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大明永乐 > 第34章:得,成了后勤大总管

徐妙云的目光在自家三个女儿和吕阳身上来回扫视了几眼,眼眸中透露出脑海里在思量着什么。

对了,大明的驸马能当官吗?前期不止可以当官,还能统兵,到了中后期才不能当官,统兵什么的就更别想了。

做了驸马之后不能纳妾,倒是历朝历代都明文规定了的事情。

吕阳注意到了徐妙云的目光,扫了一眼朱棣的三个女儿,赶紧告辞了。

北平城内的气氛不算好,要说人们有多么惶恐倒也未必。

有布告被张贴出来,写的是中枢朝廷的诸多不堪,尤其对怎么逼迫藩王进行大书特书,再提到朱棣是被逼无奈才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

布告之上写清楚了朱棣想做什么,首先靖难这个名份必须确定,没有提到要抢建文的帝位,只是说朝中有小人和奸佞,要干清君侧的事业。

至于中枢朝廷有没有小人和奸佞?不用谁来刻意强调或证实,仅仅建文帝上台之后做了那么多事情,侵占了多少人的利益,对军队的折辱和损害。鉴于北平是一座军镇,有的是人会在心中记恨朝中诸公。

“先生。”朱高炽捧着一大堆的文牍找到吕阳,看脸色似乎有些着急?他将文牍放在桌上,对吕阳说道:“此些文牍有误。”

吕阳听了没头没尾的话,拿起一本文牍看了起来,里面写的是军粮的储备情况,再来就是军服被褥,看着看着脸色沉了下来。

“可是库中数量与公文不符?”吕阳问道。

“是也不是。”朱高炽顿了顿才继续说道:“粮食数量无误,种类与其记录不合;军服被褥损坏诸多,数量亦少两成。”

这样啊?

只要不是粮食库存跟记载不符,哪怕种类出现差错,问题其实不大。要命的是公文上明明写着有多少粮食,去仓库一看是空的。

军服被褥方面,保管不善出现坏品是常有的事情,不要做工差到没边,哪怕少了两成也还能接受。

吕阳纳闷地说道:“世子,如今首重乃是联络商贾,谋求粮食进购渠道。”

仓库有没有那些数量,种类又是什么,基本都是过去式,与其纠缠于无法改变的事实,想着要处置可能存在的蛀虫,寻找新的物资获取渠道才是重中之重啊!

朱高炽说道:“若不揪出蛀虫,便是有采购之处……”

吕阳截断了朱高炽的话,说道:“王爷初起事,未得大势或以稳定人心为重,些许蛀虫再犯既纠。”

道理已经摆在那里了。

朱棣本身干的事情就有点那什么,一开始只能对外杀戮,不要轻易对内举屠刀,以前某某谁犯了错,只要老板换成朱棣之后不再犯,其实是可以翻篇的。

“这……”朱高炽的儒家秉性,再因为年纪还不大,没有实际领导过官员,对蛀虫是一刻都不想忍的。

等某天朱高炽变得更成熟,今天碰到蛀虫就想立刻处置的思维会变得非常难能可贵。

朱高炽还想说点什么,一个人来了。

这人看着长相有点喜庆,见到朱高炽就大声说道:“妹夫让我好找。”

那么就是说,来人是朱高炽的大舅子?

朱高炽看到自己的大舅子有点困惑。

这么说吧,朱高炽的妻子张妍在其它方面不太好说,没变得糊涂之前,她对娘家人管得很严,不让娘家人借着朱高炽的身份作威作福,也不会让娘家人插手朱高炽的任何事务。

困惑没在朱高炽的思维里持续多久,脸色一变,问道:“发动了?”

来人叫张升,应道:“是啊,赶紧回府罢。”

吕阳原本在看文牍,听到对话抬头看去,看到朱高炽一脸犹豫,说道:“媳妇要生是大事,再则也耽误不了多久,赶紧先回吧。”

如果张妍生产顺利,朱棣可要迎来嫡长孙或嫡长女,在发动靖难的当下,怎么都算是一件好事。

吕武一边看文牍一边记录要点,做事做到一半想到了什么,猛地皱眉站起来。

如果老天爷不开玩笑,张妍要生的好像就是朱瞻基吧???

吕阳不止一次想过不是朱高炽接朱棣的棒,大明将会走向什么道路。

在这一段日子接触下来,吕阳认识到了朱高炽这人的好相处,绝对称得上是一名仁厚君子。

只是,一个国家的皇帝是一名仁厚的人,真的好吗?尤其这位好人还是儒教信徒。

先不提好人适不适合当皇帝,看看历史上儒教信徒当皇帝都会让国家变成什么样,翻遍史书会发现若是和平时期还好,顶多就是文官各种上蹿下跳,儒教信徒的皇帝纵容下加速国家的灭亡倒计时而已;换作是外患不断的年代,儒教其实没有那个本事扶皇子中的某个信徒上台,他们估计也不敢。

有一句话的前半句叫“乱世,道士下山救世,和尚关门避祸”,后半句……咳咳,不能写。

儒教其实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们没有平定乱世的本事,和平时代的牧民就该轮到他们了。

当然,公私兼顾是一定要的,一边帮皇帝干活,另一边也不能苦了自己,是吧?

不是说武人比文人好,只是武人不会一边坏事干尽,一边又玩命标榜自己的无私和伟大而已。

“我还能阻止张妍把儿子生下来?”吕阳想着重新坐了回去。

换作是他想盯上朱瞻基,比如抱大腿,或是玩改造从娃娃抓起,知道朱瞻基要出生,肯定会立刻飞奔过去。

吕阳收拾好了文牍,招呼外面一声,出门坐上准备好的马车,吩咐道:“去粮库。”

马车动了起来。

因为北平城有过厮杀,再来是不确定效忠中枢朝廷的人被清理干净没有,肯定会有士兵护卫吕阳安全的。

马车内的吕阳已经没有在想即将出生的朱瞻基,满脑子都是保证大军粮秣的事情。

“张辅?”吕阳唤了一声。

人在外面骑马随行的张辅立刻应道:“先生?”

吕阳推开车厢窗户,问道:“北平可有粮商?”

张辅答道:“并无。若是先生寻粮商,需往涿州,抑或大沽、北塘。”

也对,北平是军镇,粮秣什么的都是中枢调度来储备。

张辅提到的那三个地方,涿州自古就是人口相对稠密的地方,还处在交通枢纽附近,不会缺了各种商贾;大沽和北塘则是通海口,洪武年间有过用海运将粮食从南方运到北方的例子。

当然,去大沽或北塘主要是找中间商,寻求去南方代为采购粮食,并不是去那里就能采买到大批粮食。

其实吧,朱瞻基怎么样都是后面的事情。

如今吕阳该思考的是怎么让朱棣靖难成功,保证粮秣就是天大的要事,一点都不容忽视啊!