虎了,就喜欢穿着浑身上下的便宜货到处晃悠,眼前这个美少年,没准儿也是这种恶趣味呢?

再者说了,就算自己真的看走了眼,能够和这么漂亮帅气的小哥哥聊聊天,也是很不错的鸭!要是能要到微信什么的,那可就赚翻翻了。

李林可不知道眼前的营业员小姐姐内心戏这么足,心中早有定论的直接说道:“我要买三个包,送人用。”

【哇!这是个大单呦!这回赚到了!】心中雀跃不已,营业员小姐姐脸上露着发自内心的真诚微笑:“好的,先生。请问您对这些包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

说完,还担心自己的话不够明确,营业员小姐姐又补充道:“主要是包的类型、风格、价位等方面的。”

李林看了眼旁边被自己乖乖牵着手的甘虹,此时她被自己要买三款包送人的话震惊了,还处于失神之中。

很好,要的就是这效果!心中暗自点头的李林嘴上说道:“价格上不设上限,主要还是看包本身是否合适。我要的三个包都是女士用的,这方面我不懂,所以需要你这个专业人士帮忙挑选了。”

闻言,营业员小姐姐赶忙回应道:“好的先生,没问题。我一定会尽全力让您满意的!”

点了点头,李林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当然,都是一些大概方向性的东西。

“一个包的主人是大学生,审美风格比较偏向西欧古典风格。她模样很漂亮,而且有一种东方古韵的风情气质,这一点你要特别注意。”

“另一个人大概三十岁出头,未婚,职业是星级酒店的大堂经理。因为在酒店工作,所以经常会接触一些外国人或高端商务人士。审美风格上,她更喜欢活泼可爱路线,特别是青春风,这个你要特别注意。”

“最后一个,已婚,孩子上高中,大三十岁快四十的年纪。因为在一家外企上班,还是中高级管理层的金领,所以收入比较高,对于西方高端奢侈品也很感兴趣。对了!她也用过你们家的包包,还是个经典款好像。”

说完,李林看着正认真记着自己话的营业员小姐姐,总结道:“总之,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你综合考虑一下,尽快把包找到吧。”

说完,像是突然响起旁边还有着甘虹似的,身手把她拉到身前:“对了,顺便给她也选一个包包吧。你直接带着她去,帮她参谋参谋就好。”

“唉?我也有吗?!不不不,这样会不会……”甘虹一脸惊喜与错愕交织的表情,不过还是言不由衷的出言拒绝。

不过李林显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直接强硬的把甘虹推给了营业员小姐姐。之后,李林便在其她营业员们的热情招待之下在沙发上愉快地喝茶休息了。

大约半小时后后,甘虹满脸喜悦与羞涩o(*////▽////*)q的主动挽着李林的胳膊走出了路易·威登精品包包店。

此时甘虹的一只手上,提着一个LV专用的购物纸袋。至于李林没被甘虹挽着的另一只手,也提着三大一小四个同类型纸袋。

大的袋子,当然是李林买的要送人的包包了。甘虹的一个,剩下三个分别是送给苏韵锦、杨桃以及童文洁的。

小的那个购物袋,是李林结账时觉得自己那个淘宝上几十块买的皮夹子太垃圾。于是顺便在店里选了一款自己一下子就看对眼的男女通用款钱包。

最后结账时,李林一共花费了135800元。

其中最贵的是要送给童文洁的那款包包,要四万多块;杨桃和苏韵锦的包包价格大概都是三万出头;直接送给甘虹的花了28800块,算是四个包中最便宜的,不过实际上也没差多少。

真正最便宜的是李林最后给自己选的那个钱包,只有五千多块而已。唉,男人对自己就是没有女人狠啊。

与甘虹一起亲密的回到了车里,两个人的关系明显亲近了许多。回家的路上,两人说了许许多多的私密话,而且主要是甘虹再说,李林在听。

车子停到甘虹家楼下,临了分别时,李林突然在车里主动亲了甘虹一下。虽然震惊,但甘虹也没有反抗,反而还回应了李林一阵。

一分多钟后,甘虹羞涩o(*////▽////*)q的推开车门,掂着自己的购物袋慌乱狼狈的跑进了楼道。

在口中回味了片刻,李林微微一笑掉转车头离开了小区……

很好!甘虹这边……稳了!剩下的,只要自己顺其自然即可。嘿嘿,不愧是爷,真有一套啊,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